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356章 不像母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贺风晏看向云若夕,此时的她和他第一次见到时,在打扮上没有什么区别。

    一身寻常女子穿的窄袖衣裳和双层襦裙,头发没有任何装饰,只简单将前面的发丝束在脑后,扎了根发带。

    一张月白色的丝绸面巾,遮住了面容,但因为眉眼极美,反而营造出一种神秘和朦胧的美感。

    她眸光清亮,富有灵气,偶尔闪过一丝狡黠,看上去,竟颇为神似某个人曾养在手里的那只小狐狸。

    贺风晏面上不动,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可惜。

    这样一个颇有意思的女子,面对漕帮匪徒,都能面色不改,面对富贵荣华,却还是忍不住落了俗气。

    可惜。

    真是可惜……

    “既然老板娘盛情邀请,下次,我一定来。”

    贺风晏丝毫没有表露出对云若夕的看法,一派和气佳公子的样子,浅笑着应下,便越过云若夕走了出去。

    只是在越过云若夕的时候,由于距离陡然拉近,他在她身上,闻到了一股明显的饭菜油烟味。

    这种味道,不少厨子厨娘都会有,但女子素来爱美爱香,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子,更是注重自己身上的味道。

    闻多了脂粉香气的贺风晏,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长相应该很不错的女子,身上带着这种人间的烟火味。

    “贺三公子可还有事?”云若夕见贺风晏突然顿住,还以为对方是突然不适了。

    乖乖,可千万别在她店里出事,不然她这试营业后面,就是关门大吉了。

    “没事。”贺风晏简单回答,就下楼去了。

    楼下座无虚席,全是吃小面的客人,但因为刚刚贺老太爷的请客,大家都开始意识到,这里是晨曦小筑,不是云氏面馆。

    在这里,除了小面,还有很多美味的佳肴。

    贺风晏听着那些对晨曦小筑酒菜的赞美之声,淡淡一笑,京城的酒食客,素来都是最八卦的,想来不出三天,“晨曦小筑”这四个字,就会大火。

    不过晨曦这个名字……贺风晏上车时,忍不住回头,看向了后面小楼的牌匾,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磨磨蹭蹭的做什么?”车里,贺老太爷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贺风晏顿时垂下长睫,掩下眸光深处的那一丝震惊和不解,佯装正常的上了车。

    等到贺家祖孙离开,他们今日在晨曦小筑所做的事,果然通过食客们,传向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且经过各种版本的包装和发酵,已然盖过不久前的“小面西施怒斥漕帮”,成为了京城酒肆间传得罪火热的事。

    连着五天,晨曦小筑都是人满为患的状态。

    不少拿牌子等待的客人,因为无聊,便去了溪口街逛街,无形中拉动了溪口街其他商铺的生意。

    开始那些对云若夕冷嘲热讽,觉得她在这里开酒楼是傻子的人,都傻眼了。而那些溪口街的店铺们,则把云若夕看成福星一般,接二连三的给她送东西。

    云若夕眼瞧着大牛二牛都要累得发育不良了,不由赶紧和漆氏一起,招了四个长工来帮忙。

    当然,还替最忙的赵太贤招了个学徒。

    “夫人,我,我怎么能教人?”赵太贤不敢接受,他自己都还要向人学习呢。

    云若夕拍了拍他的肩膀,“赵太贤同学,学无止境是好事,但这并不妨碍你一边学一边传授别人知识。”

    “可是……”

    “放心,你在教人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学习,具体的,你教的时候,就明白了。”

    云若夕当初辅导自己上铺的室友时就发现了,教人的时候,反而会领悟一些自己平时学习时没注意到的问题。

    “你要是实在不自信,就当这小刘,是我给你请的助手。”

    “哦。”

    见赵太贤应下,云若夕忍不住补了一句,“这小刘呢,虽是我买来的,但具体品性天赋,我还不知道。

    他说他想学做菜,我才把他给你。但你记得,在不清楚他品性时,只教些基础就好,你师父的拿手绝招,不要随便外传。”

    “嗯,夫人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赵太贤虽然人事经验少,但人很聪明,只要跟他一说,他就能明白。

    有了赵太贤负责厨房,云若夕算是摔掉了一大包袱,至于账房那边,云若夕不放心崔成,便让漆氏去了。

    漆氏以前是那种一分钱能用作三分花的人,酒楼的账本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但她记账算账本就很在行,在崔成的教导下,进步极快,很快就能负责酒楼的收账了。

    而崔成似乎也没有想一直当账房先生的意思,等到漆氏学得七七八八,就把收账的活全都给了漆氏。

    至于他自己,不是去跑堂迎宾,就是去弄他的花花草草,看上去,十分无害,且还让人忍不住的遍生好感。

    不少女客为了来看一眼崔成,三天两头的往他们小酒楼跑,让崔成成了继赵太贤厨艺后,晨曦小筑又一强力的拉客小能手。

    云若夕瞧着那清俊儒雅的身影,实在想不通,她一个小村妇,怎么就让漕帮派了这么个人才,来自己这小酒楼里放着?

    面对崔成的处理问题,云若夕有些犯愁,一时之间不知该何时下手。

    这时,“失踪断联”了好多天的影九,却是带着张做好的人皮脸,出现在了云若夕面前。

    只一眼,云若夕就呆住了,“你,你是说我的母亲,长这个样子?”

    “嗯。”影九指着自己的“脸”得意骄傲道,“夫人,我研究了十多张安大小姐的画像,又暗中打听了好多关于她长相性格行为的事,才最终做出这张脸的。”

    云若夕瞧着眼前这张不属于影九的模式脸孔,心绪有些复杂,她上辈子的模样,是有些肖像她母亲的。

    初初穿来后,她见原主长得和她上辈子一样,便下意识觉得原主的母亲安晴芳,大概也应该和她上辈子的母亲相像。

    虽然她已经听人说,原主长得不像安晴芳了,但现在看到,还是忍不住奇怪。

    这原主和安晴芳何止是不像啊,把她们的脸放在一起,任谁看了,也很难相信她们是母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