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1007章 公平交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可知蛛蛛被拜月教的人带走了?”高月太后见到拓跋焱的第一件事,不是谈云若夕,而是谈蛛蛛。

    拓跋焱抬眸,“孤已经让人去处理了。”

    木沣负责他的治疗,蛛蛛负责他的熬药,蛛蛛不见了的当天,他就接到了通知,并且也已经派出了夜灵和霜华去负责此事。

    高月太后沉静的看着面前的拓跋焱,蛛蛛的身份和来历,她在很早以前就告诉了拓跋焱。

    蛛蛛虽然也是十二天香之一,但天香侍女的这个身份,只是为她真实身份做掩饰,拓跋焱对待蛛蛛,其实和其他侍女不太一样。

    最大的不一样,就是拓跋焱不让蛛蛛服侍,尤其是近身服侍。

    外人以为,那是拓跋焱对蛛蛛的冷淡不喜,事实上,是因为拓跋焱将蛛蛛看成了妹妹,哪怕在他这里,母子亲情,兄弟亲情都很寡淡。

    但用人之时要注意的界限,他还是划得很清楚的。

    “哀家和你谈的条件便是,你亲自去南疆,把蛛蛛带回来。”高月太后道,“只要把蛛蛛安全带回来,哀家就告诉你那婴儿的所在。”

    高月太后和拓跋焱都很清楚,阿萨罗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婴儿在哪里,只要婴儿在的地方,慕璟辰和云若夕都一定会赶过去。

    “好。”

    出乎高月太后意外的是,拓跋焱几乎没有片刻犹豫,就答应了她的条件,然后走了出去。

    高月太后微微凝眸,下意识的想要派哑奴跟上,看看拓跋焱是不是已经知道了阿萨罗的去向,亦或是有了什么打算。

    但拓跋焱就像知道高月太后的想法般,临到门口,对那长乐殿大太监道:“记得告诉母后,别再让人跟着孤。

    否则,不论那人是谁,孤都叫他有来无回!”

    拓跋焱的警告向来说到做到,高月太后虽然自信哑奴的能力,却也舍不得哑奴冒一点点风险。

    她坐在铺着淡银色的鎏金座椅上,叹了口气,“他终归是成长到这一步了,现在的我拿不住他的弱点,他却已经能拿住我的了。”

    暗处的哑奴垂眸沉默,却是没有说任何劝慰的话,因为他知道,拓跋焱的成长对高月太后而言,痛苦归痛苦,却也是她高兴见到的。

    “身为帝王,这是他的宿命。”高月太后道,“不然,自上古以来,真正开创大业的帝王,又为什么都会自称孤呢。”

    因为高处不胜寒,因为站在最顶端的人,永远只能有一个。作为母亲,她愿意做他传奇一生中,那块最重要的垫脚石。

    ……

    拓跋焱似乎就猜到了高月太后提出的条件,前往南疆的准备,几乎没有多耽搁,差不多在当天下午的时候,他就带人出发了。

    不过在离开朝歌城的第三天,高月太后没有想到,拓跋焱会遇上一个,他们所有人都没想到会遇见的人——南浔玥。

    “尊敬的明帝陛下,我是拜月教的圣女使者莫桑,愿月神的光辉,驱散您心中的黑暗。”

    南浔玥带着一张极不起眼的人皮面具,双手叠放胸前,正儿八经的出现在拓跋焱的面前,冒充着拜月教的教徒。

    拓跋焱倚坐在奢华的轿子里,淡漠的透着纱帘看向外面鞠躬的南浔玥,寒声道:“梦蝶不是一般的虫蛊,你身上的气息,它还记得。”

    南浔玥神色微怔,然后便笑了,“原来明帝陛下还记得我,早知道,就不带这人皮面具了,怪不舒服的。”

    然而话虽如此,南浔玥还是没有把面具扯下来。

    拓跋焱也不在意,只淡冷的看着嬉笑的南浔玥道:“在孤没动手前,把你要说的事说完。”

    南浔玥微微一笑,“我是受圣女月蠡的嘱托前来阻止明帝陛下继续前进的,至于诚意,都在这张帖子里。”

    南浔玥从怀里拿出一张帖子,抬手一挥,帖子便像暗器一般,射了出去。

    轿子前的丹青上前取下,打开看了看没有毒粉之类的东西,才交给了轿子里的娜雅。

    娜雅坐在拓跋焱的腿边,将帖子恭谨的递上。

    拓跋焱拿过后,瞧了一眼,幽紫色的眸子,便微微颤动,“雪神教?”

    “对,云若夕是雪神教圣女的女儿,云若夕在没离开大宁的时候,雪神教的神使就曾去寻找过,只是失败了。

    现在他们再次出现,定然是将云若夕带回雪国了,如果明帝陛下感兴趣,可以往北走。”

    拓跋焱眸光冷嘲,“孤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明帝你追击云若夕的时候,我在她身边。”南浔玥眉眼带笑,“她的事情,我还是比王上你了解的。”

    拓跋焱没做声,但原本沉冷的神色,却是笼上了杀机。

    南浔玥察觉到后,完全不给对方下手的时机,立刻抬手放出毒烟,离开了人群。

    “王上,要追吗?”丹青询问,如果跟着这个自称莫桑的使者,他们可以提前追上拜月教的人。

    拓跋焱冷凝道:“不用。”这里的人除了他,谁也追不上,而他没有那个闲心和功夫去追人。

    拓跋焱看着手里帖子上,有关雪神教的一些信息,非常清楚对方没有说谎,云若夕的特殊血脉,还真的可能是雪神教的圣女血脉。

    而如果事情是这样,那么阿萨罗的去处就很明显了。

    “雪国吗……”拓跋焱舌尖轻转着这个对西梁来说,比渤海国都还要遥远的国度,最后下了决定,“丹青水墨。”

    “奴在。”

    “你们继续去追蛛蛛。”

    “诺。”

    “娜雅。”

    “奴在。”

    “让人拦截所有去雪国的商队。”

    “诺。”

    拓跋焱看向黄昏的天空,冷声道:“孤要亲自一个一个的查。”

    ……

    日暮,黄昏,药王谷。

    穿着一身中原服侍,带着黑色斗篷的阿萨罗抱着怀里的孩子,悠悠的叹了口气。

    从他离开朝歌城到大宁,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照料这个孩子吧,也算是得心应手了,唯一有点头疼的就是喂奶问题。

    要不是他机智的在离开朝歌城后,就立刻让人找了奶妈,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养活这个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