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95章 马车自己动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若夕本以为,做完云家姐妹的菜就可以了,结果鸳鸯一来,她又得再做,杀人的心都有了。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她是顾家的打工仔呢。

    好在她刚才给云晴雪做菜时,做多了些份量,此刻小包子他们,已经吃到了温热的美食。

    云若夕自己胡乱的吃了两口饭,就又开始给顾家人做。

    为了照顾到老人的身体,她做了易消化的莲藕羹,以及白灼青菜,最后想着顾九小姐也会吃,便做了葱爆猪肝。

    等到再做了一两道家常的宫保鸡丁后,她就马不停蹄的滚回她的小角落,吃饭了。

    顾老夫人对云若夕所做的菜,十分满意,“想不到这村妇的厨艺,还不错。”

    顾夫人笑了笑,没说话,老夫人吃多了山珍海味,偶尔吃了这乡野青菜,自然会觉得好吃。

    她是高贵的世家主母,吃这些东西,只会拉低她的格调,所以她一口都没动,且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吃坏肚子,也没给顾颜之送。

    顾菁菁夹菜的时候,顾夫人本也想阻止的,可她要是阻止了,这不就间接打了吃这些菜的老夫人的脸。

    她也就由着顾菁菁去了。

    顾菁菁吃了好久的滋补菜肴,难得吃到炒菜,当即就夹起了一块拆骨肉,放进嘴里。

    入口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都像是发了光。

    “好,好好吃……”

    顾菁菁是岳州有名的小才女,但这一时之间,却也想不起任何修辞,来形容这菜肴的美味,只能不断的用“好吃”两个字表达兴奋。

    顾夫人看着她那手舞足蹈的样子,眉眼不禁浮上暗云。

    她的女儿,是出了名的娴静柔美,但自从遇到那个粗俗的村妇后,居然学会了不少粗俗举动。

    上次珍珠回禀说,小姐呵斥下人,她还不信,现在看这没规矩的样子……

    “九儿!”顾夫人冷着脸,喊了一声。

    开心的顾菁菁这才意识到什么,瞬间安静下来,但受伤夹菜的速度,却是一点没减。

    旁边的顾老夫人也是,本来只能吃一点点饭粒,当天晚上,居然吃了整整一碗,莲藕羹喝得一口不剩。

    云若夕并不知道自己的饭菜,让顾老夫人动了让她做厨娘的心思,吃完晚饭简单收拾,就上车睡觉。

    顾家那边安排人夜晚巡逻后,也没了声响,然而睡到半夜的时候,云若夕却陡然惊醒,因为外面的马突然叫了一声。

    “刘奇?文涛?”云若夕喊了一声,她打开车厢门一看,就见马极快的飞奔起来,俨然是受惊的样子。

    云若夕惊惧不已,却是立刻上前,握住缰绳想要勒停马匹,但马匹就像是疯了一般,疯狂的往一个方向跑,勒都不住。

    云若夕想也没想,往前一跳,骑在了马上,她抽出匕首,直接砍掉了马身上的绳子。

    哐当巨响,马车车厢落在了地上,孙婆婆和两个小包子,都滚了出来,然而他们却一直没醒。

    “安安乐乐!”

    云若夕只来得及惊呼一声,疯了的马就带着她远离了车厢的掉落地点。

    “对不住了!”

    云若夕眸光发狠,举起匕首就插向了马的脖颈。

    闻声追来的顾颜之,正好看到月色下,那身姿纤柔的女子,毫不犹豫的扎向马颈,然后拔刀后跳,随着飞溅的鲜血,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那一瞬间,他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内心深处,彻底撕开。

    “嘶——”

    被断掉劲动脉的黄鬃马,惨烈的叫了一声,往前倒去。

    云若夕转身就往会跑,可这时,一把明晃晃的铁画银钩,却刺了过来。

    她条件反射,跪倒后仰,便见自己飞扬起来的长发,被划过的银钩,削成两段。

    好凌厉的银钩!

    云若夕睁大眼睛,迅速转手,刺向了对方的腰部。

    黑衣人眸光一闪,似乎没想到,这女人居然会功夫?

    但他训练有素,哪怕心愣着,身体也没有片刻迟钝,一个侧移,就堪堪避开。

    “你们是谁?”

    一道熟悉的冰冷的声音传来,让云若夕心神一振。

    她第一次觉得,顾颜之的声音,美得犹如天籁,“顾七少,快救我!”

    刺客见身穿青色锦衣的男子,飞跃而来,眸光更为诧异了,似乎没想到,顾颜之居然会跟过来。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刺客想也没想,就朝云若夕洒出了一片白雾。

    云若夕懵逼了一下,一吸入,就是一种灼烧的剧痛。

    “云若夕!”

    这是云若夕第一次听到,高高在上的顾颜之,喊出了她的名字,但她觉得,这可能是最后一次。

    她失去了意识。

    而此时,影十一三人,正在倒下的马车边上,和一群黑衣人,打得难分难解。

    “十一,这些人不是暗杀堂的人。”

    “我知道!”

    “左边的是失踪多年的南海破剑客,右边的是声名狼藉的梅十三郎,还有好几个……”

    “他们全是官府江湖悬赏榜上,穷凶极恶的江湖高手。”

    “这村妇到底惹了谁?”

    “撤!”

    三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影卫,一人抱起地上昏迷不醒的人,就撤离了包围圈。

    领首的黑衣人啐了一口,“该死的鬼影迷踪步!”

    影楼的暗影之所以厉害,就是因为这套顶级的轻功功法。

    “怎么办,没杀到孩子?”

    “无所谓,目标是那个女人。”

    “撤。”

    “是。”

    围着马车的黑衣人朝马车丢了火把,瞬间把一切都烧了个干净。

    狂奔的影十三忍不住骂了一句:“你们太卑鄙了,为什么是我背大人。”

    另外两人:“……”

    此时此刻,顾府的护卫们,还在睡梦中。

    被人丢下车的文涛,甚至抱着旁边的树叶,亲了一下,“嗯,云娘子,你的鸡腿弄太咸了……”

    ……

    云若夕醒来的时候,感觉全身剧痛,好似整个人被巨大的铁锤,锤了一下。

    她迷迷糊糊的想要坐起来,却摸到了一个人的脸。

    她吓了一跳,急忙起身,接着月光,才勉强看清,那张毫无血色的玉容。

    “顾颜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