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989章 花无意的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随着南浔玥这声隐含杀气的呵斥,一道外罩黑袍,袍下却露出鲜红色衣襟和袖子身影,从树林后面走了出来。

    “你吓到我了。”漂亮男子红唇勾笑,语带玩味,直接将头上的雪白色兜帽拿下,露出自己娇媚动人的真容。

    南浔玥一看,就愣住了,“你?”你怎么来了?

    花无意见此,微微挑眉,“阁下认识我?”

    南浔玥一瞬哑然,他差点忘了,现在的他还带着着人皮面具,声音,也是故作高深的暗沉。

    “我是楼子溪。”南浔玥想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花无意并不知道他是南疆人,但他知道他有楼子溪这个身份。

    所以南浔玥他说他是楼子溪,花无意自然便知道知道他是贺风烨。

    想到这里,南浔玥忍不住自嘲了一下,这世间带面具而活的人不少,但像他这样真真切切活成三个完全不同之人的人,怕也只有他了。

    有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楼子溪,还是贺风烨,还是那个潜伏在所有身份之后的南诏王子南浔玥。

    “楼子溪?”贺二公子?花无意媚眼微诧,显然也有些意外,贺风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想到贺风烨是和慕璟辰他们一起失踪的,以及贺风烨的药王谷笛子身份,他也就大致理解了,“你是来救世子妃的?”

    “我是来看热闹的。”南浔玥隐藏起自己所有的真实情绪,坏坏的勾了勾唇,“你呢?堂堂花颜阁的阁主,不在京城做你的花卉生意,跑来这西梁做什么?”

    花无意笑了笑,笑容妖冶且媚,却不落俗套,“我是为了世子妃而来。”

    花无意很直接,南浔玥也不跟他客气,“为她而来?来做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是被慕王府拜托,前来救人的?”

    这怎么可能,且不说大宁的人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三人来了西梁,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叫一个花阁老板来救人。

    “当然不是。”花无意抬眸轻笑,“我是来找世子妃,说一些事情的。”

    花无意的话刚落,三个身穿雪袍的人,就出现在了花无意身后,其中一人低声道:“有高手,在朝长老他们的方向追。”

    花无意闻言一动,“你们先去,我随后就来。”

    三个雪袍人立刻闪身,消失在花无意的身后。

    南浔玥看着那三人远去的背影,心生愕然,是他们?

    是当初那些差点带走云若夕的雪袍人?

    可他们其中一个不是已经被谢堰……

    或许看到了南浔玥眼里的惊疑,花无意解释道:“当初任务失败后活下来的两名神侍,已经折返雪国了。”

    言下之意,这三个雪袍人是新的神侍,并不是当初那三个想强行带走云若夕的人。

    “神侍?”南浔玥看向花无意,“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花颜阁的老板,但同时,也是雪神教的一名教徒。”花无意说完笑了笑,然后就朝三名雪袍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显然,是不打算跟南浔玥解释过多。

    南浔玥怔在原地,整个人都有些恍然。

    雪神教!!!

    世间最为神秘的宗教?

    那个明明和南诏拜月教、西梁光明教并称当世三大神教的教派,却从不在世人眼前出现。

    一不乐忠于传播他们自己的神明教义,二不乐忠于参与俗世的权利好处,常年藏身于雪山之中,几乎不现于世。

    若不是前代雪国国王将其立为国教,谁都不知道还有雪神教这个宗派。

    毕竟在雪国,崇拜雪神山神的颇多,由各种古老部族转教派的宗派也很多,谁会去注意一个不怎么在世间现世的宗门。

    然而就是这样比佛教苦心僧们还要隐秘的宗门,却有一日出现在了他面前,并笑着告诉他,一个在大宁京城做了多年商会行长的人,是他们的教徒?

    南浔玥觉得有些玄幻,比拜月教圣女亲自出马,前来西梁找拓跋焱要说法的说法,都还要玄幻,但他还是极快的回神追了上去。

    夜色加深,明亮的月亮已经升到了中空,在月色的映照下,难以计数的人奔驰在大行山上的树林里,寻着他们心中想要寻的人。

    云若夕被老乞丐抓着手,很想问,老前辈,你是不是慕璟辰请来帮她的,但夜风刮得她脸极疼,她一张嘴就是一口的风。

    于是她明白,老前辈虽好,却不是个会爱护小朋友的,他这么抓着她飞,避嫌是避开了,但她超级难受啊。

    那狂风刷刷的打在她的脸上身上,跟老鹰爪下迎风颤抖的小鸡仔没啥区别。

    她吸了吸鼻子,琢磨着,还是自家老公好,带着她飞的时候,从来都是把他搂在怀里,从不让她受一点苦。

    哪怕是拓跋焱和贺风烨那两个混蛋,当初带她飞的时候,也没这么折腾她的。

    不过一想到拓跋焱和贺风烨,那是实实在在的在占她便宜,她也就不难过了,琢磨着老前辈就是老前辈,知分寸啊。

    然而她刚这么想,手腕就紧了一下,然后她就感觉自己像一个保龄球般,被老乞丐嘿哟一声抛向了地面——

    “女娃娃,你先下去。”

    “前辈你——”

    云若夕还没说完,就啪嗒一下砸在了地上,虽然地上有厚厚的落叶,虽然老前辈甩她的时候,特地调整了姿势让她屁股着地。

    但还是疼啊!

    巨疼!!!

    云若夕砸地上后,惨烈的“啊”了一声,若不是她颤抖的手,在缓缓的挪向屁股,追来的慕璟辰,还以为她被老乞丐砸死了。

    “阿夕!”

    慕璟辰一看云若夕躺地上就飞了过去,拓跋焱见此,也不落后,飞快的朝云若夕闪去,二人几乎同时抵达云若夕身侧。

    云若夕一抬眸,就看到两张俊脸同时出现在她的头顶。

    只是——

    在他们同时去拉她的时候,她立刻见鬼般的大喝道:“别动我!”

    “让我的屁股缓一缓!!!”

    “……”

    慕璟辰和拓跋焱一左一右拉着她的手,就那么僵住了动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