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404章 财产分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云府里忐忑等待安家回忆消息的云晴雪并不知道,云若夕无形中就给她拉个战线和敌人。

    云若夕见安家老宅的那些人,被她气得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还口,这看向老夫人,严肃了表情。

    “老夫人,诉我直言,最该给我道歉的那个人已经死了,你之前代替你女儿的道歉,我已接受,所以酒楼的事,不用再给我了。”

    “不行!我安家人经营百年,走到今日的地位,就是因为我们诚信经营,不推拒该承的责任,老身既代表女儿向你提出了补偿,就不会更改。”

    安老夫人话是对着云若夕说,但目光却始终锁定在安浅浅身上,那双没有多少神采的眸子,此时此刻望着安浅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有种让人看不穿的幽暗。

    “外祖母……”

    安浅浅还没来得及说话说,安老夫人便一脸肃然的打断了她:“我本想让你替母还债,做这个诚心致歉只人,既然你不愿意,那在我把安家交给你之前,先做个简单的分割吧。”

    分割!?

    分割什么分割?

    她是安晴芳的独女,安家应该都是她的啊。

    安浅浅下意识的看向正厅里的养父母和老族长,想寻求帮助。

    可安老夫人明显早有准备,未等他们想出理由阻止,安府的小管家就带来了一个重量级的客人。

    这个客人不是别人,正是京兆衙门的京兆尹赵大人。

    一般家有薄产的老人,在死前交割财产,都会族中有地位的老人,或着族长前来,为遗嘱做个见证。

    但最正规的,还是让衙门里的书记,写文书后,盖上公章。

    安家身为皇商,又有大宁经济命脉的德昌号,财产涉及太大,安老夫人便把京兆尹也请来了。

    “老夫人,几日不见,身子可还好。”赵大人客客气气的打了声招呼。

    安老夫人微微弯腰颔首:“谢大人挂记,老身还能挺得住。”

    两人简单客套,赵大人便带着书记官,坐在了安老夫人的旁边。

    安老夫人现在的时间,非常宝贵,未等丫鬟上茶,便对赵大人道:“老身不敢耽误大人时间,已提前写好了安家的财物分割,还请赵大人就此见证盖章。”

    “啥,都写,写好了?”

    安家老宅的人,纷纷皱眉,那这老太婆刚刚还故意问安浅浅,一副我把安家都交给你了的样子。

    难不成,是在试探安浅浅?

    安浅浅的养父母们心里有些咯噔。

    安老夫人身后的冯妈妈,拿出一张绢帛写的文书,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念道:“老身安于氏,深感人有终老,时日无多,为敬先夫,特先立起书据,安排身后事……”

    冯妈妈念着念着,便忍不住的双眼通红,声音哽咽,“老身教女无方,累害无辜,惭愧之至,特以安家旗下所有酒楼,及安家所投其余各家酒楼份额,悉数赠与云氏云若夕。

    老身嫁入安府时所有嫁妆,悉数赠与义孙云晴雪,其余产业,尽数给予外孙女安浅浅,另,安家给予各大管家的分红份额,多加一成。”

    这几句话一出,满座哗然,除了几个大管家都是经历大风大浪的人,依旧稳得住外,正厅里的安家人,全都忍不住闹了起来。

    “堂嫂你这是糊涂了吗?不仅要把自家的东西,分给那些不想干的外人,还要把给下人的提成提高?”

    “没错,这些大管家都是和咋们安家签了主仆契约的人,严格来说,都是咋们安家的下人,咋们安家赏他们一口饭吃就已经很厚道了,如何能给这么多!?”

    “就是,还有老夫人,你把自己的嫁妆给了那个假孙女,是不是因为浅浅没在你跟前长大,你不疼她啊。”

    ……

    这些人三言两语的说着,无不挑拨着安浅浅和十大管家的关系。

    而安浅浅显然也被挑拨了,看着安老夫人的眼里,充满哀怨:给不想干的云氏东西,也就罢了,为什么要给云晴雪嫁妆?

    这自古以来,娘亲的嫁妆,都会给自己的女儿,安老夫人把自己的嫁妆给了云晴雪,是不是觉得云晴雪,才是她老人家跟前养大的孙女。

    而她安浅浅,只是个突然来的?

    安浅浅本来对安老夫人就不是很亲近,这下更没了好感,要不是养母交代过,不能对老夫人不敬……

    她怕是直接就要甩脸质问了。

    “大人,盖章吧。”安老夫人闭上眼睛,似乎不想在看自家外孙女脸上的表情,也不想去听那些亲戚的闹腾。

    赵大人听着安家人的那些吵闹,也觉得头大如牛,赶紧让书记官拿出官印,盖了两个大公章。

    文书上本就安老夫人和已故安老爷子安成业的私章,等到赵大人的官府公章一盖,这文书的内容就铁打定钉了。

    安家老宅的人虽然愤怒不满,骂骂喋喋,但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哪怕没有酒楼产业,哪怕以后利润少了一成,但安家的财富还是多得数不清啊。

    别说船业,手工业,绸缎布庄和其他零零散散的行当,就一个德昌号,就足以养他们上百废物好几代了。

    于是安浅浅纵然不满,暗中听了自家娘亲的话后,也和缓了脸色。

    不过当安老夫人领着十大管家去后厅,只带上了云若夕没带上她,她的脸色又不好了。

    “娘,外祖母是老糊涂了吗?怎么不带我去见那些大管家,反带了个不想干的外人?”

    安浅浅的养母也不清楚安老夫人的奇怪做法,此时此刻,她整颗心都在赚大发了的愉悦心情里,哪管那么多。

    便只对安浅浅敷衍道:“刚刚你不是已经被那些大管家见过了吗?那老太婆要把酒业分割出来给那个村妇,估计要和那些大管家交代吧。”

    安浅浅养母不在意。

    安浅浅却忍不住想到了别处:听说这十个管家都是见过云晴雪,且指点过云晴雪经营之道的,莫不成,不是安老夫人不想带她去,而是这是个大管家觉得她安浅浅不如云晴雪,不想见她?

    想到这里,安浅浅得到巨富的心情,瞬间蒙上了阴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