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326章 慕璟辰的真面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为了不让血溅到她的身上,他还贴心的抬起暗紫色的玄纹袍袖,挡住了拔刀时溅出的鲜血。

    “像我这么有心机的人,怎么可能就被一刀捅死。”

    慕璟辰将带着他鲜血的刀,递向她,眸光潋滟,“阿夕,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想要捅死我,你得多捅几刀。”

    “!!!”云若夕彻底震在了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他却直接拉住她的右手,将刀放在她的手里,然后再次将拉她入怀中,想要让她再往他的身体上捅。

    不,不要!!!云若夕瞳孔骤缩,仓皇失措的想甩开他的手,可他力气太大,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眼看那带血的柳叶刀,就要扎向他的心脏,一道劲风却突然袭了过来。

    慕璟辰眸光一凝,拉着云若夕侧身旋转,便帮云若夕挡住了所有的攻击。

    “主子!!!”打出这道劲风的是影十一,他知道自家主子来看云若夕时,不喜欢他们在旁窥探。

    但他们对鲜血的味道,太过敏锐,当他们发觉主子所在的屋子,有鲜血,自然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

    当他们看到云若夕拿刀刺向慕璟辰,他们什么理智都没有了,直接出手,就想要云若夕的命。

    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主子都被这女人捅刀了,却还会为她挡住全部的攻击。

    “主子!”影十一想要上前查看慕璟辰的伤势。

    慕璟辰却是冷斥了一声,“出去!”

    让想要上前的四个暗影卫,顿住了脚步,有些茫然无措。

    被慕璟辰挺拔身影挡住视线的云若夕,却是颤声道:“出去前,把你们主子带走。”

    慕璟辰看向她。

    她看向慕璟辰,“除了孩子我不能给你,你想要安家,我便为你夺回安家,但你记住,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她的声音发颤,甚至有些吐字不清,但神色,却带着一股毅然决然的坚定。

    慕璟辰看着她,没有说话,只静静的凝望着她的眉眼,她的鼻子,她的红唇,她的脸蛋……把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然后他低缓哑磁道:“若夕,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熟悉。”好像三生石旁,奈何桥上,他就见过她……

    他没告诉她,他在发觉自己失忆后,其实想出了好几种自保的方式。

    可在看到她眉眼弯弯,眸光狡黠的那一瞬,他却做出了最没效率的一项自保选择:待在她的身边。

    这种事,他就算说出来,她也是不会相信的吧,因为在她眼中,他就是个精于算计,毫无真心的人啊……

    呵,慕璟辰低低的笑。

    他的小女人,真的好聪明啊,哪怕是些不易察觉的细节,她都能全部抓住,然后串联成一完美的发展线。

    让他都忍不住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他的设计。

    “你走吧。”云若夕往后退了三步,拉开了和慕璟辰的距离。

    她现在的心很乱,看到他受伤后,就更乱了,她觉得现在的她,根本就没办法冷静,没办法思考。

    她会做出错误的事,她想要先一个人冷静下来,好好的想该怎么办,可慕璟辰却并不想给她这个机会——

    “影七,把你的外袍拿来。”慕璟辰淡淡开口,影七便毫不犹豫的去了。

    在影七去拿暗影卫黑袍的时候,慕璟辰面色不动的从怀中拿出玄色面具,戴在脸上,然后拉起了兜帽,将自己的脸,完完全全隐藏在了黑袍之中。

    “慕璟辰?”云若夕被慕璟辰的举动,弄得呆怔,影十一等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家主子让影七拿外袍做什么。

    等到影七拿来外袍,慕璟辰二话不说,就接过影七递赖的外袍,披在了云若夕的身上。

    “你做什么?”云若夕刚问出声,慕璟辰便在她胸前点了穴道。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软了下去,却是没倒在地上,因为慕璟辰及时搂住了她的腰。

    “慕璟辰,你?”云若夕还没问出声,慕璟辰便将她搂在怀里,闪身飞了出去。

    影十一三人想要跟上,却被勒令:“保护其他人。”

    “主子?”影十一都要炸毛了,这女人刚刚可是要杀了您啊,您还让我们保护她的家人???

    “这是命令。”

    “!!!”

    慕璟辰的身形眨眼就消失了,影十一三人想追也追不上。

    只有影七看了看消失的主子,再看了看房间地上的血迹,安静的转身,继续去教两个孩子剑术。

    ……

    “慕璟辰,你到底想做什么?”云若夕想大声质问,但她浑身有气无力,说话的声音,只能是细弱之极。

    “做什么?”慕璟辰低低轻笑,“你不是都已经看穿了我所有设计吗?那我为什么还要伪装。”

    “你?”云若夕心中大骇,慕璟辰这是要露出真面目了吗?

    他要对她做什么?

    云若夕不知道,被再度背叛的愤怒,和第一次付出真心,却惨遭伤害的心痛,都已经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夜色将临,繁华的北宁城,已经华灯初上,亮起了万家灯火。

    慕璟辰带着云若夕,穿梭在这些美得温馨又烂漫的灯火中,不多时,便抵达了一处寂静的庭院。

    那庭院有重兵把守,但慕璟辰带着云若夕,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到了庭院中。

    此时此刻,庭院里,有一道伟岸的身影,正提着一把重剑练剑,察觉到慕璟辰的进入,那剑锋微转,直接射了过来。

    “是我。”慕璟辰掀开兜帽,露出带着半脸面具的脸。

    射来的重剑,停留在他面前三寸。

    “归远?”肃王姜烨诧异出声,似乎没想到慕璟辰会穿成这样来找他,更没想到,他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被他抱在怀里,带着兜帽,看不清面容,但身上,似乎有淡淡的桂花香……

    等等!

    血腥味!?

    肃王敏锐的发现,慕璟辰身上似乎带着伤,“归远,你受伤了?”

    “这东西你拿着。”慕璟辰没有回答肃王的问题,而是后退几步,将怀里一个菱形的腰牌丢给了肃王。

    肃王接住后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影楼楼主的令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