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1000章 圣女月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不怪你。”云若夕道,“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地盘,你在这里的根基又不深,你能救出我,就很不容易了。”

    云若夕的话并不能安慰到慕璟辰。

    虽然这些年他已经熟悉了雪髓毒,甚至因为雪髓毒他才和云若夕产生了交集,但雪髓毒大量影响消耗他是实情。

    如果没有雪髓毒,他不至于那般受限……

    “主子……”门外影魅显然也听到了里间的对话,想安慰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他无所不能的主子,好像从来没有失败过,就算失败,估计也不需要他这个做下属的安慰,他还是别乱说话了。

    “等一下。”慕璟辰应了一声,认真的帮云若夕束扎好了头发,才牵起她的手走了出去。

    影魉在外面喝水,见到慕璟辰和云若夕后,当即起身作了一偮:“楼主,夫人。”

    “你以为你这般客气,任务失败的事我就不会怪你?”慕璟辰斜睨着影魉,十分清楚影魉在打什么主意。

    影魉笑了笑,“楼主你这话说的,我影魉是那样的人吗?任务失败的事,我会楼中领罚的,不过这事也不能怪我。

    那西梁明帝和太后一直不合,在我挟持那太后的时候,小小姐就被秘密转移了,我在那里提心吊胆了好几个时辰,丝毫没有作用。

    不过我派去守在乾月殿的人,还是有点收获的,我带着消息回来,不知道能不能将功补过一下?”

    “说。”慕璟辰没有废话。

    得嘞!

    “明帝被人伤到后,暂时处在昏迷状态,就算他们源源不断的输送内力,也大概需要一天才能醒来,而明帝不醒,高月太后又暂时没有下封锁朝歌城的命令,这是我们离开这里的好时机。”

    至于孩子……

    影魉顿了顿,“小小姐被光明街大祭司阿萨罗带走了,我见到的时候,阿萨罗正带着小小姐离开皇宫,我已经派人盯着了。”

    “阿萨罗带走了孩子?”云若夕闻言微惊,“他要把孩子带去哪里?”

    影魉看向云若夕摇了摇头,“暂时还不清楚,不过看方向,似乎是在望朝歌城的东边走。”

    东边?

    慕璟辰当机立断,“去拦截。”

    “是。”

    早在云若夕睡觉的时候,慕璟辰就已经为她换好了衣裳,现下突然出发,完全不需要什么准备,只是花无意他们……

    “哦,世子放心,我们有自己的马车,你们在前面走,我们会跟上的。”

    “……”

    谁想你们跟,巴不得你们赶紧消失得好。

    云若夕握紧慕璟辰的手,有些担心,“阿辰,这会不会是陷阱,我听说光明教的人都很厉害,尤其是这个阿萨罗。”

    据说还是拓跋焱的师父,拓跋焱都那么厉害了,作为师父的阿萨罗又能差到哪里去。

    慕璟辰如今有伤在身,并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再和对方碰撞。

    慕璟辰回握住云若夕的手,“放心,我心里有数。”

    慕璟辰抱起云若夕,施展轻功离开休息地。

    影魅等人速度跟上。

    而花无意和三个雪袍人也都很自然的跟在了后面。

    ……

    日落西山,灿烂的晚霞落在恢弘的圣月宫里,留下徇烂夺目的金光。

    被晚霞浸染的乾月殿西阁里,蛛蛛正在将最后一点药剂,放在蛊盅里。

    这时,一道身影却出现在了门外。

    蛛蛛眸光微动,手里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

    来人一身暗红色衣袍,头戴着黑色垂纱的帷帽,面上覆着暗红色不透明面纱。

    一张脸遮得严严实实,叫人看不出长相,也看不出年龄,但开口后却能听出,她并不怎么老,却也绝对不年轻——

    “蛛蛛,你长大了。”拜月教圣女月蠡(li)的声音刚落,门边十多只细小的白虫就振翅起飞,朝着他袭了过去。

    只是它们还没靠近,就像碰到什么致命的东西,纷纷掉落在地上。

    可蛛蛛并没有放弃攻击,白虫过后,又是会撒青色粉末的毒虫,只是毒虫的粉末还来不及撒,就被月蠡抬手挥去了角落。

    最后,是血红色的虫子。

    这些蛛蛛用万蛊炼出来的毒虫,实力只比蛊王差一点,但这些血红色的蛊虫,却同样没有攻克那月蠡的一尺范围。

    为了不损失自己最好蛊虫,蛛蛛只能收回了乱飞的红色虫子,淡漠的看向来人,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自然是带你回拜月教。”月蠡很干脆,她也没什么时间和蛛蛛闲话。

    蛛蛛闻言并不惊讶,但常年淡漠的眸子,还是泛出了一丝冷嘲,“带我回南疆?你为了你的权势还真是什么都可以牺牲。”

    不同于雪神教的圣女,可以成亲生子,拜月教的圣女是不能生子的,她们必须用纯洁的灵魂、纯洁的身躯去侍奉月神,直到生命的终结。

    但现任圣女月蠡却生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便是蛛蛛。

    十六年前,还是圣女侍从的月蠡,为了在上代圣女去世后,成功当选圣女,利用自己的美貌,勾、引了前代教主的儿子漠渡。

    漠渡是前代教主和现任南诏王亲姐的独子,年纪轻轻就极有手腕,不仅在教派里有根基,在南诏皇室那边亦如鱼得水。

    他当上了拜月教的教主后,发现长老们欺他年轻想要架空他,为了彻底掌控拜月教,他接受了月蠡的勾、引,帮她成功当上了圣女。

    而月蠡也投桃报李,利用圣女的威望,帮漠渡清洗了那些在他父亲执掌时就指指点点的长老,彻彻底底将拜月教变成了漠渡的囊中之物。

    本来,漠渡和月蠡,一个想要拜月教的所有权势,一个想要圣女无上的地位,二者合作,理应顺利又和谐。

    但坏就坏其中一人动了真心。

    漠渡在和月蠡的相处过程中爱上了月蠡,为了月蠡,他甚至拒绝了他原本的贵族未婚妻,然而月蠡却拒绝了和他继续。

    因为拜月教的圣女深居简出,是不怎么见外人的,就算是拜月教的教主,也不能经常去打扰。如果漠渡再这样每天去找她,很容易被人怀疑。

    事实上,漠渡的行为已经被人盯上,一个是漠渡的未婚妻,一个是当初被漠渡斩草除根没有除干净的长老私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