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1107章什么情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o,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

    这

    怎么不是驿站

    云若夕本以为她跟着安大人出地道口后,会看到一个和之前据点差不多的地方,结果出来看到的,竟是一片胡杨林。

    云若夕走出来后,后面的人也都跟着走了出来。

    作为向导的阿甘达,左看看,右看看,是满目的惊奇和难以置信。

    “这里怎么会有胡杨林”

    虽然胡杨以抗旱出名,但它生存也是需要水的,这附近不是没有水源吗

    为什么这里的胡杨基本都是活着的

    “各位,沙匪的第二大据点,还要走一段距离,我们已经准备好骆驼了。”

    安大人看这群人现在胡杨林里惊叹,不由弱弱出声,委婉催促。

    他可是带着帝令前来带他们去见王上的,越早带到,王上应该会越觉得他办事有效率。

    云若夕从惊讶中回神,立马看向安大人手指的方向。

    只见一颗斜斜生长的胡杨树下,绑着十多只骆驼,每只骆驼的身上还有干粮和水袋。

    两三个带刀的汉子,站在旁边,凌厉的目光简单内敛,一看就是高手。

    云若夕顿住步子,微微蹙眉,“沙匪的第二大据点你,你们是什么人”

    对方一来就找花无意,还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她虽然奇怪,却也忍不住去想是不是慕璟辰的安排。

    见花无意并没有反对她跟上去,她就更加确定了。

    可现在急匆匆出来后,她才意识到,对方应该不是慕璟辰的人,因为影七和影五见到现在的情况,十分警惕。

    显然,这领路的人,以及在此等待的人都不是慕璟辰的人。

    “我”安大人本来下意识的想说自己是鸣沙城的关卡官,但想到这些人是王上的朋友,他又继续自称“小的”,表示“小的只是替王上办事的马前卒。”

    替王上办事

    云若夕微微讶异,这些人居然是拓跋焱的人

    莫不成

    “你们都是来找拓跋焱的,然后你们却遭遇了沙匪,然后把沙匪解决了”

    “不是,沙匪并不是我们解决的,但后面的残局是我们收拾,哦不,是在王上英明的领导下才收拾的。”

    安大人发现这女人居然大胆的直呼王上的姓名,不由态度更加谦恭。

    这得多好的关系,才能在知道王上的身份后,还能这么直呼王上的名讳啊。

    “那慕璟辰呢”云若夕立刻追问。

    “慕,慕璟辰”安大人有些懵逼,“谁啊”

    云若夕看安大人的样子不想说谎,也跟着懵逼了。

    不过她还维持着最基本的冷静和理智。

    “你们有多少人”

    云若夕可没忘记,当初拓跋焱在南疆抓她时,身后跟了多少高手。

    “有一百五十多人。”安大人觉得云若夕是王上的“同伴”,把他们队伍人数告诉云若夕也应该没有什么。

    只是他有些好奇,听说王上是追几个入宫行刺的歹人才来鸣沙沙漠的,怎么最后和一个商队搅和在一起了。

    不过这种事,不是他有资格去探听的。

    云若夕听到对方有一百多人,神色越发凝重了。

    先不说为什么拓跋焱的人会出现在这里,单对方有一百五十人的情况,他们现在过去,岂不不是“自投罗网”

    她看向花无意,却发现花无意毫无意外或者诧异的表情。

    她不由想说,花老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是不是和拓跋焱有什么合作,才这么默契的和对方派来的人对话,然后什么也不问的跟了上来

    然而花无意看到云若夕的目光,却是弯了弯眼睛,“我的好妹妹,你怎么了,是眼睛进沙子了还是眼睛太干了不舒服,一直眨啊眨的。”

    你才眼睛不舒服。

    云若夕叹了口气,算了,花无意不是慕璟辰,读不懂她的眼神示意。

    当然,花无意也有可能是在故意装糊涂,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云若夕只犹豫了一下,就朝着骆驼走了过去。

    算了,在这里问这个带路的也问不出什么,倒不如见到拓跋焱以后问个清楚。

    云若夕不知不觉的成了这个队伍的主心骨,她停大家停,她上骆驼大家也跟着上了骆驼。

    不过拓跋焱那边明显没把扎克等人算进去,等到云若夕他们上了骆驼之后,扎克等人只能和那三个带刀大汉跟在后面。

    好在骆驼的速度并不快,扎克等人倒也能跟得上。

    他们穿过胡杨林后,又走了一段沙漠的路,然后他们就看到了绿洲。

    “这,这里有绿洲”云若夕十分惊讶,影五等人亦是。

    他们的视力都比云若夕的好,很快就发现这片绿洲很大,比之前他们抵达过的两个绿洲合起来都要。

    “这里怎么会有绿洲呢”作为沙漠向导的阿甘达更是直接叫了出来。

    “这里不该有绿洲的啊。”阿甘达看向花无意,“咋们在下面走了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虽然地道是直的,虽然咋们的速度比较快,虽然在沙漠目测的距离和脚力是不对应的,但这处绿洲距离之前的沙匪窝点并不算特别远。”

    阿甘达表示,“有水源的地方,空气湿度是不一样的,我们在之前那个据点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湿度”

    话还没说完,阿甘达就自己想到了答案,抬起右手,就是一拳头打在他自己的头上。

    “我真是被沙匪折腾得脑袋不清楚了,当时在据点后院时,我的确闻了空气的湿度。但当时吹的风并不是冬季常见的北风,而是奇怪的西风。”

    之前发生的大风暴,就是因为这股西风

    阿甘达叹了口气,“沙漠里的风暴过境以后,空气里全是沙子,我闻到那样糟糕的空气,自然以为那据点周围都是沙漠。”

    可沙漠和正常的道路是不一样的,哪怕你看一个地方极近,你也要走上半年的路才能到达。

    而同样的,就算有些东西近在咫尺,只一个沙丘的阻挡,就足以一叶障目,让你什么也看不到。

    “有绿洲就说得通了。”阿甘达道,“之前那片胡杨林为什么大多数都是活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