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990章 让她缓缓(月票加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而此时,半路甩下云若夕的老乞丐,却是和已经赶到的哑奴斗在了一起。

    其实哑奴并没有朝老乞丐主动发起攻击,但他担心拓跋焱追云若夕追个不停,会加重伤势,也就直接出现在了老乞丐和云若夕面前。

    老乞丐一眼便看出去对方是个高手。

    他担心二人打斗会伤到云若夕,就把云若夕个扔下去了,琢磨着反正慕璟辰也追来了,云若夕也不会被有心人抢走。

    结果没想到云若夕这一摔,是摔得屁股开花,连拓跋焱拉她手她都懒得挣脱了,不管现在什么情况,先让她把屁股这番痛给缓过去……

    等到她缓完,不等她开口,两人就极有默契般的发力,将她从地上扶起,然而扶起后,两人却是同时想要把她往怀里带。

    这一带……

    咔嚓!

    很好,差点没把她胳膊扯断。

    “放开!”

    云若夕率先吼向拓跋焱。

    然后不等拓跋焱反应,她又看向了慕璟辰,“放开。”

    两个放开的语气虽然有些区别,但意思是一样的。

    慕大楼主顿时不开心了,这自家媳妇让拓跋焱那个无赖放手也就罢了,怎么连他也不让拉?

    他不想放,但看云若夕脸色……

    慕大楼主默默放手了。

    而拓跋焱,他本来见慕璟辰放手,准备把云若夕往怀里拉的,却不曾想云若夕怨念极深的看向他道:“你放不放。”

    “……”

    奇迹般的,从来不听任何人号令的西梁明帝,默默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指。

    重获自由的两只手臂,顿时如难兄难弟般,你帮我揉肩膀,我帮你揉肩膀,揉了好一阵,云若夕才算缓过劲来。

    而这时,急速追来的三名雪袍人,花无意和南浔玥都已经抵达了现场。

    当然,还有丹青水墨。

    “王上!”

    丹青水墨第一时间去到拓跋焱身边,拔剑站在他身后,一副警戒周围所有人的样子,尤其是警戒拓跋焱对面的慕璟辰。

    但她们同时也有些惊讶,这个扯去土黄色外袍,一身黑色劲装的刺客,却原来是易了容的,他真实的面容居然和王上极为相似。

    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对同胞兄弟……

    这个想法并不止丹青水墨有,比她们后赶来的花无意和南浔玥等人,也注意到了慕璟辰和拓跋焱的容貌相似。

    但今日他们的重心,并不是慕璟辰和拓跋焱,而是云若夕。

    “小师妹,你没事吧。”南浔玥第一时间问候了云若夕。

    云若夕愣了愣,她的注意力都被花无意和他身侧的三个雪袍人所吸引,完全没注意到花无意身边这个陌生男人。

    等到对方用熟悉的声音说话,她才意识到,这个陌生的男人,是带了人皮面具的贺风烨。

    “我……”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花无意就道:“世子妃娘娘,此地不宜久留,还请离开后,大家再细说吧。”

    话落,那三个雪袍人就冲向了拓跋焱。

    显然,云若夕一直走不掉的根源,是拓跋焱。

    拓跋焱见三个身披雪袍的神秘人杀来,完全不惧,直接抬手,就是三道遒劲的罡风。

    丹青水墨见此,也不顾不得惊异敌人的相貌了,立刻提剑,朝雪袍人攻去。

    一时间六人战在了一起,不过丹青水墨对了一个雪袍人,拓跋焱却是对了两个雪袍人,实力之强劲,看得云若夕都愣住了。

    拓跋焱这么强的?

    莫不成之前和慕璟辰对打的时候放了水?

    她哪里知道,拓跋焱和慕璟辰之前对打,没有现在这般凶残,不是因为故意放了水,而是因为他被慕璟辰压制。

    所以才让人觉得,他好像没发挥出全部实力。

    事实上,慕璟辰压制拓跋焱,拓跋焱也同样压制慕璟辰,他们二人就好像是上天注定的对手,修习的功法都是互相掣肘的。

    “阿夕,我们走。”慕璟辰才没有心情在这里欣赏拓跋焱的战斗,抱起云若夕就往东南方飞。

    南浔玥和花无意显然也是不想动手的,立刻跟着慕璟辰和云若夕离开了现场。

    至于现场对打的人。

    老乞丐和哑奴是打得难分胜负,拓跋焱和丹青水墨被三个雪袍人缠上,亦是脱不开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慕璟辰他们离去。

    拓跋焱怒火中烧,直接挥出劈山掌,震退了两名雪袍人,然而他还未挪步,背后就挨了一击。

    丹青水墨睁大眼睛,怎么也没想到打晕她们王上的人不是敌人,而是被她们认为是友军的哑奴。

    “王上!”

    丹青水墨愣住,三个雪袍人却是懒得看着一副戏剧化的场景,立刻鬼魅般的闪身,消失在了不知何时起,弥漫在林中的冰雾里。

    而老乞丐,在哑奴飞去拓跋焱那边的时候,他就猜到了对方要做什么,丝毫不做纠缠,跟着那三个雪袍人,离开了现场。

    “哑奴,你竟敢对王上……”丹青还没控诉完,哑奴就用腹语道:“你们想让王上追上去,力竭而死吗?”

    “!!!”

    丹青水墨一瞬愣怔,面面相觑。

    “他根基动摇,又受了我一掌,后来更是连番和高手对战,这种程度的消耗,若是换了别人,早就没命了。”

    哑奴说完就掏出怀里的丹药,递给了丹青,“他对我有敌意,我靠近他,就会被他的防御意识攻击,你来喂药。”

    “……”丹青只犹豫了一瞬,就速度上前给拓跋焱服下丹药。

    “走。”

    哑奴一声喝令,丹青水墨便左右抚着拓跋焱,跟着他离开了现场。

    两方人马,背道而驰,各自远离。

    等到月亮西沉,晨曦洒落在朝歌城眺望台,那辉煌壮丽的琉璃瓦上,云若夕终于在慕璟辰的怀里,远离了那座她做梦都想要远离的皇宫。

    但她的心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因为孩子那边还没有消息,万一孩子没有被救走,这没有了她,孩子只会沦为拓跋焱的药引子。

    而慕璟辰也没有把担忧完全放下,毕竟他们只是离开了西梁皇宫,并不是离开了西梁,也毕竟他们面前还站着三个雪袍人。

    “现在能说说,你们是什么人了吧?”慕璟辰看向花无意,眸光清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