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559章 不急不缓的报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若夕不说话,她突然想起影七跟她说的,谢家已经四代为相的事了。

    “可你找谢堰,只是想要给我弄点身份。”云若夕不解,“皇上不至于想不到这点,以为你和谢家有什么勾结。”

    “若皇上像你这么单纯,看事情都只看表面,那他当年也坐不上这个位置。”慕璟辰捏了捏她的脸蛋,“就算咋们的目的很单纯,他也不会看得单纯的。”

    “那怎么办?”云若夕问。

    “没关系,我虽然让他起了疑心,却也给了他一个软肋,有软肋的人,总是容易对付的。”

    慕璟辰的话刚落,云若夕就呆了呆,“你的软肋不会是我吧。”

    “你觉得呢?”慕璟辰忍不住又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好了不说这个了。”皇帝那边什么心思,他自会会去应对。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个,只是想告诉你,谢堰你得防着,皇家的人你也得防着,以及咋们的成亲得再等一段时间。”

    他本打算过完年后,就选个好日子娶她的,现在却要等到太学开学后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搬回家去住了?”云若夕问。

    本以为小女人听到成亲得延后,会很不开心,结果她还一脸兴奋的要搬出去。

    慕世子顿时不高兴了,“怎么,跟我住不开心?”

    “不是不开心,只是觉得,我们又没成亲,现在住一起……”

    云若夕嘀咕着,“我是现代人,同居什么的,也可以接受,可现在不是来古代了嘛,怎么得也得入乡随俗才是……”

    她红了红脸,“所以咋们没成亲之前,还是分开住把。”这样慕璟辰来接亲的时候,她才有种嫁人的感觉啊。

    后面的话她没说,本是想着慕璟辰惯会看穿她,应该知道她的意思。

    可这一次,慕璟辰却像是不理解她的决定般,疑惑道:“为什么要分开住,我们孩子都有了,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怎么没必要!”云若夕抬头抗议,“我要和你分开住。”

    “那你睡暖阁,我睡旁边的小楼?”

    “……”

    这的确是分开,可不是她想要的分开!

    眼见小女人要炸毛,慕璟辰当即笑着,一把抱住了她,“好了好了,我懂你的意思,为了安全你就先住在王府,等到成亲前一天,我自然会送你回去。”

    原来他听懂了她的小心思!

    云若夕忍不住在他腰上轻轻的柠了一下,“混蛋,耍我!”

    被拧的慕世子惊道:“你怎么和我母妃一样。”也喜欢拧人?

    云若夕冷笑,“我不喜欢拧人,我喜欢拧你!怎么,后悔要娶我了?”

    “不敢不敢!”某人很有求生欲,“为夫只是觉得夫人下手太轻,夫人还可以再用点力,为夫受得住!”

    “……”

    这话听着为什么觉得有歧义。

    云若夕完全不想理会这个臭流、氓了,直接从慕璟辰怀里逃出,去找两个小包子。

    昨晚上忙着玩,都忘记给他们发红包了。

    慕璟辰看着窗户上红艳艳的窗花,勾了勾唇,居然还挺顺眼的。

    他跟了上去。

    ……

    新年新气象,许多人都穿上新衣,开始准备走家串巷。

    躲在精英堂里的梅十三娘,拒绝了第三个上门想要和她结伴侣的人,走了出去。

    一袭红衣,围着雪白的狐裘,当真婀娜多姿,媚艳倾城。

    她要去青衣江上的行船找大龙头,可是她才刚离开精英堂,便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这些暗影,难不成一直都监视着精英堂?”梅十三娘坐在车里,掀起窗帘,往外看去。

    旁边跟着她一起躲来精英堂的田妈妈,皱了皱眉头,“主子,这影楼的暗影,据说身价极高,那云若夕纵然有钱,也不能请这些人一直监视我们啊?”

    梅十三娘皱着眉头,她也想不出,那云若夕背后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不管了,让人小心,这一两只苍蝇奈何不了我们的。”

    怕只这些人后还有人来……

    这段时间,梅十三娘一直都躲在精英堂里养精蓄锐,把朝乐楼交给了另一个手下娟娘搭理。

    朝乐楼的生意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她的地盘和人也没有遇到什么事,本以为对方是知难而退,打算放弃报复了她,却没想到居然一直等在外面。

    不过梅十三娘并不慌张,影楼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些个擅长打探消息的探子,和他们要人有人要势有势的漕帮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然而这想法才出现没多久,梅十三娘就被打脸了,她的马车刚到码头,四个车轮就同时断裂,哐当一声,让车厢砸在了地面。

    梅十三娘及时跃出车外,看向周围,却没发现有人出没,这也就是说——

    她看向车轮,果然是被人动过手脚的,且动的人还很高明,几乎算好了能行走的距离和断裂的时间。

    “主子!”爬出车厢的田妈妈大喊了一声。

    梅十三娘迅速看过去,便见一道黑影出现在田妈妈身后,手中的长剑,落在田妈妈的脖颈上。

    来人一身黑衣黑袍,阳光下,竟有一种幽暗的感觉。

    “哼,老鼠就是老鼠,也只敢做这些背后阴人的勾当!”当初梅十三娘之所以要躲去精英堂,就是怕影楼使暗招。

    江湖上流派组织众多,但论阴险,影楼无人能出其右。

    梅十三娘的话刚落,长剑打搭在田妈妈身上的影三,便暗哑着用不属于他的声音道:“十三娘想一对一,可以。”

    话刚落,人就冲了过来。

    梅十三娘速度后退,抬手就甩了自己的狐裘披风砸向影三。

    她的披风上有她自己改良过的摄魂香,只要一口,便能彻底瘫倒,哪怕对方是一头蛮牛也不例外。

    但影三诡异的身形却消失在了披风后。

    等到梅十三娘反应过来时,黑影已经出现在她身后。

    但她依旧不慌,“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十三娘低身避过影三横劈划过的长剑,攻向影三的下首,这时,田妈妈已经在对码头喊:“来人啊,快来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