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1015章 暖意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了吧。”花无意倦懒的打了个哈欠,然后便下了委婉又客气的逐客令:“没事了的话,就回去早点休息吧。”

    “多谢。”云若夕简单的道了谢,就握着半截黄瓜,牵着慕璟辰的手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回去,云若夕就把黄瓜递给慕璟辰,道:“切片。”

    慕璟辰看向她,“你也要贴?”

    “我本来是想吃的。”云若夕表示,“但睡觉前不能吃东西,这东西已经被切开,放到明天就不好吃了,反正我都拿回来了,当然得物尽其用。”

    “夫人说的是。”慕璟辰一副“媳妇怎么说怎么对”的神色,拿过云若夕手里的黄瓜,然后微微抬手,扯出一根细小的银丝线。

    这种用特殊材质制作而成的银蚕丝,不仅可以瞬间抹掉人的脖子,内力运用得当,还可以削铁如泥,断崖成片。

    然而慕大楼主使用银蚕丝多年,这还是第一次用它来切黄瓜。

    云若夕不是第一次看到慕璟辰用藏在袖子里的银蚕丝,但却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他使用银蚕丝。

    那些细小的仿佛月光化成的不起眼视线,仿佛被慕璟辰如冰玉一般修长的手指赋予了生命,几个陡转拉扯间,半截黄瓜就被切成了堆叠的片式。

    “真厉害。”云若夕眨了眨眼睛,“你练这个时候,会伤到手吗?”

    “最开始的时候会。”慕璟辰不会告诉云若夕,当初他学的时候,可没少把自己的手割破,但影楼有不少治疗伤疤的药。

    所以云若夕现在看到的,才是一双美若玉雕的手。

    “你想学吗?”慕璟辰道,“你要是想学,我可以让人去拿银蚕丝织成的手套,这样你用银蚕丝的时候就不会伤到自己了。”

    “不用了。”云若夕接过黄瓜,开始坐到妆镜前贴脸,“就我这样的天赋,就算你给我手套,我也是练不出来的。”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慕璟辰走过去,拿过云若夕手里的黄瓜,亲自帮她贴,“什么时候我们勤奋好学的世子妃也会轻言放弃了?”

    “我这不是放弃,是有自知之明。”云若夕抬眸看他,“而且这功夫,我学来似乎也没什么用,我没有多少内力,是发挥不出它的实力的。”

    慕璟辰摇了摇头,“不,银蚕丝其实是一种不怎么耗费内力的武器,且比起刀剑,它更为隐匿,藏在身上,很容易被人忽略。”

    因为身负双重身份,慕璟辰作为世子外出的时候,是不怎么携带武器的,但天生的危机意识,又让他离不开武器。

    为了寻找合适的武器,慕璟辰没少下功夫,最后在翻阅古典的时候,发现了有人用丝线作为武器,他便想到了坚韧无比的银蚕丝。

    当然,还是他让能工巧匠改良过的银蚕丝。

    历史上使用银蚕丝作为武器的人,是极其少的,他也就只是在古典上,看到过一些踪迹,所以这种武器的功法是没有记载的。

    慕璟辰只能根据影楼的暗影决,结合自己的一些研究,创造出了一套独特的,以银蚕丝为主要武器的功法。

    这种功法,他没想过教人,但云若夕不一样。

    “在京城的时候,我就该教你。”

    慕璟辰越想越觉得,当初在教她自保法子的时候,应该先教她银蚕丝,而不是顺着她的意思,教他一些近身搏斗的功夫。

    不过那时候他也想不到她会遇到拓跋焱这般棘手的敌人,对于那时候的云若夕来说,如果连贴身保护她的影七都不是对手,那云若夕就算学会了银蚕丝,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银蚕丝终究也只是一件武器,一件武器能发挥多大的实力,除了它本身的一些特性外,最主要的还是取决于使用它的人。

    在那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她能学会一些近身搏斗的功夫,就已经很不错了,银蚕丝这种上手较难的武器,怕是很难掌握。

    所以就算他教了,云若夕在那么短的时间,也不见得能熟练使用,就算熟练了,也很难伤到拓跋焱那样的高手。

    云若夕没有告诉慕璟辰她和拓跋焱在南疆经历的事,慕璟辰自然也就不知道,他的小女人其实没用武功,也伤了拓跋焱好几次。

    “那你以后教我呗。”云若夕吐了吐舌头,“只要你不嫌弃我笨。”

    “是挺嫌弃的。”慕璟辰回过神来,摸了摸她的头,“不过谁叫你是我八抬大轿娶回家的夫人……”再笨,也得宠着。

    “哼!”云若夕知道慕璟辰在开玩笑,并不是真的嫌弃她的。

    当然——

    “你要是真嫌弃……”她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嗯哼道:“也没用,因为我就赖着你了!”

    “这可是你说的。”慕璟辰微微俯身,扣住了她的后脑手,“你要赖着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

    “必须的!”云若夕霸道回应。 “这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得倒霉的被我赖上!”

    阿夕……

    月光下,慕璟辰看向云若夕的凤眸里,温柔的仿佛能掐出水来。

    “好……”

    他低低的应着,声音清浅,宛若呢喃。

    “我给你赖。”

    想赖多久,就赖多久。

    等到她不想赖了,就让他来赖她。

    总之,遇见她前,他没想过永远,遇见她后,他开始喜欢当下,期待明天。

    因为哪怕前路荆棘,有她在的地方,也会盛开出最繁盛美丽的花。

    他本不信鬼神,不信来生,但这一刻,他希望这世间真有鬼神,真有来生,让他和她,能够一直这么走下去。

    ……

    “贴完了。”男人的声音低沉又温和,“可以睡觉了。”

    “不要。”女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撒娇,“我不困。”

    “但是天已经很晚了。”

    “哪里晚了,这要放在我们先帝,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呢。”

    “阿夕……”

    “不要……”

    “听话。”

    “你才要听话。”

    “……”

    半响,男人俯身过去,“不困是因为身体不够累,既然如此,那我让它累一下好了。”

    嗯!???

    “啊唔唔……”

    窗外弦月朦脓,房里暖意正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