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530章 低廉的害人成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泼粪?”云若夕这两天在王府,被慕璟辰养得太好,衣来张手,翻来张口,脑子都变迟钝了,“什么意思?”

    ?来报告的太白楼小二,吞咽了两口气,“一个不知道打哪来的妇人,说老板你勾引了她男人,正领着她的兄弟,往咋们太白楼门前倒粪水,客人都被熏得不行……”

    小二还在说,云若夕已经起身往外走了出去。

    刚走出办公间的们,就听到一个泼妇骂街的声音,在那大喊着:“云若夕,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仗着一张狐猸子脸到处勾人,你不得好死!”

    仗着张狐猸子脸到处勾人……这话听上去,怎么略有些耳熟?

    云若夕心中转了转,想上前去看,跟她一起出门的影九却组织道:“夫人,我去看吧!”外面的粪臭味太明显了,污了夫人的鼻子就不好了。

    “不用。”云若夕看向身边的小二,“你去找掌柜,先把一楼的客人都请上二楼,再叫人去通知巡街的捕快或者巡卫军。”

    “嗯?”小二明显愣了一下,一般女子面对这种情况,不管是被冤枉的,还是真有此事,都会恼羞成怒,上前分辨,或者哭泣找人帮忙。

    这云氏,却居然让他们先去照顾客人。

    “还愣着做什么?”云若夕见小二迟迟不动,沉了声音。

    小二立刻回神,应了声“是”便转身去了。

    此时清晨刚过,响午未到,上午时分,正是街上人最多的时候,那妇人领着推着泔水车的兄弟,在太白楼前叫骂,顿时引来了一大群人的围观。

    迫于太白楼前的粪水,里面的人走不出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小二等人还得从后门出去找巡逻捕快。

    等到客人依次上楼,云若夕才大大方方的,拉了把椅子往中间一坐,面对着大门道了句,“来者是客,各位何不进来说话。”

    酒楼开门做生意,大多都用宽大的大门,此时云若夕在里间的动作,被外面围着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大喊大骂的妇人见云若夕这般,不禁愣怔了一下,什么情况?

    这云氏居然不出来找她理论,反而让她进去?

    她还准备在她出来的时候,就泼她打粪水呢。

    “姐?”旁边推着泔水车的,他的兄弟喊了她一声。

    妇人立刻从愣怔中回神来,大骂道:“什么来者是客,狐狸精,你少在那里装高贵,你不守妇道,不知被多少男人睡过了,一身脏污,你开的店是脏的,做得菜也是脏的,老娘进去,怕污了老娘的衣裳。”

    妇人的话一出口,不少在二楼看好戏的客人,都下意识的放下了筷子,觉得自己吃的东西,好真有些不干净一般。

    至于外面,更是有不少人在应和——

    “这个云氏可真是不要脸啊,听说跟好多男人都有牵扯。”

    “没错,什么漕帮的槽头,赌坊的管事,连原来安家的大总管周楠都跟她有一腿。”

    “是吗?难怪那周楠肯甘心帮她经营酒楼啊,原来是这么回事。”

    ……

    被无辜扯上的周楠周大管事,默默站在办公间外的大门处,看着外面议论纷纷的人群,暗沉了表情。

    但被众人唾骂的云若夕,却是依旧是淡冷的样子,她语调平缓,却又掷地有声的道了一句:“你们说了这么多,有证据吗?”

    外面议论纷纷,却被云若夕一句话,压成寂静。

    “呵。”云若夕冷冷一笑,“北宁帝都,天子之城,下有京兆衙门坐镇执法,上有三司秉公监察,更有国家律令,辖制各方,什么时候竟变成了,无知之人一张嘴就能毁人一生,几句话就能定人有罪的地方了。”

    普通百姓一听衙门这类词语,就要虚上一虚,抖上一抖,云若夕却居然抬出了三司这等普通官员听了,都会虚一虚抖一抖的名词。

    外面叫骂的妇人顿时有些慌。

    可一想到让她来的人,她瞬间定下心来,冷声回骂:“淫妇,你一口一个衙门三司的的吓唬谁呢?你想要证据,好啊,这就是证据!”

    妇人从怀里的包袱里,扔出一件月白色的肚兜,然后指着那肚兜道:“这就是你昨日留给我男人的东西!”

    “大胆!”影九看着那肚兜,听着那话,顿时怒上心头,“竟敢如此侮辱我们家夫人!”

    “侮辱?你们家夫人要是没做这恶心事,需得着我在这里说道?”妇人抬起下巴,冷声傲然,“她不嫌丢人,我还嫌这东西龌蹉呢。”

    人群中不少人在瞧了那地上的肚兜后,都忍不住将目光看向了正襟危坐的云若夕。

    心中有教养的,忍不住骂云若夕“无耻”,心中没教养的,却忍不住露出猥琐的目光,看着云若夕,生出各种猥琐的念头。

    接收到那些形形色色的目光,饶是云若夕再有定力,也觉得设计这件事的背后之人,太过恶心。

    居然用这种方式,来对付一个女子。

    可云若夕却不得不承认,对付的法子很有效,人言可畏,毁掉一个人,有时候真的很简单。

    就像此时此刻,哪怕地上这月白色的东西不是她的,人云亦云,那些看不得她好的人,也会纷纷详细那东西是她的。

    “看来在哪个时代都一样啊,低廉的犯罪成本,就能毁掉一个人的一生。”云若夕眸子的温度,一寸一寸冰冷。

    当初她去找赵倩倩嗑劳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姑娘,那是一个被舆论毁掉的姑娘,二十出头的年纪,看上去,却有三十多岁。

    姑娘在初中时期,因专心学业为由,拒绝了一个追她的男生,那男生恼羞成怒,胁迫姑娘不成,就到处跟人说那女孩被他睡了。

    女孩被同学指指点点,最后居然要出示医院鉴定的证书,才说服学校没有开除她。

    虽然那个污蔑她的男孩被开除了,但这件事却成了女孩一辈子的噩梦。

    她的事被嫉妒她漂亮的人,想要欺负她的人,或者只是想找个谈资,和人聊天的人,无限放大,最后竟变穿成了:鉴定书是假,那女孩已经堕胎好几次。

    上学路上,她被扇巴掌,教室放学,她被一群男生玷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