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221章 二长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找人。”云若夕微微低头,“这是我的私事。”

    “私事?”顾颜之冷沉了眸子,“有什么私事比你的命还重要?”

    “是啊,云娘子,你现在可是在被不知名的势力追杀着呢。”文涛和梅儿一样,明显发现了此刻的云若夕,有些不正常。

    “你要是真想去京城,等过完重阳节,少爷回京,我们会带你一起去京城,你一个人去,不是把自己往刀尖上送吗?”

    文涛的话,让云若夕微微诧异,她抬起头来,看向顾颜之,“你重阳节后要去京城?”

    顾颜之道:“我在太学还有学业。”

    云若夕重新低下头去,跟着顾颜之他们一起去京城,无疑是最安全的法子,可她真的想现在就见到慕璟辰……

    顾颜之似是看穿了她的急色,“前去京城,走水路,最快也要四天,且大半夜,哪里有行船给你坐。”

    “……”云若夕神色挣扎,“难道就没有夜晚走客的?”

    文涛回道:“有是有,但都是小船,小船的速度可比不上大船,起码得坐上七八天。”

    云若夕愕然,“这么久?”

    “可不是。”文涛好奇道,“云娘子,你到底要找什么人啊,这么急?”

    云若夕咬了咬下唇,思虑再三后,她重新抬起头,“那顾七少,你们什么时候走?”

    “过完重阳节,后日。”原本过完重阳节,还要再休整一天的,但云若夕双眼通红,满目急色……他脱口而出,便成了后日。

    云若夕咬紧了下唇,理智也渐渐回来了,如果她现在自己去,一个女子,可能会遇到许多危险和麻烦。

    她不熟悉路,船家使诈绕远,岂不是会耽搁更多行程。

    “那就多谢顾七少你了。”云若夕抬起头,郑重的朝顾颜之鞠了一躬,纵然顾夫人她厌恶之极,但顾颜之对她的照顾,她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顾颜之看着她的鞠躬,没有什么表情,只冷冰冰道:“回去休息吧。”

    “嗯。”云若夕狼狈的回去了,孙婆婆也没有问她为什么去而又返,只是暖心的给她倒了热水。

    云若夕没有喝,独自回到房间里,坐到床边,看向两个熟睡的孩子,“安安,乐乐,娘亲是不是很自私……”

    孩子们安静的睡着,听不到她的话。

    “可娘亲也是为了你们好,娘亲现在随时都会遇到危险,若在你们身边,只会连累你们……”

    之前有影楼的暗影在,两个孩子和孙婆婆遇袭后才安然无恙,现在暗影不在,她该如何保证他们的安全?

    她只能远离他们。

    云若夕轻轻的抚摸着两个孩子的面庞。

    她看着他们的脸,越看越觉得,他们真的好像慕璟辰,鼻子,眼睛,嘴巴,无一不像是慕璟辰的缩小版。

    甚至小长安的不爱说话,小长乐的调皮坏笑……都像极了他。

    她这一生,两世为人,却是第一次打开心扉,真正爱上了一个人,那个人告诉她,就算受伤,也可以无悔的往前走。

    她本以为,她找到了此生的归属,孩子们也找到了他们缺失的父爱,可最后,竟不过是一场黄粱。

    “娘亲……”本来熟睡的小长乐,被云若夕突然抱住而弄醒,他抬手一抹,脸上竟是湿漉漉的。

    “娘,你哭了?”小长安也被动静弄醒了,起来一看,娘亲正抱着弟弟,哭得眼泪鼻涕横流,可狼狈了。

    “对,对不起,娘亲不该吵醒你们……”作为一个母亲,她怎么能把自己脆弱无助的样子,给孩子看呢?

    可她实在忍不住,睡梦中的两个乖宝,样子可爱极了,她的心太痛,身体的自救反应,让她下意识的抱住了他们。

    “娘,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小长安着急不已,但他永远不忘冷静的解决问题。

    云若夕看着他们,觉得自己真是太失败了,这算什么?单身母亲恋爱失败,然后回来找自己四岁的儿子求安慰?

    “没什么,娘亲就是,就是鼻子痒,眼睛痒,难受,流流眼泪就好了。”云若夕准备下床去洗脸。

    两个乖宝却同时拉住了她,然后一边一个,抱住了云若夕。

    “娘亲之前说过,孙婆婆流眼泪的时候,就让我们抱着她,现在娘亲流眼泪了,我们也要抱着娘亲。”

    小长安也点了点头,“娘你说,这叫萌系安慰,可以治愈世间一切伤心难过。”

    “安安、乐乐……”云若夕转身就抱住了两个孩子,再也遏制不住的痛苦出声。

    就在云若夕抱着两个孩子伤心时,曲江之上,一艘行船,正在黑夜里急速前行。

    慕璟辰站在船头上,一身玄色劲装,外罩着黑色斗篷,斗篷的帽檐下,是一张带着半脸玄色面具的脸。

    他从京城出发,已不休不止行驶了三天,眼看不远处,就是富县的码头,没有波澜的眉眼里,总算露出了一丝亮光。

    然而就在此时,船却突然停下了。

    慕璟辰回头,便见十来个和他类似打扮,身披黑色斗篷的黑衣人,出现在船头,船舷,及船舱上,对他呈包围之势。

    “楼主。”领头的暗影唤了一声。

    慕璟辰神色清冷,薄唇勾笑,“还叫我楼主?不是来杀我的?”

    “属下不敢。”领头的暗影单膝跪地,其余黑影也同时跪下。

    “不敢?”慕璟辰冷笑,“我在京城十余天,整个人都变成了聋子,如果我不亲自赶来,你们准备要瞒我多久?”

    慕璟辰已经在极力克制自己周身的杀意了,他从未想过,影楼的暗影会胆大到,违背他的意志,截断影十一三人传来的所有信息。

    要不是他半路时,遇到了影十三,他还以为小女人在清河村,每天哼着小曲,做着饭,过得十分安宁。

    “影楼的规矩,你们都知道。”慕璟辰淡冷的神色,没有一丝犹疑,“别等我动手。”

    跪地的暗影,面色苍白,正待他们举起右手,准备自裁时,一声大喝,打断了他们的动作。

    “为了个女人,居然要把自己忠心耿耿的属下处死。”雄浑却略显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缓缓传来——

    “楼主就是这样继承前楼主遗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