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52章 让你成为最尊贵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若夕是在黄昏十分醒过来的,本来已经进入深秋的天,突然下起了寒雨,但她并没有觉得冷,相反的,她还觉得很暖。

    身上清清爽爽,似乎被人小心擦过,而干净舒适的睡衣,柔软暖和的被子,以及寝殿里夹杂着淡淡异香空气,都让她觉得很好。

    “醒了?”

    拓跋焱的声音,唤回了云若夕初醒时有些茫然的思绪,她抬手摸向右侧,去找自己的孩子,却什么都没有摸到。

    “孩子被蛛蛛抱去喂药了。”拓跋焱注意到云若夕的动作,很自然的告诉了她孩子的去向,他怕她着急。

    可云若夕听到后,却更急了,“喂药?喂什么药!?拓跋焱!你有什么都冲着我来,孩子是无辜的……”

    云若夕还没说完,坐在床对面软椅上的拓跋焱就冷戾了眸子,“你觉得孤要害那孩子?”

    “不然呢!?”云若夕心急口快,可一看到拓跋焱那微扬下颚的冷傲,以及他放在椅子把手上,那带着褶皱的红色袖袍……

    她顿住了。

    如果她没看错,一向好干净的拓跋焱,似乎一直没去换衣裳,而这衣袍上的褶皱,还是昨天她生产时太过痛苦,给揪出来的。

    以拓跋焱的性子,他要真想害她女儿,昨天就不会出现给她输送真气,而在她女儿没哭的时候,他也完全可以袖手旁观。

    所以,她是误会他了吗?

    但一想到拓跋焱曾经的做法和说过的话,她就继续怀疑了——没准他是想给她女儿下毒,好用来威胁她和慕璟辰呢。

    被云若夕用那种戒备的目光看着,原本情绪稳定下来的拓跋焱,不由又生出了杀意——她不是怀疑他害她的孩子吗?

    那他就当着她的面害给她看!

    只是临到起身,他却是紧了紧拳头后,又默默的松开,“南枯肜应该跟你说过,你的血脉特殊,孩子纵然出生,想要好好活下去,也十分不易,需要好生养护。”

    拓跋焱神色肃冷,声音薄凉,明明是在解释,却像是在发号施令。

    云若夕早已熟悉这样子的他,并不觉得难受,只在意道:“好生养护?难道不是指好吃好喝的护着?”

    拓跋焱看了看云若夕,大致明白她和南枯肜的沟通是哪里出了错——南枯肜以为云若夕懂医理,自然应该明白她所说的好生养护,是指要用一些珍贵药材,好好温养。

    哪曾想云若夕是个半灌水,只懂了“好生养护”的表面含义。

    “具体的,蛛蛛会告诉你。”拓跋焱似乎没有耐心和云若夕解释这些。

    云若夕听后却是道:“对不起。”

    “?”

    拓跋焱抬眸,微微诧异。

    云若夕解释道:“我刚才误会了你,对不起。”

    云若夕不是拓跋焱,没那么多的骄傲,一件事,做错了就是做错了,道歉要及时,不然自己心里不好受,被责怪的人心里也不好受。

    拓跋焱没说话。

    他活到现在,听过求饶,听过归顺,听过谄媚,却从没听过道歉,因为对他而言,所有得罪他的人,都已经去地狱后悔了。

    “道歉是我的事,原不原谅是你的事。”云若夕见拓跋焱不吭声,还以为对方是不想原谅她,便圆润的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她就扯到了正题上,“昨晚的事,谢谢你,今天早上的事,也谢谢你,但我并不觉得我和孩子欠了你。”

    云若夕很清楚她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这般遭罪。

    若是没有拓跋焱的阻隔,她已经和慕璟辰离开了西梁,而她和孩子,也自然有慕璟辰守护,需不着拓跋焱出手。

    不过人帮了就是帮了,她得恩怨分明。

    只是——

    “拓跋焱,孩子已经出生,很多话我也不想委婉的跟你试探,你对阿辰也好,对我也好,有什么不满的,想做的,都冲我们来,孩子是无辜的。”

    拓跋焱听着前面道歉道谢的话,神色还算正常,听到这里,心里的火气又上来了,“怎么,你觉得孤会用孩子来威胁你们?”

    云若夕没做声,显然是默认。

    事实上,拓跋焱之前还真是这么想,这么做的,不过那时候的孩子,还在云若夕的肚子里,拓跋焱没什么感觉,只当是一个碍眼的东西。

    没有它,云若夕早就是他的人了。

    然而现在,看到那孩子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生,睁眼,咧嘴,发出极为细小却悦耳的笑声……不得不说,他的想法有了一些改变。

    不过这样的改变,他并不想让云若夕知道。

    他扯了扯嘴角,幽紫色的凤眸,泛出一丝深沉的冷笑,“既然你明白孩子现在在孤手里,那你就该明白你没有选择。”

    没有选择?

    什么选择?

    云若夕不解的看向拓跋焱,“难不成你还真的要把我留在这里?把孩子留在这里?你就这么喜欢喜当爹的?”

    她可听到了,老医女等人对着她的女儿,是一口又一口的“殿下”和“公主”,拓跋焱不否认,不就是要喜当爹的趋势。

    “喜当爹?”拓跋焱不明白云若夕这词的意思,但怎么听都不是一个好词。

    云若夕也不好解释,只道:“你帮别人养孩子,难道都不膈应的?”

    “膈应?”拓跋焱挑了挑眉眼,冷嘲道:“为什么要膈应,孤又不是养不起,这普天之下,莫非王臣,孤养的人,还少了?”

    “……”

    我去,暴君大佬,咋们说的是同一个意思吗?

    “我的意思是……”

    云若夕还没说完,拓跋焱就突然打断道,“留在这里有什么不好?”

    他突然走近,俯身撑在云若夕的身体两侧,紧紧的盯着她,幽紫色的眸子泛着光,如一只盯着猎物的凶恶的头狼。

    “这孩子回到大宁,不过是个区区县主,但留在这里,她就是大梁的帝姬。你也一样,回到大宁,你只是一个世子妃。

    但留在这里,孤会让你成为大梁最尊贵的女人。

    大宁迟早是孤的囊中之物。

    南域,北戎,东海,雪国,等孤一统天下,你就是这天下唯一的女主人,而慕王府,呵,不过是个迟早会消失的卑微蝼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