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317章 一群美男,一群混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果说,之前的慕璟辰,是清冷的,善变的,遥不可及的,带着入骨的神秘莫测,和摄心的潋滟风华。

    那么今日的慕璟辰,便是狷狂的、恣意的、气势昂然的,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让世人忘言的华美。

    他身后走入的几位公子哥,明明和他一样,年轻,俊美,穿着不凡,意气风发,但却没有一个,能及得上他的半点风华。

    不过一个抬眸,一个浅笑,云若夕便感觉,这世间所有繁华流光,都在他的身后,变得黯然。

    “世,世子——”当初看云若夕如看蝼蚁的万悦楼大掌柜,跌跌撞撞从后门的大厨房走冲出来,还没来得及下跪,就被慕璟辰身后一个穿红衣的少年,一脚踹在了地上。

    “滚远点,你这一身脏污,是想污了我大哥的眼?”

    “阿枫,乖,别闹。”慕璟辰淡淡开口。他的声音,依旧是那轻轻浅浅,低低磁磁,让女子听了,便忍不住心跳加速的男神音。

    可落在大掌柜等人耳中,却跟魔音一般。

    “世,世子见谅,江,江少爷见谅……”大掌柜捂着被踢痛的肚子,跪趴在地上,完全不敢有任何怨言。

    慕璟辰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进来后,就淡淡的抬起头,看向了二楼,云若夕等人的所在。

    这一看,顿时给云若夕点菜的迎宾小二,吓得蹲在了地上。

    他没有看到,那向来脾气阴沉不定的慕世子,在看向他所在的这一方时,眼里的笑意,一点都不冷,反而如三月阳春,带着浅浅柔光。

    可就算看到了,他也不相信传说中阴晴不定的慕世子,会有这样的眼神。

    透过屏风暗中观察的云若夕,也没有看到慕璟辰眼里的柔光,因为那柔光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像从未有过一般。

    那双黑曜石般的漆黑瞳眸,只剩下一丝百无聊赖般的倦懒,和让人看不穿的幽沉。

    云若夕不敢站出去,和慕璟辰对视,要是被慕璟辰发现她今日没带面巾,之后,她肯定会被收拾的。

    等等!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怕慕璟辰了?

    就在云若夕思索,自己何时变得这般怂时候,站在慕璟辰左后方的年轻男子,走上前,神色不悦道:“怎么这么乱?”

    男子的话刚落,店里的所有人,都跪了下去,却是哆嗦着,一个人都不敢开口回应。

    男子的表情更不悦了,剑眉微皱,看向慕璟辰道:“表哥,你今日怎么选了这么个不上台面的地。”

    要换做不认识该男子的人,听了这话,一定会说这公子所言,太过大言不惭。

    要知道这万悦楼,可是京城最好的酒楼之一,在环境清幽上,虽比不上明月楼和倚南轩那些以高雅著称的酒楼茶馆。

    但建筑装修和里面的摆设,却还是很值钱,很有品位的,哪怕是一楼的大堂,也不是普通人能坐得起的。

    然而这位公子,在说这样的话后,店里店外,却没有一个人敢反驳。

    被影七拉着蹲下,装跪下的云若夕,有些莫名。

    这位年轻公子,看上去和慕璟辰年纪相仿,穿着一袭华贵的苍蓝色广陵直裰,腰间绑着根天蓝色的涡纹银带。

    一头长发乌黑光亮,规规矩矩的束在苍蓝色的掐金正冠里,俊目冷沉,带着一丝不容进犯的高冷和傲然。

    可谓龙章凤姿,气度不凡……总之,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而事实上,对方也的确不是普通人,而是当今天子的第四子,姜源。

    “竟然是皇子?”当云若夕听到影七贴心的传音入密后,顿时明白影七为什么要拉着她蹲下装下跪了。

    不过,云若夕还是有些想不通。

    这个眼中傲慢的男子,地位如果比慕璟辰还要高的话,他为什么会走在慕璟辰的身后,而不是慕璟辰的前方呢?

    影七没有看出云若夕的奇怪,继续介绍道:“主子的母亲,是陛下的同胞妹妹凤仪长公主。

    主子得太后和皇帝的喜欢,自小就被召入宫中,同皇子们一起上课,几位皇子中,只有四皇子和主子年纪相仿,所以关系最好。”

    至于为什么走在慕璟辰身后……

    是后来云若夕问慕璟辰才知道的,四皇子这个人,是个性子极傲的,谁都不服,只服欺负过他的慕璟辰。

    他和慕璟辰的关系,可大致描述成:从不打不相识,变成越打关系越好,最后,变成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

    “那,那个穿红衣的少年呢?”云若夕看向那个踹了大掌柜后,就退回到慕璟辰身后的红衣少年,用眼神示意了影七一眼。

    影七解释:“他叫江枫,是敬元公的幼子,性子顽劣,胡作非为,谁都管不住,但,很听主子的话。”

    很听慕璟辰的话?“为什么?”云若夕眨了眨眼睛。

    影七回道:“大概是因为,主子是唯一敢把他吊在城门上的人吧。”

    云若夕:“……”

    影七补充道:“主子身后的那几个人,都是京中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整天逗猫遛狗,不做正事。

    之所以追随主子,大概是因为主子是京城的第一纨绔,京中纨绔子弟,莫不崇拜主子,以主子为首。”

    “……”

    云若夕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默默看向慕璟辰右后方的那个年轻公子。此人她见过,正是之前在西码头帮她作证的贺三公子,贺风晏。

    贺三公子今日,依旧穿着冰蓝色的衣裳,只是今日这衣服的材质,明显和他上次的衣裳不同。

    今日的衣裳,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泛光,隐隐的,竟有些月色临空之感。

    肯定很贵……

    云若夕揣度着贺风晏衣裳的价钱,下面的慕璟辰,却是倦懒的回了四皇子一句:“这里乱也是被你吓的。”

    四皇子斜了慕璟辰一眼:表哥,自觉点,这明明是你吓的。

    某个不自觉的人,往前走了两步,“这地方虽不怎样,却是京城最大的酒楼,待会来的人多,要是地方不大,怎么坐得下。”

    慕璟辰这话一说,躲在三楼暗室装不存在的邱德凯,就黑沉了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