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226章 心情如坐过山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若夕想起自己穿来前,两个孩子所受的苦,不由把小长安也拉进怀里,“安安,对不起,是娘亲没照顾好你们。”

    小长安摇了摇头,“娘,你很好。”

    “安安……”云若夕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何德何能,有这么好的孩子。

    小长安不像小长乐,会说一大堆“娘亲你最厉害”,“娘亲你最好”这样的甜言蜜语,说了句“你很好”后,就“轻猫淡写”般的过了当初的悲伤经历。

    “我知道叔叔想问什么,像弟弟今天这样的情况,我和弟弟以前都有过。”

    那时候,两个小家伙遇到这样的事,都以为是简单的生病,在衣服里塞点稻草就好了。

    听着孩子的描述,云若夕心疼得双眼都红了,第一次忍不住骂了原主。

    不过那时候原主身子也十分的弱,的确也是自顾不暇。

    顾颜之在旁边听着,双拳忍不住的紧握,他怎么也没想到云若夕母子以前过的,竟是这样的日子。

    他对她的第一映像,是穿着青衣,婉转的戏腔,举手抬足,顾盼神飞,全是惊艳。

    他从来都不觉得,她是一个村妇,两个孩子,雪白圆润的样子,也没他觉得,他们受了什么苦。

    吃不饱饭,穿不暖衣,这样的生活,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顾家少爷,从未见过的。

    可眼前之人,无论是作为大人的云若夕,还是作为孩子的小长安,都没有拿这些,当做让人可怜的理由。

    他的心里突然生出疼惜的感觉,他甚至忍不住的想,要是早点遇到他们……

    白月轩听着小长安的叙述,却没有顾颜之这么多的感触。

    他的神色很平静,如同没有七情六欲的神佛,看任何事情,都很淡然。

    “那你们在夏天,感觉如何?”白月轩继续询问。

    小长安看着白月轩,实话道:“会冷,到了晚上,会更冷。”

    “安安,为什么不告诉娘?”云若夕紧张的问出这句话,心里就有了答案——原主在两个孩子眼中,一直是那种被需要照顾的形象。

    这种形象根深蒂固,就算云若夕穿来,改变了一些,两个孩子依旧觉得,娘亲是需要被照顾的那一方。

    所以他们遇到问题,都已经习惯性自己解决,留给云若夕的,始终是好的那一面。

    “傻孩子!”云若夕把两个孩子抱得更紧了,紧到连怀里的小长乐,都迷糊的睁开了眼睛。

    “你们给我记住,我是你们的娘亲,照顾你们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述求。你们要是若你们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叫我怎么办!?”

    “娘亲……”小长乐迷迷糊糊睁眼,就听到娘亲在“发火”。

    “所以以后,要是有哪里不好,哪怕是一点点的不开心,你们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你们要是不喜欢被我照顾,那我就去给你们找个后爹,重新生个孩子,只照顾那个孩子,不照顾你们了!”

    云若夕本以为这样说了,两个小家伙,一定会着急,毕竟两个小家伙平时,相当粘她,也很喜欢被她疼爱。

    她怎么也么想到,她才说完,小长乐就跳了起来,“娘亲,那你要生个小妹妹吗?”

    “啊?”云若夕懵了一下。

    “乐乐想要小妹妹。”小家伙刚刚还恹恹的,一听说娘亲要找后爹生孩子,立刻炯炯有神,亮了眼睛。

    “……”

    现场静默了一瞬,云若夕觉得换个话题,“那个白先生,我两个孩子体内的毒,有没有办法?”

    慕璟辰说,若不是白月轩,他的雪髓毒是很难控制的,那么白月轩,一定对这种毒相当了解。

    “两个小家伙中的毒既然不多,那么是不是可以去除掉?”

    白月轩摇了摇头,“雪髓毒非常特殊,无法用内力、银针、甚至放血祛除,它根治在人的精髓之中,若强行用外力祛除,人就会失去精髓,瞬间死亡。”

    “!!!”云若夕着急的抱紧了两个孩子,“那用药可以吗?”她记得慕璟辰说过,七叶七花断肠草可以帮他压制体内的毒素。

    “本来是可以,只要找到七叶七花断肠草,就能暂时压制雪髓毒的毒血,我那位朋友,也在寻找此毒草,不过——”

    “不过什么?”云若夕把心提了起来,她之前吃饭的时候,就详细问过白月轩楼子溪的事。

    她想找到楼子溪,帮慕璟辰找到断肠草。

    结果没想到,白月轩和楼子溪虽然同出药王谷,但医魔楼清风一脉,向来和药王谷的规矩格格不入。

    他们行踪不定,行事诡谲,白月轩也不知道,楼子溪下一刻会出现在哪里。

    她以为白月轩的转转,是想说那毒草不好寻找,结果没想到,白月轩说的却是:“不过你两个孩子的毒,和他的不太一样。”

    “不一样?”

    白月轩没有多少,拿起一根银针,看向云若夕和小长安,“你们两个伸出手。”

    云若夕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警惕的小长安,看娘亲伸手了,才乖乖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手。

    白月轩用银针,在他们的母子两的无名指肚上,扎出一滴血珠,然后用瓷碗接住。

    两滴血落在瓷碗后,就迅速融合在了一起,白月轩用银针,放入,不过眨眼,银针就黑了。

    “云姑娘,我要收回我刚刚的话。”

    “什么?”

    “这两个孩子,应该是你的。”

    “……”

    云若夕懵懵的看着白月轩,感觉自己今天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

    不过她也并不是太在意,两个孩子是不是她亲生的,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她的孩子,谁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白月轩陈述道,“你体内的毒,为先天之毒。这样的毒,一般都会通过母体传给孩子。刚才我见两个孩子,与你体内的毒素不一样,便以为两个孩子,非你所出。

    但我仔细看了长乐放出的毒血,他体内的雪髓毒,和我朋友所中的雪髓毒,不太一样。”也就是说,有东西改变了两个孩子体内的雪髓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