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996章 年少的爱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等到那个时候,他和心爱女人的孩子,自然是一个极佳的牵制利器。

    阿萨罗扬起轻笑,“同是你的孩子,你是怎么做到这般偏心的?”

    高月太后闻言眸光微动,却是瞬间收紧了指尖,关于慕璟辰是她孩子的事,这世间所知者不过三人,阿萨罗是其中一个。

    但阿萨罗之所以知道,是他自己知道的,并不是高月太后说出来的。

    阿萨罗表示,这是他算出来的。

    但高月太后不信鬼神,自然不信这种说法,她宁愿相信是阿萨罗调查过她,利用大光明教的势力,查到了她过去的身份。

    “大祭司,请注意你的言辞!1”高月太后坐起身来,一副尊贵端庄,不容亵渎的样子,“哀家的孩子,只有当今的西梁明帝!”

    至于另一个……早在她将他舍弃而不是杀了他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在心里,切断了她和他之间的所有联系。

    高月太后本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见到他,那个被她舍弃的孩子,会在大宁的任何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平平淡淡的活着。

    却不曾想,慕元吉居然带他回到了京城……

    慕元吉,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高月太后心里生出狠意,面上却是不显,抬头看向阿萨罗,淡道:“焱儿受了伤,还请大祭司出手,帮他看一下。”

    阿萨罗没应声,他知道高月太后的来历是她的禁忌,也知道她曾经孕育的第一个孩子,是她一辈子都不想再提再看到的人。

    他也不是那种喜欢戳人逆鳞的人,不过这一次,他却不得不提,“这个孩子,本座劝你还是把她交出去的好。”

    高月太后凝眉,“为什么?”阿萨罗不会无缘无故提出这个建议。

    “你可知那云氏是什么人?”

    高月太后冷淡道:“她不姓云,她真正的名字叫谢若夕,是大宁谢家谢堰的私生女。”

    高月太后想不通,为什么慕璟辰会娶这样一个女人,哪怕她主张女子和男子平等,亦不觉得私生女是个好身份。

    慕璟辰明明有更好的选择,比如谢家的谢思灵,或者大宁的公主……

    结果他不仅娶了这个女人,更是在之前就和这女人珠胎暗结了。

    莫不成——

    “这个女人还有什么身份?”想到她那一身诡异的毒血,想到她特殊的体质,高月太后自然会得出这个怀疑。

    “嗯。”阿萨罗点头,“她的母亲叫言雪灵,是这一代雪神教的圣女。”

    “雪神教?”高月太后蹙眉,“雪国那个空架子国教?”

    “呵呵,雪神教可不是空架子,他们的力量,足以颠覆整个世界。”

    阿萨罗微微抬手,袖子里的的星轨运行盘,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星轨缓缓的转着,散发出极其神秘的气息。

    颠覆世界?

    如果不是阿萨罗说这句话时,湛蓝色的眸子恍若大海般幽深,高月太后几乎以为他在开玩笑。

    一个宗教想要颠覆一个王朝,可能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但要颠覆整个世界……

    这简直是在说笑!

    曾经最猖狂的大光明教大祭司,也没说过这样的话。

    “本座知道,你不信这些神神叨叨又大言不惭的事,那本座就换个浅显点的说法,雪神教好歹是雪国的国教。

    他们的圣女和拜月教的圣女不一样,是可以成亲生子的,生出的女儿,会作为下一代的圣女,持续千年,从未断绝。

    你身边的巫蛊师也应该发现,谢若夕的血液很特殊,事实上,她的身体也有很多奇特的地方,之所以不显现出来。

    大概是因为她一直在大宁待着,从未去过雪神教接受血脉传承。”

    “血脉传承?”高月太后第一次听说这些事,也是有些好奇,毕竟这雪神教太过神秘,许多人都知其存在,而不知其具体。

    “本座也不是很清楚,大概就是一种可以让她变得,完全和普通人不一样吧。”阿萨罗想起最后一次看到的言雪灵。

    不同于他们初识时,那灵动清秀,又聪明伶俐的样子,虽然再次见到的言雪灵,似乎比之从前更为圣洁美丽。

    但整个人都像是历经了世事沧桑,万千变化般,沉冷幽寂。

    她变得好像真正的神女。

    美丽的眼睛,虽然还是那澄澈清明,犹若天湖之水的样子,但那湖水却是冻结成冰,再也起不了半点涟漪。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高月太后心中猜忌,难不成大光明教和雪神教,在暗地里偷偷往来?

    阿萨罗似乎猜到了高月太后在想什么,他讪笑道:“本座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当初年少轻狂,喜欢过她的母亲。

    本座为了追她,想要离开西梁,结果这事被焱儿他师祖知道了。

    本座被罚跪在大光明顶的悬崖之下,等到本座出来的时候,她连孩子都生了,唉,说起来就有些伤心,那可是本座的初恋啊……”

    一颗纯情少年之心,被伤得透透的。

    “……”

    高月太后嘴角难以自持的抽了一下,和阿萨罗这个蛇精病说话,哪怕再正式的事,没几句正经,就要走歪。

    “所以有关雪神教的事,是言雪灵告诉你的?”

    “不是。”阿萨罗收回了星轨盘,摇了摇头,“是本座不死心,跑去雪国找她,结果发现她不是当年的她,而本座亦不是当年的自己,本座也就放弃了。”

    年少时期的爱恋,总是来得突然,去的突然,虽然中间隔了数年的时光,但对被关地牢苦修大光明心法的阿萨罗来说,还真就是一眨眼的事。

    “你说了这么多,是不是就想告诉哀家,那女孩是圣女血脉,雪神教迟早会拿回去,哀家留着,会添麻烦?”

    “对,本座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阿萨罗笑着道,“娘娘你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在施展宏图的时候,不能树立太多的劲敌。

    雪国虽然在军事上比不上南疆,但雪神教却是个不容小觑的存在,焱儿不懂事,想要留下那个孩子,娘娘不能不懂其中的利弊。

    趁他昏迷的时候,把那孩子送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