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1025章 绿洲商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领事官立刻吓得匍匐在地,他怎忘了,当今王上是最讨厌人反驳他的。

    想要保命的领事官,当即擦汗道:“下官这就去准备,这就去”

    拓跋焱淡漠闭眼,娜雅就连忙让人把那领事官带了下去。

    西梁境内也有沙漠,王上也曾在沙漠训练过,但那里的沙漠在西梁的腹地,这里的沙漠,却是临着北戎和不法之地。

    贸然的出去

    娜雅担忧的看了一眼拓跋焱。

    她很担心他们这次去往从未涉足过的鸣沙沙漠,会遇到未知的危险,但和领事官一样,她也没有试图去劝说王上。

    因为拓跋焱决定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

    这一夜,有不少人在睡梦中被人叫醒,离开了温暖的被窝,也有人用手拉着自己丈夫的衣衫,做了一夜的美梦。

    当然,巴蜀之地的药王谷,亦有两个人彻夜未眠,各自做出了决定。

    第二天天不亮,云若夕就被人抱起,抚坐在了骆驼背上,她揉了揉眼睛,看着不远处熹微的亮光,“出发了”

    “嗯。”慕璟辰没有把骆驼的绳子交给花家的手下,而是亲自拉着云若才乘坐的骆驼,跟上了前方的驼队。

    拓跋焱的封关令既然已经传来,那么他本人也应该不日后抵达鸣沙城,他们需要尽快离开鸣沙沙漠,毕竟这里也还是西梁的地盘。

    “阿辰,你不坐骆驼吗”

    “暂时不想。”慕璟辰回道,“累了再坐。”

    其实慕璟辰只是担心云若夕是第一次坐骆驼,怕她坐不稳摔下去,才亲自牵着她的骆驼,守着她的。

    不过当他发现云若夕并不是第一次骑骆驼,并且不会摔倒后,他就把骆驼的绳子交给她了。

    毕竟比起步行,用骆驼代步显然是沙漠行路的最佳选择。

    云若夕的确不是第一次骑骆驼。

    曾经大学旅游去敦煌的时候,她也是骑过骆驼的,不过那时候他们骑骆驼,也就是过个瘾,拍个照做个纪念,算不得上真正的骑骆驼。

    现在骑了她才发现,这骑骆驼和骑马还是有区别的马需要人随时控制,骆驼却不需要,它们只要跟着前面的骆驼走就行。

    云若夕拿了一会后,甚至愉快的解放了双手。

    不过过了一会骑骆驼的瘾后,云若夕就高兴不起来了。

    她现在干的事,毕竟不是旅游,长时间的骑骆驼,也是一个不容易的活,而且长时间的沙漠行走,才是最要命的事。

    以前的云若夕对于沙漠,只有一个粗浅的认识,并没有真正体验过在沙漠里行走是什么样的感觉。

    现在体验后,她总结了一下,第一个感觉就是晒,很晒,纵然是冬天的沙漠,日照和地上沙子的反射,也足以让人被晒得头晕目眩。

    第二个感觉是干,很干,哪怕用黄瓜贴脸,在沙漠待一会,刚补的水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三个感觉是累,很累,因为沙漠不比别的地方。在别的地方诸如山野江河,人走累了,可以随时停下来歇息。

    在沙漠行路,如果驼队不在光线好的时候,寻找一处可以避风的场所,等到天黑,气温骤降,对于驼队来说,便有致命的风险。

    当然,身处沙漠最大的感觉,还是焦虑。

    无边无际的沙漠,炫目耀眼,美虽然美,却并不像大海那样,在给予人威压的时候,还给予人一种磅礴的生机。

    如果没有骆驼的铃声,没有向导人时不时对于绿洲的报道,及同行者的关心,人行走在沙漠里,绝对是对精神的极大考验。

    在一天的行路结束后,向导阿甘达选了个一处背风的坡地,让众人牵着骆驼围成一圈,人为做出了一个适合休息的营地。

    云若夕看着不远处的西沉的太阳,目光熠熠生辉,“沙漠里的落日果然是最美的。”

    “嗯。”慕璟辰站在云若夕的身边,搂着她,云若夕看夕阳,他就看着她,一副世间美好岁月静怡的模样。

    花无意瞧着这两人,笑了笑,却也没有去打扰。然而第二天,第三天,云若夕就没有什么欣赏落日的美好心情了。

    早上吃干粮,中午吃干粮,晚上也吃干粮,头发不能洗,身上不能洗,漱口水还得当救命水来喝

    云若夕默默觉得,来沙漠旅行是好的,但来沙漠过日子,那简直要人命。

    如果她早知道会有需要来沙漠赶路的情况,她就该早点穿来,把武功给练了。

    没错,在沙漠行路,有武功的人和没武功的人,是有极大区别的。

    她头发脏了,得用布擦,慕璟辰和影七他们头发要是脏了,可以用内功震掉,而且效果比用洗头膏洗涤的效果还要好。

    故而这三天下来,除了内功不怎样的几人外,其他诸如慕璟辰影七他们这样的人,那是基本上没什么狼狈之色的。

    花无意更是从头到尾干干净净。

    至于云若夕,嗯,她虽然不能自己处理,但有慕璟辰在,她也不至于太过狼狈,所以除了不能洗澡这点硬性要求外,云若夕过的日子还是比大多数行路人好的。

    至少带着水蓝色面纱的她,看上去倒也不是不能见人。

    不过不能洗澡,还是让她十分痛苦。

    不过这种痛苦在第四天的时候,被她看到了希望。

    因为她看到绿洲了,有水的绿洲

    天知道当云若夕骑在骆驼上看到的时候,有多想飞奔过去,但走了三天的沙漠,她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在沙漠,你看着近的地方,其实要走很远很远才能到达。

    绿洲尤其如此,所以他们在中午的时候看到绿洲,差不多走到日落西沉,才面前走到了绿洲边上。

    还没靠近,他们就发现绿洲上有人。

    且人数还不少。

    “应该都是这次急匆匆离开鸣沙城的商队。”花无意分析道,“在短时间内凑齐物资并不容易,这些商队应该都是大商队。”

    果不其然的,在他们抵达后发现,在绿洲扎营的三个的商队,都是西梁和雪国在对外贸易这行上有根基的人。

    其中两个商队来自西梁,一个来自雪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