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6章 罗氏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若夕见梅儿脸上的紧张,并不是少女的娇羞,而是一种强烈的害怕,便敛了嬉笑,缓声道:“对不起,我不说了。”

    古代等级制度森严,丫鬟是奴仆,喜欢主子这种事,有时候连表露,都是大逆不道。

    “没,没什么,云医娘你需不着说对不起。”梅儿再次低声下气的道:“我只是一名丫鬟。”

    云若夕看着低头垂眉的少女,没有说话。

    虽然她觉得梅儿极好,无论相貌,还是性格,都很不错,但爱情这种事,往往不是这些东西所决定的。

    况且,那顾颜之在云若夕看来,太过冰冷。

    这样的男人,心都是没温度的,梅儿和他在一起,也得不到幸福。

    “梅儿,今日是中秋,我想给我的两个孩子,做点好吃的,不知道能不能去厨房要点东西。”

    既然这感情无望,谈之只会徒增哀伤,云若夕把话题转了别处。

    梅儿也是个心明的人,顺着云若夕的话道:“云医娘打算自己做?”

    “嗯,我准备弄户外烧烤。”

    “户,户外烧烤?”梅儿一脸懵逼。

    云若夕却没多给她解释,只说了自己要的东西。

    梅儿点了点头,她在顾府虽然是三等丫鬟,但在罗府的那些下人眼中,却跟贵人没有区别。

    “我这就去拿。”

    梅儿去了。

    云若夕便领着两个小包子,从院子的侧门走了出去。

    小桑园之所以叫小桑园,是因为旁边有一小片桑树林。

    她带两个孩子去捡可以燃烧的木枝,顺便给他们科普,慕璟辰曾告诉过她的,野外求生知识。

    与此同时,东边荷池的戏台子已经搭得差不多了。

    罗夫人掐算好时间,先在荷池对岸的水榭里,摆了一张上好的檀木桌子,然后让人把鲍鱼海参、燕窝鱼翅这些名贵的菜肴,都摆在了上面

    所用器具,更是玉盏银杯,奢华至极。

    顾夫人看着,面上含笑,心里却是不屑之极。

    商人就是商人,贱户出身,毫无品位。

    虽然暗中观察过他们的用具,学会了用玉代金,却不知,这饭桌的用具,还是用上等白瓷,才显典雅干净。

    玉的话,用来把玩装饰,才是最合适的。

    况且罗家这玉,无论样式还是材质,都属平平,比起他们顾家所用的蓝田白玉,根本上不得台面。

    不过顾老夫人说的对,她们是大家,大家要有大家的风范,于是她依旧一脸和气的对罗夫人说,“实在是太破费了。”

    “哪里,夫人们喜欢就好。”罗夫人一边布菜,一边笑着。

    顾颜之是在菜布了一半的时候到的。

    他到后,先给长辈请了安,然后才看向一旁安排人的罗夫人,道了一句:“叨扰了。”

    “七公子这是哪里话,您能莅临我们罗府,是我们罗的荣幸啊。”

    罗夫人说完,立刻看向她身侧站着的少女,“莹莹,还不快给七公子请安。”

    “是……”罗莹莹神色微晃,似乎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她真的见到顾颜之了。

    要知道这顾颜之,可是京城花颜阁公子榜的榜眼,世家大族的嫡出子,是她这种商人出生的女子,终其一生都只能放在梦里的人。

    可现在,她居然真的见到他了……

    “莹莹……”

    罗夫人暗暗拉了拉女儿的轻纱披帛,把这个临场失常的女儿叫回了魂。

    她不怪自家女儿“不争气”,实是这个顾七公子,的确太过出色。

    原本素净的青衣,穿着他的身上,竟莫名的多了丝冷凝的贵气。

    饶是罗夫人自己,已嫁为人妻,身为人母,见了那张玉容,也不由心神摇曳一番,更别说,正处在少女怀春时节的女儿了。

    罗莹莹被母亲提醒后,立刻收了神怔,款步上前,温婉欠身,柔声道:“莹莹见过顾七公子。”

    旁边的顾夫人见此,微微凝眸。

    罗莹莹此女,姿色甚好,仪态温婉。

    他儿子,不会真看上她吧?

    就在顾夫人心生隐忧时,却发现顾颜之的目光,在落到罗莹莹的衣着上时,神色骤然微冷。

    顾夫人的唇角,一下子就勾了起来,这罗氏母女,自作聪明,打听他儿子的喜好,故意穿了这身青衣。

    却不知他儿子,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刻意接近他的女子。

    “罗姑娘不必多礼。”顾颜之神色虽冷,却也不失礼数,微微抬手,示意对方坐下。

    罗莹莹见顾颜之神色冷淡,举止也拉着距离,一身热血,不由凉了一半。

    但罗夫人却并不着急,不动声色的上前,扶起罗莹莹,走到旁边。

    她给了罗莹莹一个鼓励眼神,就看向顾颜之道:“顾七公子真是名不虚传,今日得见,真是我等三生有幸。”

    “罗夫人过誉了。”对于这些阿谀奉承,顾颜之听得太多。

    罗夫人显然也知道这点,招呼般的夸赞之后,便没有多说,邀请顾颜之上坐后,就拉着女儿在侧下首坐下。

    “老夫人,现在距离饭点,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此时让人开唱,怕只能看到一半,不能尽兴。”

    罗夫人有心在顾颜之面前,展示她的女儿,便对顾老夫人建议道:“小女学琴多年,琴艺还算不糟蹋人耳,老夫人和夫人若不嫌弃,不如让小女操琴一曲,凑个热闹?”

    富贵人家在开宴时,都有音乐助兴。

    顾老夫人没有反对,只道:“会不会麻烦?”

    “怎么会,能给老夫人献曲,是她的荣幸。”罗夫人说着,赶紧让下人把准备好一架长湘琴拿了上来。

    罗莹莹按住激动的心情,上前朝顾家各人施了一礼,便认真的弹奏起来。

    琴音如水,缓缓而出。

    平心而论,罗莹莹的琴艺,还是很好的。

    但她不知道,顾家人听过太多名家演奏,不说别的,单就顾菁菁的琴艺,就远胜于她。

    所以她的演奏,在顾家人看来,和上不得台面的杂艺演出,毫无区别。

    尤其是顾颜之。

    他自己本身琴艺上佳,在京城,更是听过琴圣操曲,现下听罗莹莹抚琴,竟有种对方在辱没好琴的感觉。

    注意到顾家人有些嫌厌,却因礼节而隐隐忍耐的表情,罗夫人顿觉脸上,好像被人扇了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