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0章 帮亲不帮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噗嗤-——”

    站在云若夕身边的小长乐,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连没什么表情的小长安,也忍不住扬了扬眉眼。

    云若夕本来也是要笑的,可继承了外婆国家一级演员演技的她,关键时刻又怎么会笑场。

    所以她不仅没笑,还当着大家的面,非常“白莲花”般的蹙了蹙眉,关心道:“刘婶子,你没事吧?”

    “你,你——”

    刘香兰一嘴的稀泥,是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六媳妇顿时添油加醋道:“刘香兰,你这当着村长的面去打人,未免也太不把村长放在眼里了。”

    “七叔,我没有,我只是想证明-——”

    “证明什么证明!“村长气得,忙给旁边的妻子使了个眼色。

    村长夫人会意,立刻上前把刘香兰搀扶起来,“好了香兰,你别说了,我们大家都知道,你是个急脾气,就算因为当初云寡妇的儿子偷了你的鸡,你心里不舒坦,但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就也别再计较了。”

    云若夕一听,顿时明白村长两口子,是在护内了。

    当初那件事和今天的事,根本扯不到一起,村长夫人这般说,无非是在给刘香兰欺负他们母子找理由,给她台阶下。

    刘香兰自然也是明白的,闻言,立刻朝云若夕得意的看了一眼。

    云若夕心中冷笑,面上却是难受道:“当初那只鸡,我已经赔了刘婶子一两银子,刘婶子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大家一听,又都愣住了。

    一两银子?

    这得是什么鸡啊?

    哪怕是专养出来给城里酒楼的白切鸡,也不过一百文一只。

    这刘香兰居然要了人十倍之多。

    发现大家投来的质疑目光,刘香兰顿时慌了神,急忙道:“你胡说什么,你什么时候赔我一两银子了,你只给了我二十文!而且——”

    刘香兰眼珠子转得极快:“你都穷得快要饿死了,哪来的一两银子赔我!”

    “刘婶子,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云若夕沉声道:“当初你说我要是不赔这一两银子,你就要去卖了我儿子,我只能把我差点饿死,也不敢拿出来的祖传玉牌,拿去点当了。”

    “天啊,祖传玉牌,刘香兰,你的良心可真是被狗吃了,居然逼得人家都不得不把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典当了。”

    王六媳妇这一吆喝,周围的风向顿时就猛刮起来——

    “是啊,祖宗传下来的东西,那可是一个家族的根啊。”

    “这刘香兰,贪点便宜也就罢了,怎么能逼人到这种地步。”

    ……

    如果说,村民们刚才还本着排外心里,对刘香兰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眼看她把人都欺到这地步了,顿时有些看不下去。

    刘香兰本想继续解释,村长却是突然冷喝了一声道:“好了好了,都别吵了,这事你说我说,谁也拿不出证据,要想说个清楚明白,等有证据再说吧。”

    村长这一发威,大家都不敢作声了。

    但云若夕含着假泪水的眸子,却是冷上了一冷。

    这刘香兰是个什么德行,村长应该是很清楚的,但到底是自家亲戚,就算是犯了错,也是不能追究和道歉的。

    村长喝完那一句,就转身走了,生怕这云寡妇又“哭”出个什么旧事来。

    而刘香兰也被村长夫人使了眼色,“以退为进”的先撤了。

    其他村民见热闹没了,自然走的走,散的散。

    唯有那个王六媳妇,被云若夕喊住,单独做了声谢。

    “你不用谢我,我也不是想帮你,只不过是跟那刘香兰不对头罢了。”

    王六媳妇长的瘦瘦高高,看上去很是精神,看向云若夕的表情,也没有大多数村民都带着的那种嫌恶。

    “倒是你云寡妇,我劝你以后还是小心点吧,刘香兰那个人啊,心眼比针尖还小,以后,她一定还会再想法子作弄你的。”

    “多谢王六嫂子提醒,我会注意的。”云若夕轻笑,有礼回应。

    王六媳妇没多说,看了云若夕一眼,就和其他村妇结伴走了。

    在走远后,她才忍不住的笑着道:“都说这个丑寡妇是个好欺负的,可今天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其他村妇不解问她,她也不解释,只自顾自摇着扇子走了。

    茅屋前的云若夕,在目送完所有人后,才转身回屋。

    可等她走回屋子,却发现哥哥小长安,正若有所思的望着她。

    “大宝,怎么了?”

    “娘,我明白了,暴力,有时候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小长安郑重其事道:“在双方实力悬殊时,要善用智慧,与敌人周旋。”

    “与敌人周旋?”云若夕听着这词,不由笑着走过去,蹲下身,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大宝,这些词,你都跟谁学的?”

    她可不记得,自己有教过两个孩子。

    “村东的柳先生。”旁边的小长乐抢先回答道:“娘亲,柳先生可喜欢我和哥哥了,总说我和哥哥是,是出书的布料……”

    出书的布料?

    是读书的料子吧。

    云若夕笑着摇了摇头,又去轻轻捏了捏小长乐的脸蛋,“那我们的小乐乐,想不想和哥哥一起去村舍读书啊?”

    小长乐听了,忙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要不要,我和哥哥只想和娘亲在一起。”

    哥哥长安也点了点头,似乎在同意弟弟的话。

    云若夕心中欢喜,却是道:“虽然娘亲很高兴你们能这么喜欢娘亲,但读书这件事,是很重要的,等娘亲赚了钱,就送你们去读书习字。”

    赚钱?

    两个小家伙对视了一眼,他们没听错吧,娘亲居然说要赚钱?

    云若夕发现两个小家伙的怀疑目光,顿时假装生气道:“怎么,不相信不是,娘亲这就去赚钱。”

    云若夕是个干实事的,琢磨着今天这一闹后,刘香兰等人应该暂时不会再来,就放心的把两个孩子寄托在了孙婆婆家里,独自一人上了山。

    不过,既然知道山上有毒蛇,她这一次自然也不敢大意,不仅跟孙婆婆借了皂角粉,还带上了她用得顺手的菜刀。

    她本来打算多捞些鱼去清河镇上卖,却没想到,这次上山,她居然另有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