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73章 戏中有深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若夕从分析中回过神,笑回道:“哦,那个啊,那个是绣球,是姑娘们用来招亲用的。”

    “招亲?”小长乐亮了亮眼睛,“娘亲,我也想要。”

    嗯!?你也想要招亲?

    不对,小家伙应该是想要那个绣球。

    “行,等过段时间,娘亲带你去镇上,给你买个球。”

    男孩子贪玩,对球类的东西,应该都很喜欢。

    “嗯。”小长乐开心的点了点头。

    云若夕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继续看戏。

    等到一场土豪抢亲下来,在场的观众都看得入了迷,纷纷叫嚷,这个恶霸,怎么能这般恶毒。

    云若夕淡笑不语,这种才子佳人因抛绣球结缘,又被恶霸拆散的戏码,已经是老套路了。

    接下来,定是才子因才学结识某某官员,然后这位清官出马,惩治了恶霸。

    果不其然,第三场,一个脸上抹黑的官员就走了出来。

    云若夕微微凝神,“包公?”

    孙婆婆被她这一声弄回了头,“这不是包公,是虬髯公。”

    虬髯公?

    云若夕一脸莫名,孙婆婆立刻给她做了解释。

    她也就明白,这虬髯公和她所知的包公差不多,都是过去有名的清官。

    写戏剧的人,将虬髯公加入戏剧,除了纪念外,也是鼓励现今官员,多做好事,这样,才可流芳百世。

    云若夕听得欢喜,桂花酿都喝了好几口。

    等到她喝得见底,戏班子也到了收尾的时候。

    可让大家意外的是,说好的只演两出,戏班子在第二场结束后,又紧接着上演了第三场。

    云若夕收东西的动作停下,安静的看了起来。

    而其他人见戏班子还再演,也都兴奋的继续看。

    这第三出戏,和之前的两出才子佳人都不一样。

    讲的是个死了妻子的砍柴人,在有一天上山砍柴的时候,救了一名受伤的美貌女子。

    女子为了感念救命之恩,嫁给了砍柴人为妻。

    但女子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天上的仙女。

    而仙凡有别,仙女是不能久留人间的。

    于是天兵天将便出现,想要带走仙女。

    然而仙女已经爱上了砍柴人,和砍柴人也生育了儿女。

    所以她使出了仙法,打败了天兵天将,留了下来。

    就在大家以为,仙女和砍柴人经受住磨难,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时,天上却突然降下了雷霆大雨。

    大雨下了整整七天,砍柴人所在的山村被淹没。

    村民们都死了,连砍柴人的老母,也不幸逝去。

    仙女能力有限,在这场天灾中,只救下了她的丈夫和子女。

    她的丈夫,看着被大水淹没的村庄,和无数无辜之人的尸体,落下了极其痛苦的眼泪。

    他看向仙女,斥骂道:“惹祸精,若是没有你,我的家人,朋友,村民,怎么会得罪上天,得到这般惩罚。”

    仙女怔在原地,听自己最爱的人说:此生后悔的事,就是救了她,如果能重来,他绝对不会娶她。

    连两个孩子,都有些惧怕的看着她,仿佛那场吞灭所有人的大雨洪水,都是她带来的。

    仙女终于明白,人和仙为什么不能相恋。

    因为人太脆弱,经不起半点风雨的摧残。

    而仙女,注定是属于天上的。

    仙女站在大水之中,看着丈夫和孩子远去。

    她恋恋不舍,对方却没有一次回头。

    于是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然后转身,走向了和丈夫孩子相反的方向。

    最后的谢幕词,在仙女消失后的寂静中响起。

    唱腔悲凉又似有深意:早知今时悲与悔,何必当初贪恋欢……

    这出戏结束后,并没有得到和之前两出戏一样的掌声。

    孙婆婆这个戏迷,更是忍不住直言道:“这,这结局怎么会是这样?”

    云若夕也觉得奇怪,岳州流行黄梅戏,而黄梅戏唱腔婉转,剧情轻快,最喜才子佳人这些,歌颂美好爱情的戏剧。

    天仙配便是其一。

    这第三出戏虽然没有报戏名,但大家看开头,都下意识想到,这可能是一出仿造天仙配的戏。

    然而剧情发展,却和大家所知天仙配,完全不一样。

    “董永”成了死了妻子的鳏夫,也就不说了,为什么在大水淹了村庄时,他会痛斥妻子?

    人设完全崩了啊。

    可仔细想想,他经受了七日的磨难,又眼睁睁看着家乡倾覆,至亲好友接连死去。

    有这反应,也很正常。

    再加上,原版的天仙配,结局也是董永抱着孩子和妻子分离。

    这个戏班子,只是演得比较现实罢了。

    不过大家显然都不喜欢这种现实。

    至少孙婆婆就很不满。

    可演员们已经上台鞠躬了。

    大家也不好说道,免得得罪人家戏班子,他们下次就不来了。

    于是众人纷纷站起,朝台上鼓起了掌。

    不少大胆的女子,还朝台上的小生扔去了鲜花水果。

    差点没把人给砸伤。

    云若夕看着这一幕,噗嗤一笑,忽然想着,若是慕璟辰把面具给揭了,不知道也会不会被人砸。

    想到这里,她不禁朝慕璟辰看了过去,却发现,某人正紧紧盯着台上的戏子们,眸中如蕴风暴。

    云若夕心惊了一下,此时的慕璟辰,哪有平时那半点倦懒的样子,整个人都像暴雨来临前的山中阁楼,气压降到了极点。

    “你怎么了?”云若夕心紧在一起,她从未见过这样子的慕璟辰。

    “没什么。”慕璟辰情绪收放极快,身上的低气压,不过眨眼便消失干净。

    他侧头看向云若夕后,眼里哪还有什么风暴,只有一片潋滟深情。

    “我们走吧。”他主动帮云若夕牵起了小长乐的手,转过身去。

    云若夕虽然奇怪,却是没多想,牵起小长安的手,也跟着离开了座位区。

    等到他们一行人离开了,右边的陈家等人,才开始离席。

    但陈三姑娘陈芳芳,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勾走了心,显得有些恍恍惚惚。

    “芳芳!?”

    陈老太威严的目光,看了自己女儿,顿时将陈三被勾走的魂,回来了一半。

    “娘……”

    陈芳芳被吓了一跳,忙心虚低头,怕自己的隐秘行为被陈老太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