八二小说

第948章 来自雪山的祈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若夕的孩子的确没哭。

    不过她却笑了。

    痴痴的笑。

    突然睁开的眼睛,又大又亮,如同这世间最纯澈干净的湖水,映出那个抱着她的男人的模样。

    拓跋焱看着怀里的婴孩,俊眉微蹙。

    刚出生的孩子,本来是有些丑的,可当她睁大眼睛看着他,咧嘴一笑,他却莫名其妙的,跟着上扬了唇角。

    一晚上了。

    整整一晚上了。

    王上终于不是要杀人的表情了。

    老医女听着那孩子的笑声,有种劫后余生般的感觉,不由喜极而泣,跪下道:“恭喜王上,贺喜王上,喜得公主……”

    公主?

    老医女的话,本来是没有什么错的。

    王上的女儿,可不就是公主。

    可落在这一屋子知道云若夕真实身份的人耳中,却是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一时之间,整个寝殿都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只有云若夕。

    她才没心情去在意这些,她只听出了她想要的重点。

    “公主?”

    那不就是说——

    “是女儿!?”

    “我生的是女儿?”

    云若夕连忙半撑起身子,看向拓跋焱,欣喜道:“拓跋焱,快把我女儿给我看看。”

    被这么喊的拓跋焱愣了一下,因为云若夕从来没有用这么高兴的语调喊过他。

    他看向她,明明还很虚弱的女人,此时却像吃了兴奋剂一样,面色透着喜色,眼睛弯成月牙,像极了装满了繁星的发光的湖。

    这一刻,拓跋焱似乎忘记了这个孩子是谁的。

    他像每一个抱着初生孩子的父亲,在自己妻子召唤下,抱着孩子走了过去,然后把孩子,放在自己妻子的怀里。

    再然后他温柔的扶起妻子,坐在她的身后,将她的身体搂住,给她温暖,也给她力量。

    接过孩子的云若夕,满心满眼都是她的孩子,连被拓跋焱抱扶住都没有在意,只看着绸缎里的婴儿,开心的笑。

    众人看着这一幕,心情复杂,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去打扰。

    阿彩领着老医女退去一边,询问后面要注意的情况,蛛蛛在朗木沣的示意下,亲自去药房熬煮接下来需要的药。

    至于小梅,则是安静的出去找人要干净的被褥……

    新生命的降生,在冷宫里掀起风浪。

    当孩子小小的,却又可爱的笑声,从內寝殿里传出时,慕璟辰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去看看她的样子。

    这是他的孩子,他的女儿。

    是他最爱的女人,为他生下的。

    他多想待在她的身边,和她一起看着他们的女儿,然后商量着该给女儿取什么样的名字。

    可脑子里的最后一丝理智在告诉他,不能去。

    为了孩子,他不能现在出去。

    拓跋焱此人,他多多少少还是了解过,就算对方喜欢云若夕,也不可能会爱屋及乌。

    这个孩子是他的,拓跋焱绝对不会看在云若夕份上不伤她。

    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去,刺激这个骨子里藏着暴戾气息的君王。

    阿夕,等我……

    慕璟辰得知母女平安,一直紧张的心才终于放下。

    他开始迅速盘算接下来的事。

    可谁也不知道,就在婴儿绽笑的那一刻,万里之外的千雪神山,冰雪洞里,一个沉睡在幽蓝色冰床上的女子,突然惊醒。

    心脉阵痛的感觉,让她瞬间坐起,对着旁边的冰冻地面,就是一口鲜血。

    女子吐出的鲜血,似乎没有任何温度,落在厚厚的冰上,很快就和冰块一起,结成了冰晶。

    她缓缓起身,走了出去,看着洞外飞扬的大雪,犹若冰湖的美丽眸子,染上了一层忧思。

    “时间到了。”

    女子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她能承受吗?”

    没有人回答她。

    她自己亦不知道答案。

    凛冬将至……

    女子走出洞外,在茫茫大雪中,跪了下去。

    “神,你若真的的存在,就让我一个人,终结这一切,让我的女儿,我女儿的女儿,都不要再进入这孤寂的轮回。”

    女子的声音很美,祷告的声音,更是犹若这世间最缥缈的仙音。

    然而白雪落下,圣洁无暇,却也冰冷得可怕,女子祈祷的声音,最终被掩盖在雪山深处的风雪里,归于寂灭。

    西梁冷宫。

    本来笑嘻嘻的孩子,也不知道是笑累了,还是感知到了什么,突然之间,就哭了起来。

    云若夕从来没有带过孩子的经验,当即傻了,“哭了,孩子哭了,我,我……”

    “夫人,给老奴吧,公主殿下定然是饿了。”老医女早在最初,就让阿彩吩咐玄麟卫找乳娘了。

    云若夕一听,却是立刻道:“饿了给你做什么。”

    她的孩子,自然是她来喂。

    云若夕当即空出一只手要去扯衣服,可动作的时候却意识到,她好想在拓跋焱的怀里。

    “那个……”

    她抬头看向拓跋焱,“你,回避一下?”

    拓跋焱说不上是什么表情。

    但落在老医女眼里,分明是要杀人的表现。

    不过最终拓跋焱还是垂下长睫,敛了杀气,扶着云若夕靠在软垫上,离开了当场。

    看着拓跋焱离去的背影,云若夕心绪复杂,第一次对拓跋焱,生出了除抗拒畏惧等一系列负面情绪之外的情绪。

    因为此时此刻走出內寝殿的拓跋焱,怎么看那么像良家女子被渣男利用后,又被对方赶走的样子。

    拓跋焱是良家女子。

    她是用完人后就赶紧甩人的渣男?

    想起昨晚帮助,又想起今早对孩子的帮助,云若夕有点心虚。

    但这些杂思在孩子哇哇的哭声中,都离开了云若夕的脑子。

    “乖,宝宝乖,妈妈这就给你喂奶奶。”

    旁边的老医女听着,不由顿了顿,“妈妈?”

    这称呼,怎么那么像北戎人的称呼?

    不过老医女并没有多想,见云若夕是第一次奶孩子,她连忙给云若夕说了不少注意事项。

    云若夕一边听,一边喂奶。

    小小的婴儿吃了奶后,很快就进入满足的状态,眼睛一闭,就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

    云若夕也不再动作,就那么将她抱在怀里,静静的看着她。

    老医女想要接过去,云若夕不让,那样子,好似她自己不亲自抱着看着,就会失去这个孩子一般。

    事实上,云若夕的确怕失去这个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