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535章 一波又一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哼,大人明鉴,当然不会信你!”

    ?卢贾氏指着云若夕骂道,“如今这么多证人证据,都摆在这里,可你还是狡辩,不承认罪行,云氏,像你这种不知悔改的贱妇,就该立刻拉去浸猪笼!”

    “对,没错,该浸猪笼!”卢贾氏身后跪着的“兄弟”也帮腔说了一声。

    卢贾氏抬头看向高堂上的赵大人,高声跪拜道:“大人,您还在等什么!?这样的淫、贱妇人,应该立刻处置啊!”

    “是啊,立刻处置啊——”

    “不能留她!”

    ……

    外面的声势越来越大,好多本来在家准备过年的人家,都从家里走出,来着京兆尹衙门,看这今年年末最后的热闹。

    云若夕听着外面要打要杀的声音,始终不发一语。

    当初她和漕帮对垒所造出的威名,全都在一次又一次的舆论攻击,和漕帮跟她示好的情况下,变得当然无存。

    云若夕突然意识到,或许漕帮送那块令牌,不是想和她交好,而是想将她铸造的好名声,彻底攻克掉。

    这样,当漕帮出手,暗中制裁她的时候,才没有大堆的人站在她这边,帮她摇旗呐喊,或者痛惜怜悯。

    比如现在,她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众矢之的。

    只是,在在众多喊打喊杀以及咒骂声中,却突然出现了不一样的声音——

    “夫人不是那样的人!”

    喊出这话的人,是贫民街的刘瘸子。

    他们贫民街的人,也是要过年的,难得走出低矮狭促的街道,来看一下京城的繁华热闹,却没想到遇上了云若夕被人告通奸的事。

    且告云若夕的人好巧不巧的,来自和他们所在街道相邻的马市街。

    “我可以给夫人作证,夫人几次来我们那里,都是为了三娘,也就是夫人家里的洗衣妇,最后一次来,是因为我们好几户人家的东西被偷,大家不敢报官,是夫人帮我们处理的。”

    刘瘸子说完,看向身边同行的街坊领居,“你们说,是不是这样?”

    几个跟刘瘸子同路的人,眼看周围黑压压的人都围看过来,顿时意识到,他们要是帮云氏作证,指不定自己还要遭殃。

    于是不仅不帮刘瘸子说话,还急忙往旁边缩,大有要和刘瘸子撇清关系的样子。

    “刘瘸子你看我干嘛,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

    那几个人能避开的避开,甚至不惜往旁边的人堆里挤去,完全不想和刘瘸子,或者说是帮云若夕说话的刘瘸子扯上关系。

    刘瘸子看他们怕事的躲开,愤愤不已,不顾周围投来的狠毒视线,径直往大门里挤去。

    “我可以帮夫人作证——”

    他想去大堂,可往前走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地方伸出的脚绊了一下。

    刘瘸子重重的摔了下去,可周围的人不仅没有搀扶他,反而还因为他穿得落魄,又是瘸子,而避之不及。

    “又是一个被云氏勾引的受害者啊……”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念叨了这么一句。

    愣神不解的大多数人,顿时都反应过来:刚才和这瘸子在一起的人,都没有帮云氏说话,足以说明,他们不想帮这个瘸子给这个云氏做伪证。

    至于这个瘸子,这般心心念念的帮云若夕作证,八成也是被这个云氏迷惑了。

    “不是的,不是——”刘瘸子挣扎着想起身辩解,却被旁边走出的一名大汉,恶意的踩了一脚。

    那大汉力气极大,顿时,刘瘸子的四根手指就发出断裂的声音。

    “啊——”

    刘瘸子的惨叫传来,公堂上跪着的云若夕当即起身,朝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十三!”

    云若夕唤了一声,不过转瞬,那个踩了刘瘸子的壮汉,便被突然出现在半空中的人影提起,然后甩砸向了衙门的外堂。

    “啊——”那被砸在地板砖上的壮汉,嗯哼一声,仿佛骨头都被对方碾了一遍。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不由自主的远离了地上的瘸子,生怕自己被那突然出现的,做车夫打扮的人,给甩砸出去。

    受伤的刘瘸子,被重新返回的影十三搀扶起,原本就没什么好气色的脸,变得越发苍白,“你们,你们不能冤枉好人……”

    三娘的东家是好人,你们,不满冤枉,断指之痛,让刘瘸子完全丧失了说话的力气。

    影十三搀扶他坐下,然后皱眉看向那被他甩砸出去的人,皱眉头传音道:“夫人,此人会武!”

    看出来了!

    要是一般人,被影十三那么一砸,早就断了半条命,可那壮汉却能在闷哼之后,慢慢的爬起来。

    “你,你竟敢砸我!?”

    那壮汉起来后的第一时间,就看向了影十三,“你知道我是谁吗?”

    “京城辉武馆的教习。”

    影十三淡淡开口,那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的冷厉表情,看得那叫嚣的壮汉,当即一愣。

    这世上学武的人众多,但总的来说可以分成三类,一类是想强身健体、学武防身,一类是想争取功名、建功立业的。

    还有一类,就是是武侠小说里常见的,走江湖,杀人越货,想称霸武林的。

    这三类人在武功功夫上,说不少谁好,谁不好,但常在刀尖上行走的人,毕竟比窝在武馆练习的人,多了狠厉的味道。

    所以辉武馆的李教习纵然功夫不错,面对杀过人越过货的影十三,还是低了一筹。

    他清楚的明白,要动起手来,自己恐怕不是这个车夫的对手。

    于是他立刻转身就朝里面跪下了,“赵大人,这人敢在官府衙门的大门前行凶,简直目无王法,猖狂至极,还请赵大人让人将其拿下处置!”

    “没错!”随同李教习来的,辉武馆的教习学员们,也纷纷叫嚣,让赵大人主持公道。

    赵大人头疼,怎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云若夕的事还没处理好,又冒出个车夫打人。

    可等那车夫进来,恭谨的看向云若夕,赵大人才明白,不是风波又起,而是针对云若夕的这一波,在不断的升级。

    等波涛升到一定高度,轰然落下,云若夕这个无依无靠的女人,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