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533章 仇人都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秋实回道:“有些已经在了,有些还在路上。”

    ?褚峻修冷冷一笑。

    褚娇娇却是好奇的回头,“二哥,什么人啊?”

    “你待会就知道了。”褚峻修领着褚娇娇坐上马车,不急不缓的跟在人群后,去了京兆尹。

    而此时,云氏不守妇道,勾引他人之夫,与人通奸的事,在刻意的传播下,已经传到了官宦人家闺秀的房里。

    云晴雪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立刻让人备马车,赶去了现场。

    她就知道,云若夕那个贱人有天收,她不动手,自有人去对付她!

    ……

    “一个女人,不好好在家相夫教子,偏要出去折腾做什么生意,这下自讨苦吃了。”

    “呵,得了吧,要相夫教子,她也得有人相啊,一个外室,连妾都不如,整天流在外面,跟弃妇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人家弃妇好歹也是正儿八经成过亲的,她,哈哈哈不过是个没人要的贱货罢了……”

    ……

    门外,十来个人围着云若夕家的大门,指指点点,嘴里骂的东西,悉数落在了门后的崔成耳中。

    他和赵太贤今日,是特地赶来云若夕家过节的。

    两人在京城,都没有什么亲眷,眼看陈大壮都回来了,便也索性关了晨曦小筑,来找老板娘过年。

    结果没想到,就在他们在家里忙碌,等着云若夕中午回来时,却听到了这样的言论。

    赵太贤气不过,想冲出去找人理论,崔成却一把拦住了他,“这事有问题。”

    云若夕名声是不好,也经常有人在她家门口指点,甚至有同巷子的邻里聚集在一起,想让她搬走。

    但像今日这样围着骂的却是少见,毕竟影七和大牛二牛的武力震慑力在那里。

    如今……

    “快走吧,听说有个受害的妇人,已经把她告到衙门去了,迟了可就看不到热闹了。”

    “没错,咋们赶紧走!”

    “终于有人看不下去,要收拾那个不知廉耻的人了……”

    外面的骂声渐远,里面的人却是越发沉冷了心。

    “他们什么意思?”赵太贤着急道,“云娘子被告了?谁告的?”

    崔成没多说,立刻打开大门,冲了出去。

    赵太贤还没反应过来,陈大壮也跟着出去了。

    “你们?”

    赵太贤迈开步子,屋里的漆氏等人,早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从里屋走了出来,“大牛二牛,你们照顾好婆婆。”

    说完,她也不跟赵太贤打个招呼,和陈向志一起,直接追上了陈大壮他们。

    “漆娘子,你们等等我啊!”赵太贤也追了上去。

    至于院子里的孙婆婆等人,听说云若夕出事,哪里顾得上漆氏的劝留,直接也关了门,追去了衙门。

    云若夕的家人朋友在往衙门赶,她的仇人敌人亦是。

    酒楼联盟的周老板等人,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

    “真是天助我也,这将军府的小姐,果然对贺家的三公子有情谊。”

    “不然呢,你以为我为什么让人天天在将军府外传那女人和贺三的苟且。”

    “不过今日这件事真的是将军府出手的吗?在安家那边,咋们不也有传顾七少和那贼妇的事,落在那安浅浅的耳里,她铁定是不会放过那女人的。”

    “不会是安家,安浅浅那女娃娃有几斤几两,大家都心知肚明,她能想出这样的办法,还能买通衙门的人?不可能的。”

    “可安家老宅里的那些个老家伙,却是有脑子的。”

    “有脑子的有如何,不能容人,如今十大管家,已经有三个被他们挤兑走了,现在的安家,内斗不已,谁还会去管一个可以随时出手收拾的妇人。”

    “也倒是。”

    “所以今日这事,八成是将军府那边的作为,毕竟不久前,将军府的小姐和二少将军,还在太白楼丟了不小的颜面。”

    “将军府的人出手,别说漕帮那些江湖匪类了,连贺家都得给颜面,看谁还能救那贼妇,咋们就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吧。”

    “哈哈哈哈……”

    几个酒楼老板在一辆宽大的牛车上,笑了起来,纷纷思索,在云氏倒台后,怎么把她的那些酒楼菜肴方子弄到手。

    当然,还有些人心思猥琐之人,淫邪的想着,那云氏美貌漂亮,身材又好……没准还是可以从牢里把她弄出来,回去玩几天。

    牛车载着各怀心思的酒楼老板们,往京兆府衙门而去。

    这个时候的顾颜之,也收到了云若夕被告的消息。

    “她那个脾气,果然不适合待在京城。”顾颜之抬手扶额,当初他就看出来,她是个凡事讲理,不畏豪强的人。

    可在这世道,当人强大到一定地步,是压根不会跟她讲理的,她难不成以为,京城的豪强都会像他一样,对她处处忍让?

    “去京兆府!”顾颜之坐起身来,他身上的伤还没好,最近才刚刚会下地。

    “少爷,你的身体……”文涛等人想反对。

    顾颜之冰冷的看了他一眼,“武略,去备车。”

    “是。”

    相对啥事都要多嘴的文涛,寡言少语的武略,更像是一把好用的刀,指哪打哪,从不问为什么。

    就在顾颜之不顾自己身体准备出门时,云若夕等人,已经在大堆围观群众的围观下,去到了衙门。

    京兆尹赵大人接到消息的时候,头都大了。

    他突然很想叫云若夕姑奶奶。

    这个女人,怎么总惹上麻烦!?

    不过当他上了公堂,听了那散发着粪臭味的妇人的一番吐血陈诉后,他火急火燎的内心,大概就明白了一些。

    这个世道,对于没有权势支撑的人来说,美貌,往往是招惹祸乱的最大端引。

    且这事,还无关男女。

    像云若夕这样,年轻漂亮,身边没有丈夫,手里却有一堆的钱的独身女人,就更容易招来祸事了。

    赵大人官场沉浮二十多年,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曾经还有个漂亮的少年,被人豪强告故意勾引呢。

    当时他是怎么解决的?

    哦,对,他没解决,是那少年,在那豪强的污言侮辱下,自觉羞愤难当,自己拔刀抹脖子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赵大人心里忐忑,今日这云氏,不会拔刀抹脖子,或者一头撞死在自己的衙门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