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07章 想着她,自己解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然而逼着逼着,那股特别的皂角香气,却隐隐出现在他的嗅觉感知里。

    她回来了?

    他猛然睁眼,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

    只有床上,那条被他扯掉的纱巾腰带,散发这独属于那个女人的气息。

    顾颜之突然心生恼怒,拿起那条淡青色腰带,就准备毁掉,然而眼前却突然出现,那道鲜活的淡青色倩影。

    同是青衣,穿在那罗氏女身上,只有素淡,可穿在那女人身上,却显得格外灵动婉美。

    顾颜之抓着轻纱腰带的手,骤然收紧。

    一股难以压制的欲、望,如同破碎铁甲重围的烈焰,直冲云霄。

    顾颜之败了。

    从来没有输过的顾七少,第一次败给了这种下三滥的东西。

    可他真的是败给了药物吗?

    云氏……

    那个女人,有着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水灵,通透,婉若桃花。

    她还有一束纤细小腰,盈盈一握,柔弱无骨。

    至于她那性感的锁骨,和滑嫩的肌肤,更是仿佛一触之后,就让人再难忘却。

    男人微微发红的眼睛,此时此刻,竟突然变得有些迷离。

    他仿佛看到,她不着寸缕,在他的身下,充满风情。

    连白日里那婉转低吟的清丽戏腔,在他脑海里,也变成了嘤嗯之声。

    ……

    被某人意想的云若夕,压根不知道自己被意想了,回到小桑园后,就极快收拾好了东西。

    她要带两个孩子,立刻离开罗府。

    今晚的事,不管是什么情况,她得罪顾七少,都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个时代贵族的善良,她可不敢妄想。

    她只能在一堆不好难选择里,选一个看上去还有一线生机的。

    云若夕想的很简单,大不了就是带着孙婆婆一起跑路。

    反正她是个没户口的,去哪都能生根。

    而顾家纵然家大业大,也不可能花费精力,去寻她这么个无名小卒。

    只是,在她叫醒两个小包子,准备带着他们翻墙逃跑时,却突然发现罗府的后花园外,全是官兵。

    而且里外整整围了三层。

    这是怎么回事?

    云若夕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造成这种情况,正是她那句有些意味不明的“七少爷出事了”。

    “娘,外面都是人。”

    小长安早就想离开这里了,梅儿对他们虽好,但一整天看不到自家娘亲,他和弟弟都处在担忧中。

    “娘看到了。”

    云若夕紧紧牵着两个小包子的手,头大极了。

    “我们去看看有没有狗洞钻。”

    “……”

    两个小包子看着毫无节、操可言的娘亲,默默不说话的跟着走。

    可他们刚要走出花丛,两个打着灯笼的巡逻的士兵就走了过来。

    “你们是谁?”

    糟糕!

    被发现了!云若夕拉起两个小包子就开跑。

    但孩子毕竟是孩子,就算练了几天气功的基础,也跑不过两个成人。

    母子三人很快就被追上。

    云若夕没得办法,松开两个孩子,就是一个秋风扫落叶,外加一个跆拳道横踢。

    两个士兵顿时被放倒在地。

    “娘亲,好厉害!”

    两个小包子连连鼓掌。

    云若夕嗯哼一声,刚比划了个得意的“v”字。

    十来个拿长枪的士兵就冲到这边,将她团团围住。

    “……”

    好汉不吃眼前亏,云若夕迅速举起双手——

    “大人,小女子只是夜起上厕所。”

    “……”

    围着云若夕的士兵,无语至极,这女人,撒谎也不动动脑子。

    哪有人半夜上厕所,还背着包袱的。

    最重要的是,旁边还有两个同样举起双手的小娃娃。

    “你是何人?”领首的士兵问道。

    “民妇是顾九小姐的医娘,暂住在小桑园里,为顾九小姐看病的。”

    顾九小姐的医娘?却一瞬间放倒两个士兵?

    谁特么相信?

    “把她交给顾夫人。”

    “是。”

    几个士兵上前,分别用枪头对准了云若夕和两个孩子。

    云若夕没办法,只能举起双手,一脸“我很冤枉”的样子,领着两个小包子,去到了她最不想见到的人那里。

    此时的顾夫人,还在询问罗夫人,想知道那个通知他们的罗府丫鬟是谁。

    因为那丫鬟既然发现了情况不对劲,指不定也看到了刺客的身影。

    他们想把那丫鬟找到,找找线索。

    不过罗夫人对那“见义勇为”的丫鬟,也是完全摸不准头脑。

    罗府的丫鬟,什么时候有眼力劲和胆子了。

    除了巧巧,其他丫鬟见着刺客,怕是能直接吓晕过去。

    两人正互相提供着线索,却见士兵来报,说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女人。

    顾夫人连忙让人带了上来,然后就冷了眼睛。

    “是你?”

    顾夫人因为儿子被刺,十分恼火,正愁找不到发泄的地方,云若夕就撞上来了。

    她要是不好好利用,岂不妄费老天爷的苦心。

    “张统领,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顾夫人自持世家主母,哪怕是发泄愤怒,也不失顺序,格外端庄。

    官府城卫军的统领回道:“回顾夫人,这女人在花园边角发现的,我们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试图翻墙逃跑。”

    翻墙逃跑?

    顾夫人冷厉的看向云若夕,“云氏,你为什么要逃跑?”

    云若夕逼迫自己冷静,然后回道:“夫人赎罪,本来昨夜赏月宴后,民妇打算明日再走的,可小儿突然夜哭,说是想念家中婆婆,民妇舍不得孩子难受,就准备提前走。”

    言下之意,她本来就是可以走的,现在走,明天走,有啥区别,你们顾家有什么好拦截的。

    顾夫人气得双手发颤,这个下贱村妇,明明是自己逃跑翻墙,却说得好像顾家人才是做错事的那一方。

    “可你这不告而辞,也未免太巧。”顾夫人沉声道,“我儿才被刺客袭击,你就带着两个孩子要翻墙……”

    要说没点联系,谁信。

    云若夕听完顾夫人的话,有点懵,“啊?顾七少被人行刺了?”

    顾夫人看着云若夕那双惊讶的眼睛,冷冷一笑,装得还挺真,可惜,她不蠢。

    “你不要跟我说,你一点也不知道。”

    这个云氏,自称是村妇,可除了无礼粗俗外,会的东西也未免太多。

    她根本不像是一个村妇。

    顾夫人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指不定就是刺客的同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