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21章 当家方知油米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考科举什么的,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希望他们能够通过书本,开阔见识,明心明智。”

    云若夕的话刚落,云辰就看了她一眼,等到孙婆婆离开屋子去了外面,他才轻笑道:“你读过书?”

    云若夕挑了挑眉,“怎么,我看上去那么像没文化的。”

    云辰刚要点头,就发现小女人有要炸毛的意思。

    于是——

    他转成了摇头。

    哼!

    算你识相。

    云若夕嗯哼两声,傲娇道:“书嘛,本姑奶奶也是读过的,只是字写得不好罢了。”

    这句话纯属装逼。

    她压根就不会写。

    这大宁朝的都是繁体汉字,对于一个天天用键盘打字的职业女性,她能看懂就已经很不错了。

    “字写得不好?”云辰靠近她,缓缓勾笑,“那你要学吗?”

    学?

    云若夕眉眼弯弯,“看样子,我们云辰公子的字,是写得极好了?”

    “算不上极好,但也应该不差。”

    云辰话刚落,云若夕就笑道:“那好,安安乐乐还差两个月就四岁了,在这之前,就烦请你这个舅舅,先教他们点基础?”

    “……”

    很好。

    他现在不仅是要当嬷嬷,还要当教书先生了。

    不过他并没有拒绝,只道:“读书习字的话,需要笔墨纸砚,你现在的钱,够买吗?”

    云若夕看了看手中的三十两,觉得:“应该够吧。”

    于是第二天一早,她就租了辆带车厢的马车,领着一家子,去了清河镇。

    两个小包子是第一次出村,也是第一次坐马车,一路新奇得不行。

    一个蹲在云若夕身边,一个窝在云辰怀里,目光都从车窗外,看向了外面的田野。

    孙婆婆坐在最中间,看着身边的两人,突然觉得,云若夕和云辰若不是姐弟,而是夫妻,那该是多养眼的一家。

    不过这个想法一出现,就被她挥去了。

    姐弟就是姐弟,把两人想成夫妻,那可是违背伦理的。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老眼昏花了,总觉得云辰相公,虽然眼睛看的是窗外,但眼角的目光,却是时不时的落在云若夕身上。

    而云若夕……

    “孙婆婆,你怎么了?”

    察觉到孙婆婆的视线,云若夕敏感的问了一下。

    孙婆婆顿时像被逮住做坏事的孩子般,脸红了一下:“没,没什么,我就是想,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坐马车呢。”

    云若夕笑着说:“是吗?那你可得习惯,以后等我赚钱了,就给你专门买辆马车代步。”

    孙婆婆一听,心里便暖了一下。

    不管云若夕做不做得到,她有这份心就足够。

    清河村离清河镇极近,从云若夕所在最偏僻的村西角落出发,到镇上的市场,也就半个时辰。

    云若夕出发前,就已经在脑子里算了一下。

    大宁朝的一两银子,相当于现代的两千块,她有三十两银子,就相当于有六万块。

    简直是随便买的状况!

    可等到实际开买时,她才发现,钱这个东西,真是不嫌多的。

    随随便便几袋粮食买下来,就去了七八两。

    孙婆婆看着有些干着急,“若夕,粮食不用买这么多的?”

    云若夕没说话,照他们以前的吃法,的确不要这么多。

    但现在她不仅想要他们吃饱,还要他们吃好,所以这些五谷杂粮,都算买少了的。

    “婆婆放心,钱赚来就是要花的,我心里有数。”

    云若夕说完,就又去了布料店。

    她本来想立刻给自己买一身能穿的衣裳,可一看成衣的价格就打了退堂鼓。

    “孙婆婆,为什么同样的布料,成衣和布匹的价格,差了几十倍之多?”

    云若夕有些想不通。

    孙婆婆却奇怪道:“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一次,因为这成衣,都是裁缝一针一线做出来的,所以便比布料贵。”

    云若夕想了想,便找到了孙婆婆教原主针脚功夫时的记忆。

    的确,个别成衣上的花纹,单是一朵花,就要废绣娘两三天的功夫。

    这古代没有机器,全手工,产量稀少,做好的秀美成衣,自然废银子。

    云若夕想了一下,现在天还不冷,家里的补丁衣服还能讲究穿,也就暂时买了布料。

    等到最后他们买完日常所需的所以东西后,留在云若夕手里的,也就只有一半的银子了。

    她斟酌了两下,决定还是牺牲自己,没去买个更舒服的面纱,而是走进了买笔墨纸砚的店铺。

    可云若夕万万没想到,这古代的文具,竟然比猪肉还贵,一叠二十张的洛阳纸,居然要一两银子!

    虽说这一张纸,很大,可以剪裁成很多长小的,可加上笔墨书籍,对现在的云若夕来说,简直是天价!

    这古代的读书人,果然不是一般家庭能养的。

    “那个老板,有没有稍微便宜一点的?”

    云若夕还没问,老板就指了指角落里,一堆灰扑扑的纸,“二十文一叠,多买可以打八折。”

    云若看向那堆纸。

    那些纸叫麻纸,是由黄麻、布头、破履等为主生产的纸张。

    强韧是强韧,却非常糙。

    差不多是古时造纸术还不怎么好时,发明的最初级的纸。

    虽说也能书写,但比起光洁如玉的澄心纸,或者香气泠然的玉扣纸,压根都不能算纸。

    云若夕挣扎了一会,还是放弃了粗麻纸,买了相对而言好一些的白麻纸。

    这当父母的,谁不在自己最大能力范围内,给孩子最好的。

    笑长安见娘亲为自己和弟弟,一下子花了那么多钱,忍不住拉着云若夕道:“娘,我和弟弟可以共用一本书。”

    云若夕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道:“安安别担心,娘心里有数的。”

    话是这么说,但两个孩子意味着什么都得是双份。

    想到今后的花销,云若夕有些头大。

    但牵着两个孩子的手,她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等到采买完毕,已是中午。

    云若夕领着大家下了馆子,车夫刘奇也被邀请在列。

    他很不好意思。

    因为最初云寡妇找到他时,他还有些瞧不起云若夕,不想接这活。

    没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