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01章 博得头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菊儿脑子一片模糊,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应对。

    还是珍珠反应快,速度回了句:“少爷,她是九小姐的丫鬟,菊儿。”

    “菊儿?”顾颜之继续问,“她是几等丫鬟?”

    站在原地的的菊儿闻言,顿时满脸通红,心跳加速。

    少爷问她几等,该不是想把她提上二等,不,一等丫鬟,然后去他的屋子里……

    菊儿已经紧张的不知手该怎么放了。

    珍珠却沉了心脏,缓声道:“三等。”

    “三等?”

    顾颜之神色淡淡,状若无意的把玩着手中的白玉环佩,“明天就将她发卖了吧。”

    什么!?

    菊儿睁大眼睛,还来不及反应,就见珍珠在微怔之后,速度欠了欠身,“是。”

    “少爷,为什么发卖奴婢,奴婢做错了什么……”

    菊儿仓皇上前,想要靠近顾颜之,却被两边的丫鬟,极有眼力劲的拉住。

    “你做错了什么?”

    开口的不是顾颜之,而是顾颜之身后,站着的男侍从文涛,“你连你做错了什么都不知道,那就更不能留了。”

    “奴婢到底做错了什么?”菊儿声泪俱下,一副“你不说个清楚,我死也不甘愿”的样子。

    文涛和其主一样,没什表情,见菊儿不甘心,便让她“死”个明白:“在主子说话的时候,连一等丫鬟都没有插嘴的份,你区区三等,不过负责洒扫,却居然在主子问话时,擅自打扰,到底是谁教你的规矩!?”

    “我……”菊儿神魂剧颤,回想刚才的情况,顿时惨白脸色,跪了下去,“少爷饶命,奴婢知错,奴婢知错了!”

    知错?

    太晚了。

    “在家中犯事,尚且可以饶你,但现在在外做客,你却当着外人面前犯错,饶了你,顾家家风何以得存!”

    文涛自小跟着顾颜之,对顾颜之的心思最是了解。

    顾颜之从不过问家里内院的事,今日难得开口,必然是对这菊儿,十分不满。

    这一点,顾老夫人和顾夫人也都心照不宣。

    尤其是顾夫人。

    在她心里,但凡惹了他儿子的,她都要那人付出代价。

    于是她直接对珍珠道:“先把她拉下去,回去后,连同她的管教嬷嬷,也一并发卖了。”

    “是……”

    菊儿的管教嬷嬷,是菊儿的母亲,也是珍珠的姨母。

    这一点,顾夫人是知道的。

    但顾夫人还是对珍珠下了这样的命令,足以证明,得罪七少爷的下场,比得罪顾老夫人都还要严重。

    珍珠的声音有些颤抖,但多年大丫鬟经历让她更为沉着,立刻眼神示意竹儿、兰儿,把菊儿拉了下去。

    “夫人不要啊——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菊儿的惨叫声,让顾老夫人皱了皱眉头,好好的中秋赏月,出现这样的声音,未免太煞风景。

    但顾老夫人心爱孙子,自然不会破坏雅兴的事,怪在顾颜之,只把一切事端都归于菊儿的错——

    “这丫鬟的确没有规矩,吼吼叫叫,成何体统。”

    顾老夫人的话才落没多久,菊儿的惨叫就听不到了。

    云若夕站在一边,目睹整件事的发生,然后整个身体,都感到了彻骨的冰寒。

    这就是这个世界!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贵族!

    他们视人命如草芥!

    只由着他们的喜好,主宰一切!

    “老祖宗,既然这云医娘,有勇气争夺头筹,您不如就应了她。”

    菊儿的惨叫才消失不过几秒,顾颜之就回到了先前的事上,好似他刚刚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

    更没有一个叫菊儿的丫鬟,出现又消失过。

    云若夕紧攥着双拳,低垂眉眼,将一切情绪,都掩饰在面巾之后。

    她不喜欢菊儿,甚至对菊儿有些讨厌。

    但比起菊儿,她更讨厌顾家人!

    顾老夫人想起云若夕的要求,不由也有些好奇,这个女人明明是个村妇,却敢来争头筹,且提出那样的要求,到底是为了什么。

    “云氏,你若真有本事得到头筹,我便应了你。”

    顾老夫人的话刚落,云若夕就道了声:“多谢顾老夫人,那民妇这就献丑了。”

    她是片刻也不想和顾家人多待了。

    未等顾老夫人让顾菁菁先开始,她就对着顾家众人,吟出了苏轼的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首句一出,顾家人就怔住了表情。

    随后的“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更是让不怎么懂诗词的小丫鬟们,也都惊呆表情。

    她们虽不懂诗词,但在这清冷声音的浅浅低吟中,却仿佛看到仙子嫦娥,在月宫中翩然而舞,美得惊心。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如果说,前面的诗词,只有意境,没有深远,那么“悲欢离合,阴晴圆缺”,便将全诗的境界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档次。

    顾颜之把玩着白玉环佩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等到最后那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出现,他彻底松开了白玉环佩,看向了云若夕。

    此时此刻,他看向云若夕的目光,已经不再是初时,那种如看无物的忽视。

    他的目光很复杂,有震惊,有质疑,有难以置信,但更多的,是惊艳。

    “这,是你做的?”顾颜之显然怀疑,这首无论辞藻还是意境,都能被封为经典的诗词,居然出自一个女人之口。

    云若夕冷凝着眸子,这首诗当然不是她做的。

    若换做平时,她肯定还会跟人吹一吹,她吃货偶像苏轼的生平,但现下她需要保命脱身,只能道:“七公子难不成在别处,听过?”

    云若夕的脸皮是不薄,但这种冒认人作品的事,她还是有些拉不下脸,便用了这种模糊的说法。

    顾颜之等人也不知道她来自异世,没听过这样的诗句,自然会以为她这种说法,是在委婉承认,诗词由她所作。

    “……”顾颜之陷入沉默。

    顾菁菁却是直接拉着顾老夫人道:“云医娘,好厉害,这首词,大气又深情,婉美又出尘,无论抒情还是写意,都远胜九儿。

    老祖宗,九儿认输了,云九儿的拙词,就不拿不出来献丑了。”

    顾老夫人没有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