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63章 圣女的来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高月太后没有挽留。

    曜日宫里有大光明教的教殿,除了大光明教的几位祭司长期驻守,所有从总教大光明顶下来的人,都会住在那里。

    圣月宫毕竟是帝王的后宫,大祭司是不方便在此进食留宿的。

    当然,她也不想跟阿萨罗过多交流,哪怕对方对她的帮助,远远多于曾经的梁武帝。

    “娘娘,大祭司去找王上了,说是要去……蹭饭……”蓝溪跟在高月太后身边多年,对于阿萨罗自然也是熟悉的。

    可就算是熟悉,知道对方真实表现和对外形象完全不一,她也还是见一次,崩塌一次,听一次,心里复杂一次。

    大光明教建教数百年,这怕是第一次有这么一个“表里不一”的不正经大祭司了。

    “随他去吧。”高月太后抬了抬手,“哀家有些累了,这些公文,拿去内政阁吧。”

    内政阁是专门处理公文的地方。

    帝王不是机器,精力再好,也有累着想要休息的时候,所以大多数公文,如果帝王不亲自审阅,都是内政阁处理。

    蓝溪有些讶异,高月太后主事二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她在不过问任何公文,直接交给内政阁处理。

    这是太后真的累了,还是她想要开始“放权”了?

    蓝溪没有多想,上前搀扶着高月太后去内殿休息。

    然而抵达内殿,高月太后却是没有真的的休息,而是进入密室,去到了“关押”漠渡的房间,把拜月教的事说了。

    漠渡听后,微微仰头,“你觉得,他们是来找你儿子算账的?”

    “不,不是。”高月太后摇了摇头,“他们若想要找焱儿算账,不会在这个时候来。”

    南诏还在对宁开战,纵然战事已经僵持在了远离南疆的南域地区,主导战争的,也变成了将军府褚家和福建的李家。

    但南诏实力,毕竟不足。

    拜月教的统御和南疆的巫蛊师,是南诏立世根本,这个时候,南诏是十分需要拜月教坐镇,把守整个南疆的。

    可偏偏拜月教派出了使者,前来朝歌城。

    算账?

    这怎么可能!?

    “南诏有大宁外交支持的时候,尚不敢来朝歌城找哀家要你,如今没有了大宁支持,又失了不少战力,反找来……”

    “嗯,是挺不对劲的。”漠渡问:“他们派了谁来?”

    高月太后没有做声,而是安静的看着漠渡。

    漠渡等不到高月太后的回应,偏了偏耳朵,“你不说话,证明来的人是我认识的,而且,应该很熟。”

    高月太后没有否认。

    半响,她才缓缓道:“来的,是拜月教的圣女。”

    拜月教的圣女?

    漠渡神色僵硬,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不同于其他教派的教主是一教核心,拜月教的圣女,才是整个拜月教里最核心的人物。

    所有被选为圣女的拜月教徒,一生都只能待在祭月坛,不得不外出,所以漠渡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拜月教派出来的人,会是圣女。

    然而更让他在意的,不是拜月教的圣女,而是那个现任圣女的女人。

    “为我而来?”漠渡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是压着难以言喻的心情,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这么简单的四个字。

    高月太后半阖双目,“不清楚,这件事我只是告知你一下,具体的,我会让阿萨罗去处理。”

    若是单纯的教派交流,那就好好交流,若是想要兴师问罪,她也会代拓跋焱,给南诏一些甜头,算作补偿。

    但若是冲着漠渡来的。

    那她只能不顾情面,让某些人夹着尾巴回去了。

    漠渡似乎猜到了高月太后在想什么,笑了笑,“你答应过我,不伤她的。”

    “但我也说过,她若再来找你,我不会客气。”高月太后本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能被她记在心里厌恶的人,自然也不会有好下场。

    漠渡笑了笑,“这话说得,你就不怕武帝吃醋?”

    高月太后看向他,“我没跟你开玩笑。”

    漠渡抬手按了按,做了个“放轻松”的手势,“你放心吧,她不会是因我而来。”

    他在她的心里有几斤几两,他还是知道的。

    “圣女出面,不是小事。”漠渡对拜月教的情况很了解,“你也知道,拜月教的圣女对拜月教而言,意味着什么。

    能让圣女亲自出面的事,都不是小事,而像我这样犯事叛教十多年的人,也不值得圣女亲自出手,前来问罪。”

    高月太后看了漠渡一眼,对方还是笑着的,只是笑容里,没有一点笑意,反而从一声又一声嘶哑的声音里,泛出了苦涩。

    “她不是冲我来的。”漠渡抬起头,“而是冲蛛蛛来的。”

    高月太后沉默。

    其实早在下来密室前,高月太后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只是这件事,终归是漠渡的“家事”,她一个外人,不愿多说。

    “你打算如何?”

    “护住蛛蛛。”漠渡回道,“别杀她。”

    这是两个要求。

    “如果她拼命呢?”高月太后问。

    漠渡低头,似是思索,但其实他什么也没想,只是在苦笑罢了。

    “如果她拼命,那就看蛛蛛自己的选择吧。”

    高月太后颔首,“我明白了。”

    高月太后对所有人都会自称哀家,只有偶尔疲乏和蓝溪等人谈心,才会去掉这个端着身份的自称。

    但对哑奴和漠渡,她始终是自称“我”的。

    “你保重。”

    “你保重才是。”漠渡道,“她的实力,你也清楚,纵然我们猜测她是为蛛蛛而来,但也不能肯定,她不会为南疆的巫蛊师出头。”

    言下之意,对方也还是有要找拓跋焱算账的能力和趋势的。

    高月太后不置可否,径直离去了。

    走到密室中央的时候,一道黑影出现,躬身禀告道:“娘娘,不出您所料,慕璟辰和云氏已经暗中联系上了。”

    “王上发现了吗?”

    “还没有。”

    暗卫表示,太后对云氏的在意不是没道理的,王上遇到这云氏之后,就像中了邪一般,很多浅显的危险,都注意不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