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47章 她推倒了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尤其是小长乐,直接爬进云若夕怀里,主动的把脸蛋凑了上去。

    “啵啵——”

    两个亲吻后,白嫩软乎的婴儿肥,就治愈了云若夕的心。

    她顿时脱衣上床,和两个小包子玩起猜拳来。

    “你呀,整天没个当娘的样子。”

    孙婆婆见她这般,忍不住说她,但眼角的笑意,却丝毫不带责怪。

    云若夕撒娇般的看向孙婆婆,甜甜一笑,强迫自己把刚刚的一切,都全部忘记。

    云若夕,你有母亲,有孩子,有温暖的家。

    这些,都是你上辈子努力所求,却求而不得的东西。

    此生拥有,已经无憾。

    你又有什么不知足的。

    可人心就是这般难以揣摩。

    理智所想,和情感所求,往往不在同一个平面上。

    云若夕就是最好的代表。

    心里明明念着要把慕璟辰忘了,但转眼就梦到了他——

    她梦到了他抱着她拥吻,梦到他解开了她的衣裳。

    还梦到她不甘落后,主动将他推倒,让那一头如瀑青丝,瞬间散落在床炕之上,婉美如画。

    “让你欺负我!”

    她想起他每天对她的戏弄,便扯开了他的衣裳。

    他丝毫不在意,由着她轻薄。

    那一双长得极为好看的眼睛,看着她,媚眼如丝,潋滟含情,寸寸都是勾引。

    她顿时被蛊惑了,主动俯身向下,吻上了他樱花色的薄唇。

    窗外,桂花翩飞。

    而屋内,她的眼前也绽开了最绚烂的花。

    ……

    等到第二天转醒,云若夕整个人都有不好了。

    作为一个医生,她再清楚不过。

    想到昨夜梦里的缱绻。

    她简直恨不得撞墙,把自己撞死得了。

    她到底是有多饥、渴,才做了那样一个梦?

    纵然理智上可以理解,作为一个健康的女性,她有正常的生理需求。

    但情感上,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因为她昨晚才信誓旦旦的,把人家给拒绝了。

    云若夕念起了清心咒,迅速出去给自己洗了个冷水脸。

    等到稍微清晰,她才看向房门打开的偏屋,微微皱眉。

    他走了吗?

    云若夕将心里的复杂掩盖,一脸淡漠的走了过去,便见收拾整齐的屋子里,空无一人。

    他走了……

    这个认知出现的一瞬间,她的心就钝痛了一下,好似被什么东西重重击打,而有些喘不过气来。

    但她不是第一次受伤了。

    比起看到初恋男友在闺蜜的床上,以及打算结婚的对象,在雨夜里和自己的妹妹拥吻。

    她现在遇到的这个情况,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

    所以她迅速深呼吸一口气,便一脸正常的走了进去。

    男人并没有留下什么信件。

    看来昨晚被她羞辱后,他就立刻离开了。

    想想也该是这般。

    他表面无所在意,内心却是个极其高傲的人。

    云若夕走进屋角,坐在在男人睡过的炕上。

    因为昨晚的饮酒,屋子里还残留着酒气和淡雅的桂花香。

    但她还是在那些味道里,找到了属于他的幽冷香气。

    早在最初,她救下他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他身上有独特的味道。

    本以为是他衣裳的熏香。

    可等到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旧衣裳换了又洗,洗了又换。

    他身上的那股独特的幽冷香气,却还是没有消失。

    人有体香,她知道,。

    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一个大男人身上,会有那么好闻的味道。

    让人一闻,就再也忘不了。

    她将目光挪移,落在不远处的硬地上。

    之前,他说他在“青砖”,可农村的泥土房子,哪能铺得起青砖。

    那时的她,也是真乱了方寸,不然又怎么会信了他的邪。

    还有,她给她选了第一张蒙脸的面巾。

    还有,他给她做了一张洗菜用的小方凳。

    还有,他想吃的腊肉,她还没来得及给她炒。

    ……

    瞧着面前地上,那凹凸不平的硬泥,一颗眼泪,便悄无声息的落下,滴在她的手上。

    温热的触感,让她从回忆中惊醒。

    她看向右手上那已经不再流血的伤口,却是想着,昨晚他的脸被她伤着了,会不会留疤?

    这个念头刚出,云若夕就嘲笑了自己。

    他既然懂得祛疤的方子,又怎么会留疤。

    所以她现在是在干嘛?

    后悔吗?

    可她有什么好后悔的。

    她所追求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他能成全她?

    不。

    不可能的。

    这种事,这世间,根本没有几个男子可以做到。

    现代一夫一妻制,尚且有那么渣男。

    这古代三妻四妾,她要是跟了他,又能排到哪里去。

    她将眼泪擦掉,起身站起,准备出去吃饭。

    可这时,外面却传来小长乐欢喜的声音:“舅舅,你回来啦。”

    “!!!”

    云若夕瞬间顿住,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已经率先冲到了偏房门口。

    只见一个熟悉的玄青色身影,正站在院子里,颇为宠溺的摸了摸小家伙的头。

    “吃早饭了吗?”

    “没有。”

    小长乐乖乖道,“舅舅,你去哪了,娘去你的屋子里找你了。”

    “哦,是吗?”

    男子微微勾唇,将目光看了过来。

    云若夕顿时往旁边一闪,躲在了门后。

    等等。

    她为什么要躲。

    搞得她好像很心虚似的。

    “早啊。”

    就在云若夕惊疑不定的时候,慕璟辰已经走到了她身后。

    云若夕下意识应了一声:“早……”

    等等。

    早什么早。

    这是打招呼的情况吗?

    她镇定心神回过头去,便见对方目光清浅,唇角含笑,婉若初生的朝露,美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男人看着她的样子,突然眸光紧张了一下,“你眼睛红了,在哭?”

    哭?

    怎么可能?

    “我这是灰尘进眼睛了。”

    她假意揉起眼睛。

    可男人却似乎明白过来。

    眼中的紧张消失,全部变为了潋滟的神采。

    “若夕,你是不是以为我走了,伤心了。”

    “呵呵,你想太多。”

    云若夕试图解释,却发现男人眼中的得意,明显得简直要溢出来。

    “你先给我进来。”

    她一把将他拉进屋子,关上了房门,就是一句气势汹汹的:“你怎么还没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