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59章 她不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梅这话,是真心为云若夕好,云若夕自然也是明白的。

    可小梅对她越好,她越是有些介怀,故而也没说谢谢,只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诺。”

    看着小梅的背影,云若夕叹了口气,虽说不想和任何人产生联系,但人是社会动物,除非她被拓跋焱单独囚禁,不然哪有不接触人的。

    云若夕唯一能为小梅做的,就是不和她过多亲近,只是在需要问问题的时候,才和她说话。

    了解了冬猎宴的情况后,云若夕便回到床上继续打坐。

    虽然她起步晚,条件差,但胜在勤能补拙,如今她已经有了内力,只要坚持不懈,总会比前一刻的自己强大。

    ……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不短不短,很快,就到了云若夕搬出冷宫的时限。

    云若夕尝试拖延,但拓跋焱压根不停,直接点穴,强行抱起,朝乾月殿走去。

    看着一路投来的目光,云若夕皱起眉头,“拓跋焱,放我下去。”

    “放你下去?”拓跋焱冷笑的看着她,“可你不是说你很虚弱,根本下不了床吗?你这连床都下不了,孤不抱着你,你怎么走?”

    云若夕同样冷笑着回应:“行了,你都已经看穿我在装了,何必这样惺惺作态的讽刺我,另外,我在冷宫住得很舒服,干嘛要让我离开那里。”

    “你不离开那里,孤就要每天去那里一次,你难道不知道冷宫距离乾月殿很远吗?”拓跋焱表示,“孤不喜欢走路。”

    “你不喜欢走路可以飞啊。”云若夕很有理由,“你不是很厉害吗?”

    拓跋焱挑眉淡道,“宫中禁飞。”

    宫中禁飞?

    “你不是这里的老大吗?这禁令怎么禁也禁不到你吧。”云若夕懒得跟他多说,只道:“你到底放不放我下来!”

    “为什么要放你下来?”拓跋焱说着不由收紧了左手,让她的上半身更加贴近他的胸膛,“你是不是在担心有人会看到这一幕。”

    “你……”云若夕的心咯噔了一下,这混蛋,该不是已经知道了她和慕璟辰在暗中联系的事了吧?

    事实上,云若夕不想离开冷宫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冷宫离星辉宫近,小青传递消息的时候,不用费太多时间。

    不过云若夕很快就意识到,拓跋焱应该并不知道,否则以他的行事作风,他早就利用小青把慕璟辰找出来了。

    顺便,还会把小青宰了炖成蛇羹。

    果不其然的,拓跋焱接下来的话,证明了云若夕的猜想——“虽然孤暂时不知道,那只该死的老鼠,躲在了哪条阴沟里。

    但老鼠就是老鼠,别妄想他能做成点什么。”说着,拓跋焱便冷笑着低头,在云若夕的唇上,缓缓的擦过。

    “不过,他既这么喜欢在孤的身边藏老鼠,那孤就满足他,让他好好的看看,孤是怎么疼爱你的。”

    “你……”

    云若夕气得都想打人,但拓跋焱在抱起她的时候,就点了她的穴道,她除了暗中和穴道较劲外,根本不能动弹。

    看上去,还真的就跟她愿意被拓跋焱轻薄一般。

    云若夕恨恨的瞪着他,“你是故意的!”

    故意抱着她回乾月殿,故意当着众人的面靠近她的唇,故意对着她亲昵说话。

    就是为了让慕璟辰的人看到,去禀告慕璟辰。

    这样一来,担心云若夕会被欺负的慕璟辰,就会忍不住的出现。

    故意?

    拓跋焱眉眼淡嘲,他的确是故意的,故意抱她,故意亲她,故意这般亲昵的和她说话,可这些,都不是因为他想要做给慕璟辰看。

    他只是想要抱她,想要亲她,想要这般亲昵的和她说话。

    但看到她恨恨的目光,他却是看了身后那被人抬着的小轿子,似是而非道:“孤若真想逼他出来,有的是法子……”

    “你!”云若夕着急道,“你别乱来!孩子是无辜的!”

    “无辜?”拓跋焱冷笑道,“无不无辜是孤说了算。”

    “你!”云若夕气结了,“你还是不是人!”

    “人?”拓跋焱幽紫色的眸光,渐渐晦暗,从他一出生,就没有人把他当成一个正常人。

    崇拜他的人,把他当成神,仇视他的人,把他当成魔,从小到大围绕在他身边的情感,除了极端的崇拜,就是极端的怨憎。

    纵然有真心出没,但那些人和他处在不对等的位置上,他所看到的,自然也不会是对方的真心,而是对方的痴迷和忠诚。

    但云若夕却不太一样。

    她来自敌方,却携带善意,她处在劣势,却没有怯弱。

    她看他,始终是在一个与她平等的位置上——不把他当做神,不把他当做帝王,更不把他当成一个想要征服的男人。

    她只是简简单单的把他当成对手,琢磨着在怎么打败他。

    哪怕是仇视他的人,眼里也是把他当成一个神,一个帝王,一个难以打败的信仰来看待。

    只有云若夕。

    在她的眼里,他不是神,不是王,不是魔,而只是一个叫做拓跋焱的,脾气不好,性格乖戾,冷傲又残暴的人!

    哪怕这个人在她的心理,是个坏蛋……但她在骂“你不是人”的时候,其实也是在承认,她始终是把他当成一个人来看待的。

    拓跋焱没有再接云若夕的话,一路沉默着把她抱回了乾月殿。

    云若夕看到熟悉的床榻时,整个人都紧张起来,结果没想到,拓跋焱把她往床上一扔,就转身走了,连头都没有回。

    这让云若夕有些郁闷,她偷偷藏起来的特制药粉,都没机会用呢。

    要知道这药粉,可是慕璟辰专门弄出来的,说是对拓跋焱的药王体质也有用,如果拓跋焱欺负她,她就可以迷晕他。

    至于杀不杀……

    估计没啥希望,毕竟拓跋焱身边太多高手,她要是杀了拓跋焱,可能当场就会没命。

    不过就算杀不了,让他睡上三天也是没问题的,这么大的时间差,也足够慕璟辰来接她了。

    这本来是他们的第二方案,俗称b计划,结果没想到,拓跋焱居然没欺负她。

    难不成,拓跋焱是知道了什么?

    云若夕的心理,隐隐升起了一丝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