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02章 容貌恢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但她心里,对于顾菁菁的话,却还是很认可的。

    顾菁菁虽然也有才学,还做过不少佳句,但她那些所谓佳句,放在云若夕这首词前,根本不值一提。

    而别说顾菁菁了,哪怕是才华横溢的顾颜之,一时之间,怕也拿不出比云若夕的诗词,更好的作品。

    这样一个有才学的女子,会是村妇?

    顾老夫人生出质疑。

    而顾夫人也有同样的震惊。

    她不相信这样的诗词,是云若夕这种粗俗村妇做出来的。

    “没想到云医娘,也是懂诗词的。”顾夫人淡笑道,“这既然做了词,不如再做一首诗,这样,也好全了诗词的双名?”

    云若夕闻言,淡淡一笑,不就是想试探她,看她是不是自己真的才思敏捷,何必说得那么委婉?

    “顾夫人说的是,那民妇就再献丑了。”

    云若夕也不多啰嗦,为了尽快离开顾家人,她毫不犹豫的在一堆诗词里,找了个符合她身份的。

    “绿水净素月,明月白鹭飞,郎听采菱女,一道夜歌归。”

    这是李白的《秋浦歌》其十三。

    写的是水净月明时,年轻的村姑们在月下采菱,年轻的村夫,和她们唱着歌,一起踏着皎洁的月光回家的爱情。

    画面清新,单纯美好,是顾家这些常年在高门大户里的所谓贵族,所不能体会到的农村质朴的生活。

    顾夫人彻底愣住。

    而顾家众人,也都睁大了眼睛。

    没想到这云若夕,竟真能半步成诗。

    哪怕是花颜阁千金榜第二,被称为当世第一才女的王家千金王莲衣,都做不到这种程度。

    顾颜之凝了眸光。

    他的心中突然涌出一个念头——

    他想看看她面纱下的容颜。

    只是这一念刚起,就被他迅速压下。

    他差点上当了。

    这个云氏,一定是故意这般为之的。

    他们顾家举办诗词会,本不包括她这个外人,但她却故意提出要和顾家分清关系的要求,来引起他们的注意。

    这样,他们就会因为好奇,而同意她作词,然后她就能拿出早早准备好的诗词,来引起他的注意。

    “老祖宗,既然九妹认输,别的丫鬟又没有诗词拿出,这赏赐,就给了这云氏吧。”

    顾颜之语气冷淡,神色也很冰冷,似乎一点也不惊艳云若夕的才华,只想让顾老夫人速度把那女人打发。

    顾夫人见此,顿时把心安下,她儿子就是聪明,一眼就看穿此女是在故意卖弄。

    不过——

    顾夫人突然意识到,此女可能真的有些不简单,比起收拾她,让她在他们眼前赶紧消失,才是更舒心的事。

    所以这次,她也不反对了,任由顾老夫人点了点头:“云氏所做,的确不错,后面一首诗也极好,你的要求,我答应了。”

    云若夕闻言,立刻松了口气。

    顾老夫人看着云若夕,突然想到,这村妇救了顾九,又做了诗词,却只得了个平平安安回家。

    这要传出去,他们顾家,岂不会被人觉得狼心狗肺、毫不讲理?

    顾老夫人想了想后,对身后秋香道:“把我那玉如意拿来。”

    “是。”

    秋香去了,没多时,就拿了个婴儿手臂般大小的玉如意来。

    顾夫人有些诧异,这玉如意,可是老夫人最喜欢的伺候物件。

    “云氏,你救了九儿,这个,当是我顾家的谢礼。”顾老夫人对云若夕,讨厌归讨厌,在格局上,却比顾夫人看得深远。

    “这个玉如意,刻有我顾家的族徽,若你日后需要我顾家还你人情,你可用这玉如意,来岳阳找我。”

    云若夕闻言,心中微喜,她没想到,这顾老夫人不仅保证她可用平安返家,还给了她一个人情。

    只是天上不会白掉馅饼。

    云若夕刚提醒自己注意,顾老夫人就道:“只是,你的治法,我们闻所未闻,日后九儿若是有事,还是要烦请你一下。”

    云若夕内心微沉,这是间接表示,要把她的身家性命,和顾九小姐绑在一起吗?

    若绑定对象是顾夫人,云若夕肯定是面上应下,然后内心:滚你丫。

    但一想到,对象是善良的顾菁菁,她也就诚心应下:“民妇明白。”

    “下去吧。”

    顾老夫人对云若夕的存在,也和顾夫人一样,有些想眼不见心不烦了。

    “是。”

    云若夕捧着玉如意飞快的下去了。

    而在云若夕走后,顾家人又重新开展了“诗词大会”。

    但不出顾颜之所料的,顾家的其他女眷,没有一个能做出那样文采飞扬的诗词。

    顾颜之的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这样一个有真才实学的女子,却是个心机深沉的妇人,真是浪费天赋,可惜了教她书的先生。

    云若夕不知顾颜之想法,要知道,她肯定会怼回去——

    不劳顾少爷替我老师可惜了,我云若夕从小到大几十位老师,都觉得我是优秀学子,学霸标杆!

    这一夜,过的看似平静。

    顾家人赏月作词,喝了不少的酒,到了月上中天,一个个都熬不住,回去歇息。

    而云若夕,在给两个小包子讲了睡前故事后,也简单洗漱,给自己上了慕璟辰给的伤药。

    不得不说,慕璟辰这伤药,真的非常厉害,她第一次敷,凸出皮肤的疤痕,就有脱落的迹象。

    等到第二次,皱巴巴的伤痕头皮干脆直接脱落,露出了嫩嫩的新皮。

    如今第三次,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

    云若夕算好时间后,给两个小包子捻了捻被角,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出,去院子里洗脸。

    此时此刻,皓月当空,光华万丈,照得整个大地犹若白昼。

    云若夕清洗完脸上的药膏后,借着月光看向铜盆,顿时惊讶得睁大了眼睛。

    苍天,她脸上的疤痕,完全看不见了。

    虽然有光线的原因,但这去疤效果,的确太过惊人了。

    而且,慕璟辰这药膏,明显还有美容效果。

    不仅去掉了蜘蛛般的伤痕,连带着一些凝结在创伤里的色素,也被膏药吸附,在清洗后彻底消失。

    云若夕抚摸着眼前这张年轻鲜活的脸,简直感觉自己回到了十八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