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300章 可怕的小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对于漕帮的问题,朝廷其实讨论过许多次,但次次都想不出什么行而有效的好法子,再加上漕帮经历两朝,已经发展得过于复杂庞大,许多官员都抱着宁肯结交,不愿得罪的态度,就更不愿去好好的想办法了。

    云若夕一介女流,不仅能想出这样绝妙的政治举措,还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这些举措说出来,实在是太难得了。

    纵然她这番大胆言论,很可能是因为不知者不畏,但能将自诩江湖第一大帮会的漕帮,毫不客气的骂作地痞混混和社会蛀虫,她的心境和勇气,也都值得令人竖起大拇指。

    只可惜,这样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在说了这样的话后,却很快就要香消玉殒,因为她说的那些话,动摇了漕帮的根基,触碰了漕帮的逆鳞,漕帮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无论她逃到哪里,漕帮的人都会将她置之死地。

    贺老爷子微微皱眉,捋着花白的胡须,开始在心中盘算,该如何保住云若夕。

    这时,云若夕对面的巡查都尉和漕帮帮众们,却是震惊得一个二个忘记了言语。

    尤其地上被人踩着张天霸,那是惊讶得下巴都掉下去了——

    云娘子什么时候去衙门备案了?

    他怎么不知道?

    还有,他是想要追求小七姑娘,才不收她们的保护费的,怎么就成了大义?

    张天霸没有觉得云若夕说的话,是扯蛋,他只是羞愤,自己为什么不是云若夕所说的那样。

    他是不喜欢官府,不喜欢那些骚扰自家娘亲的收租官差,但其实他们漕帮做的事,和当年那些欺负他们母子的官差,又有什么区别?

    他是在西码头,守好了一方平安,但若是这些摊贩,老老实实的交钱给官府,让官府有钱招募卫兵,前来保护,未必不能抑制那些烂到骨子里的流、氓地痞。

    保家卫国,征战沙场……这些字眼,想必是每一个热血男儿心中,都曾涌上心头的梦想。

    张天霸也不例外,他有何曾想一辈子都在这西码头,做一个表面上人人尊敬的槽头,实则和土匪头头没啥区别的人。

    只不过是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他的人生还有另一种可能性。

    不少漕帮的帮众,和闻讯赶来的张天霸的手下们,在听了云若夕的那番话后,也或多或少和张天霸一样,也生出了一丝羞愧和复杂的心情。

    他们所做的事,和那些同龄的将士们比起来,真的是太差劲了,他们所谓的收保护费,和那些鱼肉相邻的社会渣滓,有什么区别。

    但其实,也是有区别的。

    云若夕之所以敢对他们说这样的话,就是因为她知道,这漕帮的人员结构,和那些落草为寇的贼人们,是有本质的不同的。

    这些人起初都是运河上的劳工,因为不满商人和船老板的压榨和欺辱,才团结起来,组成了自己的公会。

    漕帮的帮会要旨,是“义字为先”,虽然因为渐渐发展,儿渐渐被权势蒙蔽了初心,但那些变坏了的人,多是上头的人。

    不少下面的初级人员,都还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年轻青壮年劳工,甚至一些书生。

    在他们的心里,还是有礼法大义在的,之所以来收保护费,也是看不惯有些税收官的欺上瞒下。

    因此,当他们发现,想要保护百姓,还有另一条路,而自己也可以换种活法、去为国建功时,自然会生出想离开这个现在有些腐朽的漕帮的心。

    “你……”赵铁头看着云若夕,震惊的同时,简直恨不得冲上去,直接把这女人的嘴巴个撕了。

    她是哪里来的熊心豹子胆,居然敢骂他们漕帮是社会的蛀虫!

    更可怕的是,无论是围观的平民百姓,还是巡卫军的将士及官差,甚至他们自己漕帮的人,都对云若夕的话,非常的认同。

    赵铁头背后突然生出一丝冷汗,他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必须死,否则她将来对漕帮,必然会造成致命的伤害。

    可这个想法一出来,赵铁头又有些诧异,因为云氏只是一个小女人,他怎么会觉得这样一个小女人,能撼动庞然大物般存在的漕帮呢?

    就在赵铁头对自己的想法,保持怀疑态度时,云若夕又说话了——

    “大人,民妇所言,句句属实,小不惩,则生大错,漕帮欺行霸市,欺辱良家妇女,今日若不惩戒,江湖浪客纷纷效仿,那我大宁百姓岂有安日?”

    云若夕自小学戏曲,完全不用刻意去表现,便知道怎样的语调,会最大限度的拨动听众内心的那一根弦。

    她高怆道:“若大人今日,不能敢为万人先,拿下漕帮这些逆贼,那天子威严将不存!大宁王法将不在!而护国将士们的军魂,也将难以安息!!!”

    云若夕的话刚落,围观的百姓里,竟有女子哭出声来:“我丈夫去了边关十年,十年未归,他日日守着风沙大漠,为的就是咋们百姓的平安。

    可这些漕帮的人,却要向我索要保护费,他们何曾保护了我?不过是仗着保护由头,欺我一个没有男人在的可怜妇人罢了。”

    “是啊,我之前想着偷税多赚,所以不给官府钱,可实际上,给漕帮的缴纳的保护费,和平时给漕帮人吃的东西,也差不多比得上税收了。”

    “我也是,明明家里有店铺,按规矩纳税了,可漕帮的人偏说我店离码头近,要让我也要交保护费,和占山为王的土匪有什么区别。”

    ……

    随着那失声痛哭的女子的哭诉,人群里,不少内心对漕帮怨愤已久的老百姓,都忍不住开了腔。

    他们自己家里,或亲戚家里,都有儿郎被征召入军,去边关保家卫国,那些将士们一去不复返,将生死置之度外,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可这些漕帮的青壮年,却在那些军人用生命搭建的保护圈里,鱼肉百姓!说明白点,真和那些地痞流、氓,贼寇小偷,没有啥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