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64章 捉奸现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就需要去好好调查了。”慕璟辰抬手,帮她理了理被风吹到额前的碎发,“想不想去古田村,看看那个云晴月?”

    云若夕心咯噔了一下,关于原主是不是云晴月这件事,直接去古田村调查,的确是最好的方法。

    但——

    “我若不是云晴月还好,若我是她,那我之前多半是逃出来的,这要是回去——”

    “放心,逃出来的是毁了容的云晴月,但去调查的,却是容貌完好的云若夕。我今日在回春堂,已经让那个李管事给我调货了。”

    云若夕微怔,难不成——

    “等最重要的药引一到,我就能给你配药。”

    “真的?”云若夕心情一振,她再也不会是丑寡妇了!

    云若夕很高兴,这一高兴就要请吃饭。

    某人也不客气,随便一选就是县城里最大的酒楼。

    看着“望江楼”三个大字,云若夕突然有些后悔,慕璟辰这人,比两个孩子还难养。

    “怎么,后悔了?”

    瞧着小女人眼中小懊恼,慕璟辰轻嗤道:“后悔也晚了。”

    除非他死,否则他是不会离开她的。

    “后悔什么,请你吃饭吗?”

    云若夕霸气的往窗边一坐,就让小二拿了菜单,递给慕璟辰。

    “姐请客,从不后悔。”

    “是吗?”

    慕璟辰勾了勾唇,拿起菜单,顿时不带停歇的点了十多个菜。

    旁边准备记菜的小二都惊呆了,下意识想说,客官,你们两位,可能吃不完。

    眼见慕璟辰还在念,云若夕简直恨不得冲过去堵上他的嘴巴。

    然而就在她起身行动时,他却轻飘飘的来了句:“以上说的,我们都不要。”

    云若夕:“……”

    店小二:“……”

    “我们要一份西湖醋鱼,莲白花心,爆炒碎骨肉,以及两份梨香羹。”

    “是。”小二擦了擦头上的汗,利索去了。

    云若夕瞪他,“玩人有意思吗?”

    “挺有意思的。”尤其是看着某个小女人炸毛的时候。

    “……”

    云若夕不理他了,慕璟辰也自觉,没去打扰她,自顾自拿出两双银筷,用茶水清洗。

    他一直这么讲究,她知道。

    不过——

    “为什么是两双银筷?”云若夕看到那双尾部雕刻木兰花的银筷,“给我准备的?”

    “嗯。”慕璟辰将银筷放在她面前,“虽然银筷试毒的作用有限,但也比一般的木筷有用。”

    “什么时候买的?”

    “之前去找张老板,让他帮你作证的时候。”

    什么?

    那么早?

    云若夕有些惊讶。

    难不成那个时候,他就觉得,他们会在一起了?

    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

    这个问题一出,云若夕就看向了他的脸。

    虽然带着面具,却根本掩不住那绝世的风华。

    不见公子终身误,一见公子误终身。

    说的,就是慕璟辰吧……

    云若夕微微低头,喝了一口茶。

    慕璟辰真的,太好了,好到让她心里始终不敢相信,他是真的喜欢她。

    有时候,念头这种东西,就像种子,一旦出现,便会在人心中,悄然生长。

    云若夕上辈子为情所伤,对感情本就充满不自信,而慕璟辰这人,又习惯性隐藏真心。

    这些,都为两人日后的惨烈,埋下隐患。

    一顿饭后,两人回程,路上不禁商量起,以后的生活。

    “药草虽然赚钱,但生长周期长,又受气候环境影响,如果赖以为生,恐受制颇多,不如做点小生意。”

    慕璟辰听后,反问:“那你想做什么小生意?”

    “我想卖小吃。”云若夕道,“比如小面。”

    “就是你之前做给我们吃的那个?”

    “对。”

    “可是做面很累。”

    “没事,面的话我们可以去镇上的集市现买,如果生意好,可以让周大叔给我们大量提供。”

    “可以。”

    慕璟辰对于云若夕的想法,向来不会提出反对,但他总会提醒她,注意一些她可能会忽略的问题。

    “我们如果要去做生意,家里工人的伙食,就得长期请人。”

    而不能一直让周小树的妹妹周小花帮忙。

    人工费,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云若夕只能道,“那就先等房子修好再说吧。”

    安定了大后方,才能往前冲。

    两人一边商议,一边走去县城门口找刘奇汇。

    而与此同时的清河村村口,却是汇集了不少村民。

    “这刘香兰召集这么多人,又是要作什么妖?”

    “哎呀,这回可不得了,她说她看到了云寡妇偷人了。”

    “啥?”

    “现在召集大家,就是为了等那云寡妇带男人回来,逮现场!”

    “欸,那我也去看看!”

    ……

    这刘香兰要抓奸的事,一传十,十传百,除了守着两个孩子睡午觉的孙婆婆,和在茅屋那边干得热火朝天的工人,几乎整个清河村,都涌去了村口瞧情况。

    连陈芳芳都有些坐不住,“二嫂我们也去看看吧。”

    朱氏放下手里正在绣的手绢,淡淡的看了外面一眼,“让家里的周妈去看就行,你好歹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去凑这种热闹,只会污了你的眼。”

    “二嫂说的是。”陈芳芳虽是村里的姑娘,但她一点也瞧不起村里的那些女人,只有镇上嫁来的二嫂朱氏,能成为她膜拜学习的对象。

    她乖巧的搬了个板凳坐在朱氏旁边,看朱氏绣花,可心思,却还是忍不住飘去了外面,“二嫂,难怪这丑八怪有钱修房子,居然是因为有了野男人。”

    朱氏闻言一笑,“难不成你还以为是她自己赚的钱?一个女人,除了娘家和男人,能从哪来弄来钱。”

    “没错。”陈芳芳应着,心里想着,不知道这回,那个丑八怪能不能被赶出村去。

    大概是她信念太强,坐在车里的云若夕总觉得右眼皮跳得厉害。

    等到刘奇把车赶到村口,陡然停下,她就知道,事来了。

    “云寡妇,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刘香兰兴奋之极,她等了整整一天,终于把云若夕这个贱人给等回来了。

    车里的云若夕,一听到刘香兰的声音,就揉了揉太阳穴。

    她默默看向,旁边正坐得姿态娴雅的慕璟辰。

    如果她所料不错,慕璟辰走前那一怔,应是察觉到了刘香兰的窥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