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966章 曾经的举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可以试试。”

    云若夕的态度坚决,拓跋焱的语气也颇为不善。

    总之,两人之间开始箭弩拔张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云若夕怀里的孩子,哭声却是渐渐微弱。

    “王上……”

    站在拓跋焱身后的蛛蛛看了孩子一眼,清冷的声音,发出提醒。

    拓跋焱看向云若夕怀里的孩子,只犹豫了一瞬,便抬起右手,用左手的匕首在右手食指的指肚上,划了一下。

    鲜血流出,拓跋焱立刻上前,将食指放在了婴儿的嘴巴上。

    这动作太快,快到云若夕完全反应不过来,等到反应过来时,拓跋焱已经点了她的穴道,让她不能动弹了。

    现在这种时候,与其用言语让云若夕别乱动,不如直接用武力碾压,拓跋焱处理事情,总是很直接。

    云若夕不能动了,但她怀里抱着的孩子,却是在感知到那熟悉的手指时,立刻张开小嘴,把带血的食指含了进去,并像进食般吮吸起来。

    云若夕有些懵,“这?”为什么要喂她的孩子喝血?难不成,是想用他身体里的万蠱蛇王毒,来试探长宁毒血的抗毒性?

    云若夕正想着,就听蛛蛛淡漠道:“你不要误会了,王上并没有要害你的孩子,他是在救你的孩子。”

    “救我的孩子?”云若夕难以置信。

    但事实就是,小婴儿在抓着拓跋焱的食指吮吸后,的确没有再哭,且整个微微发烫的身体,也渐渐的恢复正常。

    拓跋焱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在云若夕难以置信的脸上停留后,便落在了吮吸他手指的婴儿身上,看不出喜乐。

    有关小公主需要喝他血稳定身体温度的事,只有拓跋焱和他身边的天香侍女知道,蛛蛛见云若夕也看到了,便不再隐瞒。

    “你既天生毒血,当知道毒人孕育后代,往往需要用药物去稳定血脉里的毒性,以免孩子身体孱弱,承受不住。

    就算是成功出生,亦要不停吃药稳住毒性,以等到孩子的身体,成长到可以自己承受毒血的那一天。

    孩子在身体里时,有母亲帮她消化,把消化吸收后的药物,输送给孩子,但孩子出生后,所有的药物就需要她自己去吸收。

    而孩子的吸收和消化能力,是比不上成人的,无论是吃药的效果,还是在药物的选择方面,都和以前不一样。”

    “你的意思是?”云若夕作为医生,自然也明白成人可以服用的药物,孕妇可以服用的药物,以及孩子可以服用的药物,都是不一样的。

    “意思是,你的血液毒性太强,一般的药物,无法中和毒性,你和你的孩子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都是因为王上……”

    “可以了。”拓跋焱觉得,说到这里,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云若夕不需要知道更多。

    事实上,要再多说一点,蛛蛛也做不到,因为她并不知道拓跋焱在云若夕还怀着孩子的时候,就给云若夕喂血的。

    而云若夕听着蛛蛛的话,已经彻底怔住了,她想,就算她没有被拓跋焱点穴,现在也估计是全身僵硬无法动弹的状态。

    她们母子能活到现在,都是靠拓跋焱的血?

    这怎么可能?

    难不成不止孩子,就连她,也曾喝过拓跋焱的血?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曾经云若夕被拓跋焱强吻时,好几次都咬破过他的舌头和嘴唇以作报复,而她既然伤到了他,自然或多或少吸收他的血。

    除此之外,他咬她红唇解毒时,也会强迫她张开嘴巴,让她承受他的全面入侵,然后迫使她把唇齿间交融的鲜血吞咽下去。

    那时的她只觉得屈辱和愤怒,完全没去想她吞咽下去的,是不是有拓跋焱的血。

    现在回想起来,她便意识到拓跋焱让她吞咽,或许并不仅仅是为了寻求快感。

    他是在让她喝他的血。

    拓跋焱每次吸她血的时候,咬开的只是小口子,就算她唇上的血易出,也不会流那么多。

    但她曾经吞咽的时候,却喝了不少血。

    不过那时候她只想着怎么弄死拓跋焱,就算拓跋焱的彼唇有所破损,云若夕也只会觉得他活该,而不去在意这些细节。

    然而现在蛛蛛却告诉她,她和孩子都是因为喝了拓跋焱药王血,才活到现在的。

    这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开始,拓跋焱就已经在用他自己的血救她和孩子了?

    这怎么可能?

    拓跋焱有这么好的?

    可事实摆在眼前。

    如果不是药王血,为什么刚刚还身体发红发烫的孩子,会瞬间稳定下来?

    而她拼命想要抹去的记忆里,又为什么会有她吞咽鲜血的那一幕?

    云若夕心绪复杂。

    当初冯妈妈告诉过她,言雪灵最后一次出现在安家,是希望安老夫人帮她寻找圣心莲。

    那时云若夕以为,言雪灵或许是中毒了,才会寻找圣心莲,后来她才知道,对方找圣心莲,是为了腹中的孩子。

    圣心莲可解世间万毒,对身体又有极强大的滋养作用,的确是帮助毒人孩子出生后,能够健康活下去的难得神药。

    但圣心莲稀有,已然绝迹,以安家的力量安老夫人找了那么多年,才找到那么一朵,西梁皇宫没有,也是自然。

    而没有圣心莲,被南枯肜称为简易版的拓跋焱的药王血,就是唯一甚至最好的选择。

    此时此刻,小小的雪白团子已经吃够了血液,不再吮吸,但就算是不再吮吸,她也依旧紧紧抓着拓跋焱的食指不愿松开。

    好似她抓着的是这世间最重要的人,亦是这世间给她最多安全感的人。

    拓跋焱看着孩子稳定下来,神色不变。

    他没有立刻收回自己的手,而是等孩子睡着后,才小心翼翼的搬开孩子小小的手指,将自己的手拿了出来。

    拓跋焱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脸上没有特别的表情,神色和气质,亦是一如既往的冷傲孤高。

    然而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云若夕却能感觉到,此时的拓跋焱并不可怕。

    相反的,他竟然有些温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