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47章 这个女人 很奇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假秀才恶狠狠的瞪了眼云若夕。

    可云若夕眸光沉冷,丝毫不惧,他的恶狠狠,就不由虚了一半,忙追上刘香琴,冲在了她前面。

    “云娘子,这到底是?”里正夫人有些不解,这云娘子,怎么和刘香琴夫妻扯上关系了。

    云若夕没多解释,只道:“夫人,打扰了。”便离开了里正家,偷偷跟上了刘香琴和假秀才。

    她不放心。

    假秀才这个人,一看就是欺软怕硬的,说同意刘香琴去找妹妹,只是借口,指不定半路,就要收拾刘香琴。

    果不其然的,刘香琴还没去到村教所,就被假秀才拽住了手,“行了,别走了,我们赶紧回去。”

    刘香琴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哀求,“相公,这次看望妹妹,是爹爹让我来的。”

    “那又如何,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你已经是我们家的人了,当然得听我的。”

    假秀才愤怒道,“你今天不打招呼,就偷跑出门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了,结果你刚才,还敢跟那打了我的死村姑说谢谢?”

    “啪——”一声意料之中的响声,出现在四野无人的小路上。

    假秀才被阻挠了两次的手,终是打在了刘香琴的脸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什么爹爹吩咐,你那死鬼爹,整体喝得连日头都不记得,还会记得让你来看你那下贱妹妹?

    我看你你根本就是你自己想来的!且你早不来,晚不来,偏等到那姓陈的,从县城回来的时候来,分明就是对那莽夫余情未了,想来偷偷来找他私会!”

    “我没有!”刘香琴声音发颤,死灰一般的眼睛里,只在假秀才提到“姓陈的莽夫”时,微闪过一道异色。

    “没有?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和别的男人有牵扯,我回去就休了你,我——”

    假秀才还没说完,刘香琴就静静道:“好啊,你休了我吧,反正我多年无所出,也不配在你柳家继续当媳妇。”

    “嗯?”刘香琴的话,让假秀才彻底愣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

    这世间女子,最怕的就是被丈夫休弃,因为这休弃不比和离,一旦被休,周围人会觉得,她德行有失,娘家人也会以她为耻,拒不相见。

    至于再嫁,那是想都别想。

    刘香琴嫁去柳家时,本就没什么嫁妆,若是被休,她根本无处可去,连最基本的生存都做不到。

    所以多年来,她在柳家当牛做马,受尽凌辱,也从无毫无怨言。

    如今,她却不怕被休了——

    假秀才立刻想到了陈大壮的头上,“好啊,刘香琴,你是不是早就和那个姓陈的莽夫勾搭上了!所以才巴不得我休了你!!!”

    “我没有。”

    “没有?”假秀才气得,立刻扯住了刘香琴的头发,“没有你敢让我休?”

    刘香琴被扯头发,忍不痛苦的闷哼了一声,但一点眼泪也没有,看得出,这样的殴打,她已经习惯。

    “我和陈大壮,已经十多年没见过了。”刘香琴解释道,“我来这里,只是想看一眼我妹妹。”

    “看你妹妹?你还敢跟我狡辩!”假秀才抬起一脚,就踹在了刘香琴的身上,“我告诉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的回去,别以为在外面,我就不敢收拾你!”

    刘香琴肚子上挨了一踢,脸色瞬间苍白,俨然痛得不行。

    云若夕想立刻冲上去救她,却又想到,刘香琴如果不愿意和这个渣男和离,那么自己现在帮的越多,刘香琴回家后所受的殴打也就会越重。

    云若夕只能恨恨捏拳,怒砸了下眼前的大树。

    “相公,这是最后一次……”被打的刘香琴,没有说任何求饶的话语,只忍痛道:“这一次看完香兰,我再也不会来清河村。”

    “哼,谁信你,你又不是第一次逃跑,上一次你逃回娘家,这一次居然敢来找姓陈的,我要不打死你,你迟早得给我丢人——”

    刘香琴因为剧痛难忍,已经彻底瘫倒在了地上,但假秀才毫不留情,居然对着她孱弱的身子,不停的拳打脚踢。

    云若夕实在忍不下去了,直接上前,一击手刀砍在了假秀才的脑后。

    “疼吗?”

    刘香琴艰难抬头,随着日光,看向了那个仿佛镀了一层光的女子。

    “要是疼,就听我的,和他和离。”

    云若夕知道自己不该管别人的闲事,但这件事,她忍不住。

    “我可以帮你!”她郑重承诺。

    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刘香琴,却是缓缓道:“姑娘,你的好心我心领了,只是,被休尚且不可能,更何况和离。”

    她扯了扯破裂的嘴皮,似想做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却被疼痛弄得完全做不到,只能将头低下,不让云若夕看到她的痛苦。

    云若夕微微凝眉,上前去扶起她。

    “谢谢姑娘。”

    刘香琴似乎并不不在乎倒下去的假秀才,是死是活,起身后,简单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裳,就继续往村教所的方向走。

    云若夕看着她这幅样子,心里的疑惑更大了。

    这个刘香琴,真的非常奇怪。

    若她畏惧假秀才,绝对不会在刚才,当着里正夫人的面,对她说谢谢,也不会在假秀才说要休她时,眼里毫无波澜。

    可她若是不畏惧成为下堂妇,又为什么不愿接受她的帮助,和假秀才和离呢?

    这世间抖m不少,但像刘香琴这样,眼中一片死灰的抖m,云若夕却是没有见过的。

    她继续跟了上去,想看看刘香琴找刘香兰做什么,也顺便看看刘香兰被关押后,是个什么情况。

    ……

    清河村的村教所,位于村东最偏僻的一个旮旯,这里有十来亩田地,是官府所有,专门拨给民兵们耕种的。

    这很符合大宁养兵的政策,闲时种地,战时出征,所以民兵们平时的工作,除了维护村里的治安外,就是负责这官家土地的耕种。

    当村里有一些犯了错的人,要接受惩罚时,就会被派来帮这些民兵做活。

    男的自然是去种地干粗活,女的就是帮忙做饭,打扫,以及洗衣服。

    刘香琴找到刘香兰的时候,她正在一破落的小院里,洗一大堆衣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