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345章 也想成为依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避孕措施?”

    慕世子明显被这个现代词汇,弄得呆愣了一下,但他反应极快,很快就明白了云若夕的意思。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回答,便见小女人慌乱的站起来,开始在床上跳。

    “天杀的,你要害死我啊!”云若夕一边骂一边跳,样子格外滑稽。

    慕璟辰看着她这奇怪的举动,不解道:“阿夕,你这是要表达气急败坏吗?”别说,还挺形象的。

    “什么表达气急败坏,我是让那东西流出来。”

    “……”

    小女人懂的,会不会太多了。

    不过,她上辈子是大夫,他们现代人又似乎比他们古人开放,她懂这些,也很正常,只是——

    他忍笑道:“你这样,是没什么用的。”

    “怎么没用,这可是赵倩倩跟我说的,事后物理避孕法。”云若夕不理会慕璟辰的嘲笑,认真的跳着。

    可跳了半天,啥都没跳出来。

    她一个头两个大,终于在慕璟辰的忍笑声中想起:“对了,你们古代不是有那个什么什么避子汤吗?”

    外面的天还没有黑,说明她和慕璟辰发明显在事后十二小时内,现代的避孕药她是吃不到了,但古代不是还有事后避子汤吗。

    慕璟辰瞧着小女人是真的懊恼和着急,原先戏谑的表情,不由一点点收紧,“你,不想怀上我的孩子?”

    “当然,我现在对外的身份,可还是个寡妇,我要是突然怀孕了,我怎么解释?”云若夕着急道。

    “只是因为这个吗?”

    “不然?”云若夕着急之时,却渐渐感觉周围暧昧旖旎的空气中,生出了一丝冰冷和压抑。

    她看向薄唇仍旧勾笑、眸光却幽沉下来的某人,顿时打了个激灵,反应过来:“慕璟辰,你是不是误会了。

    我不是不想和你生宝宝,只想因为现在我忙的事太多了,我连安安乐乐都交给孙婆婆帮忙,实在没精力去照顾小宝宝。”

    “你没精力,可以交给我。”她这话说的,当他这个做她男人、当她孩子父亲的人是死的吗?

    “慕璟辰,别说气话。”云若夕想着有避子汤,也不采用物理方法傻跳了,连忙走过去,抱住生气的某人。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得帮原主和两个孩子,夺回安家,现在云家一家人,都快汇集京城,要到时候了,你这个时候让我怀上孩子……”

    她可是会在舆论战上,输一筹的。

    慕璟辰当然知道这些,可情感上还是觉得有些不爽,小女人“事业心”太重,他排在两个孩子后面……

    他忍!

    但排在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后面,他忍不了,“安家自有我帮你,你安安心心的待着不成?”

    他不想她太烦心,有他这个男人可以依靠,她为什么不靠?

    “慕璟辰,如果有一天你遇到麻烦了,难以处理,我也希望,我的肩膀,可以成被你依靠。”

    “阿夕?”他诧异抬眸,看着小女人认真的面容,他突然意识到,他犯蠢了。

    他是发誓会一辈子保护她,但若真的把她当娇花一般养着,人有旦夕祸福,他若遭遇不幸,她这般娇弱,又会有谁会像他一样保护他?

    当初他在清河村,教云若夕分析局势和一些求生的办法时,不也是想着,他不在的时候,她也能好好的活着。

    “慕璟辰,虽说我想做菟丝花,但一边做,一边学习成为一颗大树,也是不错的。”

    云若夕主动靠近他,双手捧起他的玉容,“因为我的相公实在太好看了,要是我不厉害点,被人抢了怎么办。”

    “……”

    这话听着,总觉得应该是男人对女人说的,不过某世子听了,却很是享受,眼里的清冷不由散去,化作一池春水旖旎的光,只映出她的倒影。

    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你这张硬硬的嘴,什么时候变得,会这般哄人开心了?”

    “我哄人了吗?”云若夕故意眨巴着打眼睛,“我都是在说大实话啊,不过慕璟辰,我倒是觉得你,越来越幼稚了。”

    她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光滑冰冷的玉容,“你怎么和那个赵太贤一样,遇到事就内心戏。”

    “!!!”

    她说什么?

    她把他和那个二货厨子相提并论???

    某世子突然又气了,可小女人的红唇很软,怀抱也很暖,他气恼的心思,也不由转去了别处……

    只是,在他想有所动作的时候,外面却传来一声:“主子,漕帮有动作了。”

    漕帮?

    云若夕松开“胆大妄为”捏慕世子的手,看向屏风外,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间卧室有些大,纱帐床距离山水屏风,有好几尺的距离,屏风出去后,是休息、招待人的软榻。

    她都看不到门。

    慕璟辰应了声“知道了”,便起身,端起旁边方桌上的青花瓷盅,递给她,“先把醒酒汤喝了。”

    “哦。”别说,她的脑袋,到现在还有点晕乎,云若夕接过醒酒汤,想也不想的就喝下了,一点也不怀疑慕璟辰会在这汤里下毒害她。

    慕璟辰看着这一幕,薄唇勾起,眼里却有些担心,“阿夕,别这么大意,若是有人易容成我的样子来害你……”

    “我不是毒人嘛。”云若夕满不在意道,“白先生都告诉我了,我这身体百毒不侵,你之前说的什么,让我注意饮食,分明就是让我瞎担心的。”

    想到这茬,云若夕差点忘了,当初听白月轩说后,她是想找慕璟辰算账来着,但每次看到慕璟辰,她都忘了算账这回事,满心满眼都是他……

    “慕璟辰,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戏耍我。”云若夕拿着大眼睛瞪他,表情超凶超凶的。

    慕璟辰瞧着,却是忍不住凑过去,亲了她的面颊,“夫人,为夫认错,为夫给你穿衣道歉?”

    “哈?”

    云若夕还没反应过来,慕璟辰便替她解开了松开的里衣衣带,重新系上,然后拿过旁边的衣裳给她穿衣。

    被伺候的云若夕有些呆,“我,我们不洗个澡吗?”一般事后,不都是要洗澡的。

    慕璟辰知道她在想什么,精致的凤眸,顿时带出一丝狡黠,“夫人想和为夫一起洗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