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章 实力派演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姓云的,你给我出来,你不是让我去找村长吗,村长来了,现在我就要当着大家的面,讨个公道!”

    领首叫嚣的人,正是被一个妇女搀扶着走来的刘香兰。

    云若夕回头一看,愣了,怎么这么多人。

    “那个,云娘子啊。”

    村长率先开了口:“这大壮媳妇说,她发现你偷打捞了清河水里的鱼,你怕她告状,不仅踹了她,还把她的手打折了……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云若夕眯了眯眼,她踹了刘香兰没错,可打折手……

    呵!

    她云若夕要是想把人打折,准保那人连去告状的力气都没有。

    “村长,不是这样的。”

    出乎刘香兰意料的,云若夕见到村长后,居然完全没有之前的“嚣张”态度,反而抬手轻掩眼角,一副要抹泪的架势。

    “这鱼不是我去河里捞的,而是去后面山上水潭里抓的。”

    云若夕这话一出口,刘香兰就吼道:“去山上抓的?哼——亏你编得出来,这村里谁不知道这那山上有毒蛇。”

    “所以我是冒着生命危险,才捞来的啊。”云若夕满眼被冤枉的委屈,“村长若是不信,可以请来村里的渔民,去孙婆婆家看看。

    众所周知,这山上潭水里的鱼,和江河湖泊里的鱼,是不一样的,由于生长环境的不同,哪怕是同一种鱼类,也会呈现一些区别。

    寻常人或许看不出来,但请老道的渔民来看,便可知是河鱼还是山潭鱼。”

    刘香兰一听,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她还没来得及想出应对的话,人群里就有人喊了声:“老陈叔,你是村里的老渔夫了,不如你去孙婆婆家看看,看那个云寡妇有没有骗人。”

    “是啊老陈叔,你的眼力劲最好了,就算是只剩下鱼骨头,你也能看出那是条什么鱼来。”

    ……

    听到大家这般夸赞,那被喊做老陈叔的赤脚老头,立刻笑着应了声“好”,就积极主动的去了。

    刘香兰一看,顿时暗骂:这些凑热闹的人,怎么就这么多事。

    “村长,其实刘婶子冤枉我,不过是想要我的鱼罢了。”

    云若夕一边说,一边侧过身子,露出了头上正流血的伤口。

    村长等人一看,呆住了。

    嚯!

    感情是这刘香兰想要人家的鱼,才找上门的?

    还把人家给打出血了!?

    村长顿时把凌厉的目光甩向了刘香兰,喝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可是被这个侄媳妇哭喊着说被打惨了,才来的。

    “村长,你千万别被这个女人给骗了,她那头上的伤,根不是我打的,是她自己昨晚屋里遭了贼。”

    刘香兰刚解释。

    云若夕就疑惑道:“刘婶子,昨晚我家遭贼的事,除了孙婆婆和我外,无人知晓,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香兰一下子就被问蒙了。

    但她脑筋转得极快,立马道:“当,当然是我看见的,昨晚我起夜,发现那边有声响,就去看了。”

    “哦,那刘婶子你当时既然看见我家遭贼,为什么不来帮忙啊?”

    “我,我为什么要帮忙。”刘香兰眼神慌乱道,“你又不是我的谁?”

    “也是,我们无亲无故,刘婶子自然没有那个热心肠。”

    云若夕看着刘香兰,目光十分意味深长。

    当时那两个强盗,看见孙婆婆来了就跑……

    “你少把话带偏——”

    刘香兰怕云若夕继续深入昨晚的强盗事件,立刻转移了话题:“你打了我,要是不给个说法——”

    哪知她还没说完,之前去孙婆婆家的赤脚老头就跑回来了,对着这边就喊道:“我看了,孙婆婆家水缸里的鱼是山鱼,不是河鱼——”

    闻言,村长的脸就黑了。

    刘香兰当即抢白道:“那又如何,我家本是就种田的,当然分不清山鱼和河鱼,你给我解释就行,为什么要打我,现在还冤枉我想抢你的鱼!”

    云若夕正准备怼回去,人群里一个拿草叶扇子的女人就冷笑道:“我说刘香兰,人家云寡妇平时也就会点女红,缝缝补补,连个小锄头都提不起,怎么可能打人?”

    “王六媳妇,你什么意思?”刘香兰瞪向发言者。

    那女人是村西王六家的媳妇,由于家里的地和刘香兰家的地相接,平时没少发生摩擦。

    “我什么意思,不是很明显。”王六媳妇冷哼道:“你也不瞧瞧你自个人的身板,腰粗得跟个水桶一样,再看看人家云寡妇,瘦弱得风一吹就要倒,这谁打谁,不是一眼就能明白的。”

    大家听了王六媳妇这一席话,再看向云若夕那委屈受伤的表情,顿时都把怀疑的目光看向了刘香兰。

    刘香兰哪怕再蠢,也反应过来——

    她上当了。

    这个云寡妇,不仅捏着河鱼和山鱼不同这一点,还捏着她过去孱弱不堪这一点,让所有人都不觉得她会打人。

    “大壮媳妇,你把话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此刻,村长的心情,很是不好,大中午的,他旱烟都没抽呢,就被刘香兰给哭着喊来了。

    “七叔,您要相信我啊。”刘香兰这一着急,都忍不住喊出族里的称呼了。

    云若夕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村长,我知道,我是外来的,比不得刘婶子是村里人————”

    “但村长你也不能因为人家云寡妇不是村里人,就不秉公处理啊。”

    云若夕那话还没完,王六媳妇就接了话。

    刘香兰气的,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把那帮腔的王六媳妇撕烂。

    可她越是气势汹汹,大家就越觉得,这凶横的刘香兰,才是打了人的那一方。

    眼看村长脸色难看,刘香兰心一急,顿时转身朝云若夕冲了过去。

    她想的很好,只要这丑寡妇还手,大家就会相信她了。

    可她算漏了一件事。

    云若夕之前打扫屋子,把水都倒在了外面的地上,所以此时的地面,全是滑腻腻的湿泥巴。

    她这么一冲过去,还没到云若夕跟前,就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吃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