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536章 半路拦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赵大人,你迟迟不宣判,该不会也是和这云氏有一腿吧……”吵吵闹闹中,难得的出现了女人的声音。

    ?还是个年轻女子的!

    众人不禁循声望去,便见一辆用月白色轻纱装饰的马车上,刻着安家的铜钱标志。

    车里的安浅浅,很想亲自上堂,见证云若夕在公堂上,被扣上通奸罪名、狼狈不堪的样子。

    但张氏却不让她露相,只让她在车窗上开了个不起眼的小洞,让她观望。

    不过这也丝毫不能影响,她想在这场大戏上添一把火的心情——

    “当初云氏想谋夺我身份的时候,赵大人你在场,外祖母分家业的时候,赵大人也在场,难道赵大人还没看清那女人的卑劣无耻吗?”

    不远处低调的马车里,云晴雪听了这话,差点笑出声来,没想到这蠢货安浅浅,也有有脑子时候。

    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是个人都会觉得云若夕和赵大人之间有点关系,赵大人为了避嫌,一定会立刻定案。

    且还是往最严重的那方面定……

    车里的云晴雪红唇勾笑,透过开了一小点的车窗,紧张又兴奋的看向公堂那边,不想错过这大仇得报的快意。

    可突然间,云晴雪却觉得衙门公堂上站起来的云若夕,朝她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云晴雪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一下。

    等作出这种举动后,她却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她干嘛要怕被她看见,就算看见了,又如何,今日这场谋划,又不关她的事。

    就算今日的众口倾轧,跟之前的舆论一点点积压,有莫大关系,云若夕今日之灾,有她的手臂。

    她也不怕,从云若夕害她失去安家孙小姐身份的那一天,或者说,更早之前,在云若夕和顾颜之认识的时候,云若夕就是她想要毁灭的敌人!

    云若夕的热闹太大,除了普通老百姓,还有不少富贵人家闲的无事的人,坐着牛车和马车来看。

    此时,顾颜之的马车却在半路被顾夫人拦下。

    “子玉,你不要跟我说,你现在去京兆府衙门,是跟其他人一样,看那云氏的热闹的!?”顾夫人何其聪明。

    哪怕关心则乱,忽略了很多事情,也在这段时间静下心来,思索顾颜之行为的时候,领悟出了些东西。

    自家儿子的异常,似乎是从那云氏出现后,开始的——之前的顾颜之,冷是冷,淡是淡,却做事有章法,从没出过一次差错。

    但自从遇到那云氏,被人袭击,落下山崖,摊上污名,以及后来受伤……

    顾夫人打开车门,沉冷的看着对面马车关闭的车门,“武成已经把你曾经作的事,都跟我说了,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车里的顾颜之半倚在软垫上,因为马车跑得急,他原本开始结痂的伤口,居然有开裂的迹象。

    但他什么也没表现出来,依旧冷着一张脸道:“武略挡住夫人!”

    “是。”只听顾颜之名的武略,立刻飞到顾夫人的马车上,踹飞了马车车夫。

    而这边,文涛在顾颜之冰冷的眼神下,只能不甘不愿的代替武略去驾驶马车。

    车上的顾夫人看武略踹飞了车夫,气得脸色苍白,“武略,你这是要反了天!?”

    幸好她带上了鸳鸯和珍珠。

    “给我拦下!”

    顾夫人一声令下,鸳鸯和珍珠立刻飞身而下,一个对付武略,一个对付驾车的文涛。

    顾颜之下意识想起身,胸口却传来裂痛。

    他抬手捂住胸前伤口,没有血色的唇,紧紧抿着。

    他已经错过过一次,这一次,不能再错过……

    不顾伤势,顾颜之亲自上前,扯过缰绳,调转马头,越过顾夫人的马车,飞快的朝前驶去。

    顾夫人一看,顿时急了:“别打了,给我追!”

    不能让他去做傻事!

    若是这个时候替云若夕出头,那他们顾家之前好不容易洗清的“顾颜之和村妇有染”的谣言,就会彻底坐实。

    顾颜之会被毁了的!

    顾夫人着急得,差点自己去驾车了,可她一个贵妇,那懂这些。

    好在武略和文涛见顾颜之亲自驾车,都追了上去,鸳鸯和珍珠这才脱身,回到马车,驾驶马车,朝前面的马车追去。

    “等今日事了,非得决绝了武略文涛这两个混账东西!”什么时候忠心不好,居然在这个时候帮顾颜之。

    素来镇定自若的顾夫人,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若今日之事,发生在最初,顾颜之去帮忙,尚且可以解决,毕竟那个时候云若夕还不是什么“人物”。

    不过一个乡下来的小村妇,他们大可以说那村妇勾引了顾颜之,企图生子上位,顾家看在孩子的份上于心不忍,收下了她。

    可现在,那村妇和贺家三子牵扯不清,又声名狼藉,成了京城中最人人喊打的人,如何能和她扯上关系!?

    顾夫人懂的,顾颜之何尝不懂,可他突然有种强烈的预感,今日他若不去,他会后悔。

    这种预感很强烈,所以哪怕暂时想不到全身而退的办法,他也要去到她的身边。

    顾家母子往这边赶的时候,赵大人已经在宣判——

    “云氏,你不守妇道,三番四次与有妇之夫幽会私情,触我大宁民法——来啊,把她压下大牢,刺罪妇刺青!”

    赵大人宣判后,所有盼着云若夕不好的人,差点没高兴的叫起来。

    可就在官差准备动手时,云若夕却沉着脸道了声——“慢着!”

    “嗯!?”

    众人皱眉。

    官差也想不理会。

    可没办法,云若夕身边的两个侍女功夫太后,他们完全进不了身。

    “云氏,你竟敢公然抗令!”师爷公鸭嗓子般的叫了一声。

    “大人,民妇不是抗令!”云若夕冷声道:“民妇只是想问,是不是只要民妇找到证人,证明我最近的去向,卢贾氏对我的状告就是诬告?”

    赵大人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依旧跪在地上的卢贾氏就抢先道:“哼!你有什么证人,难不成,你还想拿钱去找人给你做伪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