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45章 劝人和离有风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是谁不重要。”云若夕沉冷了眸子,“重要的是你光天化日之下打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过分什么过分,她是我婆娘!我打不得吗?”男人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好似打自己家的婆娘,根本就不算打人。

    云若夕彻底来了气,“她是你妻子,你就可以打她吗?你妻子难道就不是人?”

    “我婆娘她……”男人似乎想说,她的确不是人,只是他的一个东西。

    但云若夕却快速道:“如果她不是人,那娶了她的你,算什么东西呢?”

    “你?”白麻衣男子被云若夕噎住,只能狠狠道:“哪里来的无耻泼妇,男女授受不亲,你居然主动抓我的手,对我勾引!”

    啥?

    我勾引你?

    云若夕无语至极,立刻甩手,像丢大粪一般,把那男人的手甩开。

    “恶心恶心真恶心,回去一定要用皂角多洗几次。”

    “你!”男人被气得,梗着脖子骂道:“你这个村姑,居然敢羞辱我!”

    云若夕反骂:“羞辱你?你打人不成,还满嘴喷粪,姑奶奶说不得你?”

    “你!”男人明显是个欺软怕硬的,见云若夕异常强势,穿着气质又不似普通农妇,便不敢动手,只指着她,抖了抖食指道:“我,我才不跟你这样粗鄙村姑计较,圣人说得对,这世间,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喲,还能引经据典。”云若夕勾了勾唇角,“是个读书人呐。”

    男人没听出云若夕口吻中的讥讽,顿时收手负背,挺起胸膛。

    那一脸傲然的样子,好似在说,算你这个村姑有眼光,看出了他是读书人。

    或者说,是那种读得起书的人……

    云若夕之前给两个孩子买书的时候,就大致了解过,在大宁,读书是一件极其耗费金钱的事。

    一个百户村里,能读得起书的人家,顶多只有十来个。

    男人这样表态,明显是在警告云若夕,他家有权有势,别得罪他。

    但云若夕却笑得更欢了。

    这个男人,长得歪嘴扭脸的,却故意学人家玉树临风的动作,真不知道读书人的礼教和谦逊都读到哪里去了。

    “你是哪里来的,来我们清河村做什么?”眼前这个男人,云若夕没在清河村里见到过,显然是别村的人。

    “你管我是哪来的。”男人冷哼一声,“你以为是我想来你们这个破地方啊?还不是因为这个贱人——”

    说着,男人似反应过来,有些事,是不能对外人说的。

    于是他立刻顿声,转身就走。

    当然,他走,也不忘抓住他旁边的妻子,想将对方也一起拉走。

    那女人见自己被拉,顿时有些着急,“相公,求你了,我真的只是来看香兰,看完我就回去——”

    香兰?

    云若夕抓住关键词,“你们是来找刘香兰的?”

    那女人听到云若夕说出刘香兰的名字,顿时道:“姑娘你认识我妹妹?”

    云若夕不会挽发,也不会梳髻,头发常用束带散在脑后,看上去就像一个未出阁的姑娘。

    被丈夫欺负的女人明显是外村来的,她不认识云若夕,以为她是个年轻的姑娘,便没有称呼她娘子。

    云若夕也懒得纠正,只眸光闪烁道:“你妹妹?你是刘香兰的姐姐刘香琴?”

    “是。”刘香琴回答,“不知道姑娘能不能告诉我,清河村的村教所在哪里?”

    刘香琴刚问出声,她的丈夫就训斥道:“那么丢脸的人,你也好意思承认她是你妹妹,还问人村教所在哪,我告诉你,你有脸去,我可没脸!”

    “所以相公。”刘香琴柔声道,“这个丢人,我丢就好,你还是先回去吧,我看了妹妹后,自然就会回去。”

    “回?”刘香琴的相公假秀才冷哼道,“谁知道你还会不会回来,你分明就是打着看你妹妹的名号,来会你的老相好的!”

    刘香琴一听,不由晦暗了眸光,低缓道:“相公,我没有。”

    “没有?”假秀才见刘香琴居然当着一个外人的面,回怼他,顿时气得扬起手,要再打巴掌。

    云若夕火了,阻止了一次,又来是不是。

    她直接上前,揪住那假秀才的胳膊,往后一拧,就换来了假秀才的一声惨呼。

    “姑娘?”刘香琴有些惊讶,完全想不到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一位姑娘,居然能一下子制住一个男人。

    云若夕看向刘香琴,直言道:“刘香琴,这样打老婆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是趁早和他和离吧。”

    云若夕说出这句话时,心里是担了风险的。她曾在医院妇产科,教训过一个打妻子的男人。

    那个男人因自己的老婆,难产破腹花了不少钱,生出的还是个女儿,就在病房里大吵大闹,对那可怜的女人,又打又骂。

    路过的云若夕看到,义愤填膺,当即上前阻止了那男人,还帮那妻子反教训了那个男人。

    当时那女人对云若夕道了谢,可事后,云若夕却被那一家子告上了法庭。

    说她没有医德,故意伤人。

    最可笑的是,她帮了的那个女人,居然对法官们说,她丈夫当时,并没有打她,只是态度不好。

    她也没有主动朝云若夕求助,说什么云若夕出手,只是她自己的问题,并不是帮她。

    云若夕当时就笑了,虽然最后,有监控视频证明,那男人的确对其妻子进行了人身伤害,云若夕出手,也半是护卫,半是教训。

    但她还是陪了两万的精神损失费。

    说实话,云若夕当时,挣的钱虽然不多,但外婆和程爷爷给她留了不少东西。

    她不算穷,两万块对于她而言,并不是多少钱,但她的心却被伤到了。

    后来遇到此类的事件,她都变得十分慎重,如同那个看见老人摔倒了,要思考能不能扶的人一样。

    她得确保那个女人有真正求助,和反抗的心,她才会帮忙。

    否则,那女人就算是被打死,她也只会帮忙叫个110和120。

    自助者,天助之,他人作恶,尚且可以帮,自己不争气,谁来了也救不了。

    那刘香琴一听云若夕说和离,一直死气沉沉的眸子,不由出现了一丝亮色。

    但很快,那亮色就如流星划过,消失殆尽,如同从未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