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1023章 拓跋焱追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是他们暗影的习惯,只要有两个暗影在,就要轮番守夜,影七和影五商量后,决定由影七守夜晚,影五守白昼。

    至于当初慕璟辰带来的其他暗影

    由于事出紧急,慕璟辰当时也不确定出城后花无意是否能安排下那么多人,就让影七传信,让他们都留在了鸣沙城里。

    现在看来,也算是和他的估算无差了。

    慕璟辰看了眼身边的云若夕,见她呼吸平稳,已进入梦乡,才真正闭眼,开始静心打坐。

    没有了云若夕和花无意这两个,在队伍里话最多人出声,整个露营现场,都进入了安静状态。

    而此时的鸣沙城外,身披玄金色长袍的拓跋焱,却并没有合眼。

    拓跋焱大概是在一个多时辰前抵达鸣沙城西门外的,但他并没有让人去打开城门,而是就地扎营,宿在了鸣沙城外。

    “王上,您的封关令抵达后,除了西门可以进入外,其他三座城门都已关闭,不过”

    娜雅顿了顿,“鸣沙城里的雇佣会似乎提前得到了王上封关消息,不少商队都在买了此消息后,都离开了鸣沙城。”

    且大多集中在今日。

    “是吗”拓跋焱淡嘲一笑,“挺好的。”

    挺好

    万一慕璟辰他们得到消息跑了,那就很难再抓到了,王上怎么还说好

    娜雅有些莫名。

    但看着拓跋焱那带着淡淡嘲弄的妖冶笑容,她却是反应过来抓人最忌打草惊蛇,王上大张旗鼓的让人下封关令,或许就是为了让慕璟辰他们速度离开鸣沙城。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他们速度离开

    封锁鸣沙城瓮中捉鳖不是更有效率娜雅有些想不通,却并没有询问,因为王上做事,并不喜欢别人问他理由。

    但拓跋焱随后的话,却给了她解释“娜雅,你说,这世间是人多的地方好找人,还是人少的地方好找人”

    娜雅恍然大悟,躬身道:“王上英明。”

    “让鸣沙城里驼队的供应商和水囊的供给商交出最近三天的记录。”拓跋焱令道,“顺便,让守关的人来见孤。”

    “诺”娜雅躬身而起,立刻转身出了帐篷。

    慕璟辰是影楼的楼主,而影楼的人,都极其擅长隐匿,之前他们调查影楼在朝歌里的暗桩,光是等线索就等了大半个月。

    后面慕璟辰一到,更是彻底断了线索,足以看出影楼之人的狡猾,和身为影楼之主的慕璟辰的缜密与机变。

    鸣沙城人口众多,来往杂乱,就算封城,也不一定能把慕璟辰他们从找人山人海里找出来,但离开鸣沙城后就不一样了。

    慕璟辰他们无论是前往雪国,还是去大宁,都必要经过鸣沙沙漠,而沙漠不比密林,沙漠寸草不生,活物稀少。

    如果不带够资源,很难从沙漠里活着离开,而沙漠里最珍贵、最必不可少的资源,就是骆驼和水。

    王上用封关令逼他们离开鸣沙城,并不是只是减少寻查目标,更重要的,是想要他们在最短的时间里准备物资。

    因为想要在最短时间准备最齐的物资,钱一定是不能少的,拿到驼队和供水商的交易记录,往价钱最高的人查,就一定能查到他们在哪个商队。

    娜雅离开帐篷后,差不过只花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带着拓跋焱要的资料和人返回。

    守关卡的领事官今日捞了不少油水,正在狐朋狗友们在窑子里庆祝呢,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极其美艳的女人。

    然而他还没有出手,整个人就被蒙住了脑袋,抗了起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抓我”领事官大喊大叫,“鸣沙城的城主是我的姨丈,雇佣会的德罗是我的兄弟。

    你们要是不怕死的动我”领事官说了一大堆要是动他就会如何如何的话,但娜雅却一个字都没放在心上。

    然而不放在心上,并不代表不会厌烦,“你要是在发出声音,我就割了你的舌头拿去喂狗”

    只这么一句,领事官的人就不敢再嗷嗷了。

    他已经把自己的背景交代了,可对方不仅不怕,还这般凶残,定然是知道他身份,故意抓走他而有所求的。

    而只要是有所求,他定然不会立刻出事。

    等到了地方,娜雅让人扯下了那领事官的黑布,把他带到了拓跋焱的帐篷前。

    “王上,人带到了。”

    王,王上

    领事官都准备好听对方要多少赎金了,结果没想到听到的居然是这么一句。

    莫不成,抓他的人不是盗匪而是王上

    这,这怎么可能

    可又为什么不能。

    城主那里接到的消息,就是王上会亲自过来抓人,封关令也是在王上抵达鸣沙城最近的一座城镇时,从那里传来的。

    王上会在这个时候抵达鸣沙城,虽然出乎意料,却也还是可能的。

    且王上也有充分抓他的理由今日他为了多收油水,赶在王上的封关令前,放了二十多个商队离开鸣沙城。

    分明就是在暗中抗旨

    虽然这旨还没传来,他可以假装不知道,但王上既然比他们预计的提前抵达了鸣沙城,指不定他们暗中拖延传令官的举动,也都被王上得知了。

    “王,王上饶命啊”领事官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跪下喊了求饶。

    前方的娜雅闻言,嫌恶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带着下属找来的交易记录,走进了帐篷,“王上,这是交易记录。”

    对于鸣沙城城主偷收过关费的事,拓跋焱并不在意。

    水至清则无鱼,对于至高无上的上位者来说,只要下面的人不要做得太难看,他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处理。

    至于传令官被雇佣会暗中使诈,拖延在驿站的事,他也早就知道,甚至是故意让雇佣会的人得逞,让他们“提前”得到了消息。

    所以拓跋焱抓领事官,显然不是为了算对方放人的账。

    “把这个给他辨认。”拓跋焱快速扫了眼三天的交易记录,找到了几个商队的名字,让娜雅给领事官辨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