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399章 金针续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安晴芳之所以为她女儿,定下和我们顾家的婚约,是想让顾家做她女儿的靠山。”

    安晴芳真正的女儿不像云晴雪,在安老夫人的带领下,早就接触了安家的生意,被安家大多数人接受。

    安浅浅掌权的时候,必然会有不少人跳出来,而如果有顾家做靠山,那些想要夺权的人,自然不会轻举妄动。”

    所以,顾夫人当年在算计安家财产的时候,安晴芳未必没有在算计他们顾家。

    “这个心机妇。”顾夫人恨恨,居然连她都算计了。

    顾颜之冷笑反驳:“这算什么算计,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顾夫人神色尴尬,没有接下,只道,“那这婚事,你要是不愿意,母亲这就去和你父亲说。”

    顾夫人纵然觉得安家的财富,十分重要,可顾家和她宝贝儿子的面子和尊严,显然更重要。

    更何况,这世间有钱的商户,又不止安家一家,她儿子的正妻之位,应该给更好的人。

    商户之女,还是只能做偏房。

    面对母亲的同意,顾颜之却是摇了摇头,“我并非是不愿娶安家的孙小姐。”

    “啊?”顾夫人不明白,“那这婚?”到底退还是不退。

    “当然是退。”顾颜之便摩挲着修长的指尖,淡冷道:“趁着安家夺权各方人马涌出的时候退婚,母亲,你说安老夫人,会来找你吗?”

    顾夫人眸光一亮,不愧是她的儿子,“子玉,为娘这就去。”

    顾夫人去了。

    而安静下来的书房里,顾颜之则重新回眸,看向窗外的雪。

    雪,很美。

    可再美,也不及她一袭素裙,白纱遮面。

    顾颜之一直觉得,他和云若夕这辈子,最好的结局就是各自安好,互不相干。

    可不久前在堂上,当他得知她可能是安晴芳之女时,他内心那股汹涌的喜悦和欲、望,却让她清醒的意识到,他根本就不想和她各自相安。

    顾颜之伸手出窗,接住一片雪花,紧握在手心。

    他没必要放手!

    也不需要放手!!!

    文涛看着眼前的顾颜之,心中莫名的涌出一股担心。

    以前少爷,虽然面上冰冷,但好歹是能接近的,他也还能猜到少爷的一些心思,但现在的少爷,却让他完全看不穿了。

    ……

    第二天,是齐氏被发配边疆的日子。

    上路的时候,刑部的人似乎是故意的,将齐氏和其他抢劫犯放在一起,在西市附近游街。

    各种烂菜臭鸡蛋砸在齐氏的身上,更有甚者,还朝齐氏吐了唾沫,倒了泔水。

    本来吧,一般被发配的罪犯都还是或多或少有人送行的。

    连同队伍的杀人犯都有个老母亲来送人。

    但齐氏的丈夫和儿女,却始终没有出现。

    齐氏并没有怪罪自己的子女没有来送行,她只是低垂着头,默默承受着砸来的辱骂和脏污,让后将指甲狠狠掐如手掌心。

    云若夕!

    你这个贱人!

    我齐珍儿发誓,今日我所受的一切耻辱鱼折磨,来日我都会千倍万倍的砸在你身上!!!

    齐氏被一路骂出了城门口,和着其他被发配的犯人一切,上了路。

    而就在齐氏离开京城的时候,安家老族长,也正好领着安家祖宅里的人,抵达了京城西码头。

    云若夕在晨曦小筑门口,迎接了来送请帖的冯妈妈。

    “云娘子,我家老夫人明日,想把东西亲自交接给你。”冯妈妈站在云若夕的面前,态度恭敬。

    云若夕发现,冯妈妈看她的神色,有些躲闪,似乎不怎么敢看她的眼睛。

    云若夕没多想,只估摸着冯妈妈这般,应该和安老夫人一样,是替安晴芳感到抱歉,“好,我明天就去安府拜访。”

    冯妈妈点点头,送完请帖就上了马车离开。

    晨曦小筑的生意,没了混混们的滋扰后,有了回暖现象,但比之之前的座无虚席,排队叫号,还是差了一些。

    想来她和昌盛赌坊的勾结嫌疑,还是寒了不少人的心,小老百姓都在用特别的小方法,报复她呢。

    云若夕无奈一笑,转身回去看赵太贤做菜。

    生意一般有一般的好处,至少可以让她闲下来,跟赵太贤偷偷师。

    就在云若夕偷得浮生半日闲时,安府冬暖阁的厢房里,却传出一阵激烈的咳声。

    床上的安老夫人一起身,便是一口漆黑的血。

    旁边的辛夷见了,忙上前扶住她,用白手绢给老夫人擦拭。

    “月轩啊,老身还有多少时间?”

    白月轩神色淡淡,语气平和,“最多三天。”

    三天啊……

    已经够多了。

    安老夫人用感谢的眼神看了一下辛夷,对方便给她拿了靠垫,靠在床栏杆上。

    “如果不是你和她,我哪里能活到现在,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就该死了。”安老夫人眸光幽远,似在回忆从前。

    白月轩淡道:“我的医术,不如她。”

    那人能在安老夫人中了毒后,帮老夫人再活二十年,而他却只能延长安老夫人数年的寿命。

    可不就是不如吗。

    安老夫人却是摆手道,“你别这样说,当初她为我续命时就说过,我这身子,顶多能再撑个十七八年,是你年少有为,一直暗中帮我调理,我才能够撑到现在。”

    白月轩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老夫人的话,还是没有。

    旁边的辛夷,却是好奇的在心里嘀咕:老夫人和自家先生说的人是谁啊?比自家先生医术还高的人,难不成是药王谷的谷主?

    “明日我会为晴儿那丫头收拾最后一次烂摊子。”安老夫人看向白月轩,“我的身子,就拜托你了。”

    白月轩微微颔首,便拿出了十二根金针,“强行续命,会很痛苦。”

    “我受得住。”安老夫人神色淡然。

    白月轩不再多说,安静的上前,为安老夫人施展金针续命之术。

    第二天,安府的正厅里,几乎站满了人。

    云若夕到的时候,愣了一下,转身问向今日一早就在门口迎接她的冯妈妈,“这些人是?”

    冯妈妈恭谨回道:“云娘子,这些都是安家宗祠的人。”

    宗祠?

    云若夕昨天听影七说,安家祖宅的人来了,想来就是这些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