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77章 慕氏全身按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慕璟辰深深的看向她,“把所有都给我了,你和孩子怎么办?”

    “这个你不用担心。”云若夕道,“我在孙婆婆那里,还存了五十两,足够应急。况且,我又不是光取不赚。”

    她还会想办法再赚钱的。

    “傻阿夕。”慕璟辰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你怎么就这么干脆的把所有钱财都给我?难道你就不担心我是个骗财又骗色的,拿了钱后,就不再回来?”

    云若夕横了他一眼,“慕璟辰,我又不是傻的,钱财你比我还会赚,用得着来骗我,更何况,色这种事——”

    明显是她占了便宜。

    眼瞧着小女人那一脸“姐姐我才是赚的那意方”的得瑟小表情,慕璟辰爱得不行。

    他的小女人,得瑟起来,也这般可爱。

    怎么办,他好像现在就要了她。

    “那你什么走?”

    某人心火才起,就被恋爱情商有点低的小女人,给泼了盆凉水。

    “中秋节后吧。”慕璟辰被她拉回了现实。

    还有两天就是中秋佳节了,他想陪她过个节。

    云若夕点了点头,“那行,明天我就去镇上给你买点好吃的。”

    她笑问向他:“你想吃什么?”

    他想吃什么?

    “你觉得呢?”

    他单手捏着她的下巴,薄唇勾出性感的弧度,“我的阿夕。”

    “臭流、氓!”云若夕抬手打他,“又不正经了。”

    慕璟辰笑了笑,将她一把抱在怀里,柔声道:“阿夕,让我抱一会,可好。”

    “嗯?”

    云若夕有些莫名,却是没有反抗,乖乖让他抱着。

    结果没多时,她就听到了他均匀的呼吸声。

    这是?

    睡着了?

    这家伙,难不成昨晚没睡好觉?

    她安安静静的坐着,当他的的人形肉枕,心里却是渐渐明白,他这几天想着的事,绝对不止搬离清河村这件。

    她担心他着凉,抬手反抱住了他的背。

    窗外,两只雏燕飞了回来。

    它们已经学会猎食,再过一段时间,就要随同父母飞去更暖和的南方。

    而她的喜欢的他,尚有高堂安在,真的会愿意随她远离父母,去异乡安家吗?

    云若夕的思绪,随着窗外的燕啼,渐渐飘远,等到耳边出现慕璟辰的声音,她才缓缓的回过神来。

    “为什么不叫醒我?”慕璟辰看了看窗外天,他应该睡了半个多时辰,而她被他这般抱着,肯定不舒服了。

    “看你睡得那么香,要是把你弄醒了,你有起床气怎么办。”云若夕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其实她已经全身发麻了。

    慕璟辰凝了眸光,立刻抱起她,把她放在了旁边的炕上。

    “你干嘛?”云若夕惊呼。他不会是现在就想吃她吧。

    “我有那么乘人不备吗?”慕璟辰看穿她的心思,佯装生气般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云若夕嘟了嘟嘴,没说话。

    其实吧,他要是真想乘人不备,她也是……嗯,她也是不会介意的。

    麻蛋!

    好羞耻!!!

    小女人脸红了。

    某人却是没看到。

    他在给她按摩手臂,专心舒缓她麻痛的身体。

    慕璟辰懂医,又会武功,所以看似简单的捏拿,却是在用内力温润她的经脉,疏通她的穴道。

    这番功夫,根本不是一般的推拿可以做到的。

    云若夕被按得机器舒服,整个人都有些飘飘欲仙。

    “慕璟辰,你,你要是去我家乡,开个高级vip按摩店,生意绝对兴隆!”

    开店,按摩?

    亏她想得出来。

    慕公子生气的拍了一下她的小屁股,“这世间能享受我这番推拿的,也就只有你了。”

    嗯哼!

    他以为他这么说,她就会信吗?

    屁股不说,别的地方,“比如肩头什么的,你就没给长辈按过?”

    她小时候,可是经常给奶奶和程爷爷捶背的。

    “他们有专门做这件事的下人。”慕璟辰道,“不需要我去。”

    专门按摩的下人?

    是啊,她怎么往看,他家世很好,父母高堂定是有下人服侍的。

    不过,既然都谈到了家人,云若夕也不打算再憋着。

    她把刚刚当人肉软枕时所想的东西,问了出来:“慕璟辰,你家里人是不是来找你了。”

    慕璟辰眸光微凝,没有否认:“对。”

    “什么时候?”

    “几天前。”

    几天前?

    云若夕坐起身来,“所以那第三出戏,真是你家人点的?”

    慕璟辰淡淡一笑,他的小女人,聪明是聪明,就是反应周期太长。

    “对。”

    得到肯定回答后,云若夕顿时来了气。

    她就说那第三出戏为什么感觉怪怪的,原来,她就是那个死了妻子的砍柴人!

    而慕璟辰,就是那个从天上来的貌美仙女。

    她知道慕璟辰应该来自很好的人家,可对方用这种戏剧讽刺她也太过分了。

    “你的家人知道我的存在了?”她压着火道。

    “家人还暂时不知道。”慕璟辰凝眸道:“安排那出戏的人,是我的手下。”

    啥?

    手下?

    什么时候老板的恋爱,还要被打工仔说三道四?

    眼见小女人眉头紧缩,慕璟辰停下手里的动作,上前将她圈在怀里。

    “你放心,那戏里的事,我不会让它发生。”

    他不是戏里那个等到事情来了,才知应对的单纯仙女。

    谁想动他的人,他就先送谁下地狱!

    慕璟辰本以为,云若夕情绪激动,是在为家人和无辜村民担心,却没想到她在意的竟只是——

    “谁说我是死了丈夫的寡妇?我压根没嫁过人!”

    “……”

    他的小女人,思想果然和别人不太一样。

    “还有,那种发生了灾难,不去怪制造灾难的人,反而怪自己同样受到伤害的恋人,这么有问题的三观,怎么可能是我的!”

    云若夕愤愤道:“你的手下,是不是对我有点误解?”

    “没错,他们脑子有病,你多包容点。”

    慕璟辰的话,让愤愤的云若夕一下子噎住。

    同时,她心里还有些暖。

    她想,这估计就是在“婆媳争执”中,被老公理解的温暖。

    慕璟辰的偏心,让她有点不好意思发火了,只干咳道:“额,其实你手下人的想法,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从表面上看,我和你的确不太配。”

    “你也说了,是从表面上。”慕璟辰道,“感情这种事,没有配不配。”

    只有他想不想,和要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