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1043章 对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慕璟辰看完风沙后,回驿站寻找封三娘口中的地窖,阿甘达因为没有慕璟辰那样的身手,担心行为暴露,就没有跟着一起去。

    他本来也是要回去的,但想着回去也是蹲在二楼走道上看那些商队勾心斗角,不如在后院看骆驼嚼草自在,他也就留在了外面。

    后来风沙越来越大,好像随时要把他吹走,他也就去到驿站后面的加固岩石层里躲了一会。

    结果就这么一会,他再睁眼,几十只骆驼组成的后院挡风墙就不见了。

    当时的阿甘达只有一个念头,不是他眼花了,就是他见鬼了。

    “这世间哪有什么鬼神。”慕璟辰静静的看向不远处的沙丘,“不过都是些人心算计罢了。”

    “那是谁带走了骆驼”比起鬼神作祟,阿甘达显然也更详细是人在搞鬼。

    只是对方未免也太厉害了,在这短短的一炷香的时间,在这漫天的风沙里,对方居然悄无声息的把几十只骆驼带走了

    太匪夷所思了。

    “带走骆驼的人,或许就是这驿站本身的人,至于你”慕璟辰看向阿甘达,“有时候人的感觉是会骗人的。你觉得你只闭上了一小会,但也许,你闭上了很长时间。”

    阿甘达一脸错愕,“这,这不可能,沙漠的时间和外面不同,我们这些常年走沙漠的,必须这里的时间的掐算精准。

    虽然不可能有计时器那般精准,但我的感觉是不会错的,我说只有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我一定就只闭上了一炷香的时间。”

    慕璟辰长睫微垂,没有跟阿甘达多作解释,因为如果他想,他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阿甘达失去对事情的感知力。

    阿甘达的闭眼的时间是不精准的,但骆驼消失的时间,从风沙的强度和地上残留的痕迹来看,的确是不久前才被带走的。

    慕璟辰看向骆驼痕迹最后消失的方向,有种想要追上去看看的念头,但念及云若夕还在驿站里,他没有这般做。

    “小七,你在外面隐匿,随时观察情况。”慕璟辰道,“我怀疑,这个驿站在不远的地方,是有第二个据点的。”

    在这么大的风沙,就算牵着几十只骆驼,牵骆驼的人也未必安全,他一定会找一个地方,躲避风沙,而这个地方不会离驿站太远。

    “是,主子。”影七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最后选择了驿站二楼岩石层的一处夹缝,藏了进去。

    至于阿甘达

    “你也留在这里。”慕璟辰道,“自己注意。”

    “嗯。”阿甘达点了点头,回了之前躲避风沙的缝隙。

    慕璟辰转身往回走去。

    现在骆驼没了,大家都不能离开驿站,不论有没有风沙,驿站都将成为一个封死的局。

    若是之前,封关令未出,绿洲商道会有不少商队经过,他们完全可以发出救援信息,或者和路过的商队一起离开。

    但现在因为拓跋焱的封关令,后面不会有商队到来,而因为雪国的雪神就节,雪国也未必会有商队来到西梁。

    总而言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驿站都将成为一处沙海里的孤岛,如果里面的人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争夺水和食物。

    这就是那些人的意图吗

    慕璟辰清冷疏离的眉眼前,划过一粒沙尘。

    他淡漠的走回驿站,然后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血腥味。

    争斗已经开始了吗

    慕璟辰微微凝眸,走进大厅角落,果不其然的见到了一地受伤的人。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正在打斗的不是两个商队的人,而是拓跋焱和三个雪袍人。

    “若夕”

    慕璟辰第一时间去寻找云若夕的踪影,然后就看到云若夕躲在二楼的柱子后面,一会看向下方的打斗,一会看向附近的封三娘。

    这时,一个瘦猴样的保镖,却突然从二楼的角落里,缓缓的朝云若夕靠近。

    这是罗图商队的一个保镖,他的武功水平太差,完全不能像封三娘等人那样,看出下面打斗的精彩,也不能从里面学习什么,便第一个从下方的精彩打斗中回过神来。

    当他发现,那钱老板不知何时,居然已经不在他妹妹身边时,他意识到这这是个机会

    虽然有些好奇那花无意去了哪里,但现在只要能拿下他的妹妹,这场争战的胜利一定会属于他们。

    于是他出手了,出得格外小心翼翼,等到那敏锐的青蛇,昂起头来的时候,他立刻扔出自己手里的飞镖,朝云若夕射了过去。

    云若夕的注意力一直在封三娘身上,哪里想得到不远处躺了一地的小喽啰里有个装死的人,而这个装死的人更是个投飞镖的好手。

    云若夕还没反应,一道身影,不,确切的说是两道身影,就突然朝她飞了过来。

    嚓

    人未到,内劲先至,那只射向云若夕的飞镖,被半空打来的内劲,射向了旁边的房间窗户。

    而那个偷袭的人,也被内劲打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角落房间的门板上。

    至于那那两道同时朝云若夕飞去的身影,却并没有落在云若夕的身边。

    他们极有默契般的转向了对方,在空中相遇,然后,挥出了手掌。

    “阿辰”云若夕下意识的唤了一声。

    强大的内劲将两人的遮风袍鼓得猎猎作响,带着肃杀之气猛烈相撞的掌风,更是直接把周围看客震退了好几步。

    云若夕也不例外,要不是她及时抓住了柱子,指不定要狼狈的摔在地上。

    麻蛋

    “你们风了吗”她恼火的吼了一声,“这里是驿站不是树林。你们要是把这驿站拆了,我们就特么得活埋在风沙里”

    云若夕爆粗口的时候,总是很火爆的,慕璟辰也好,拓跋焱也好,都领教过。

    他们没怎么在意,因为云若夕的火气,来得快去得快,发一发,也就没了,但云若夕说话的话,却是不得不留心。

    此刻外面的风沙已经很大了,他们就算不怕这逆天的风沙,却也要顾及云若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