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575章 崔成不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楠对云若夕的干脆,没有太大的意外,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基本看清楚,云若夕是个挺好相处的人。

    不怎么贪便宜,也不会随便欺负人,你若是对她好,不说加倍,肯定会善意的还回来,但若是想对她不利,就等着她给你挖坑吧。

    “合同方面你来拟吧。”云若夕很干脆,“我最近要忙别的事情,可能没办法兼顾这边,你可以多占点利润。”

    “好。”周楠也不推脱,多劳多得,这是公道。

    只是——

    “你在忙什么?”周楠有些好奇,“嫁入王府的事?”

    云若夕和慕璟辰的关系,如今已经不是秘密,而且随着年关过去,各地重新开始流通,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播到全国各地。

    “不是。”云若夕笑了笑,”说来怕你笑话,我在学医术呢。“

    “学医?”周楠倒是诧异了,云若夕擅长厨艺,又有经商的头脑,”去学医做什么?“

    “多一技能傍身吧。”云若夕没多解释,跟周楠简单说了合作的事后,就去了晨曦小筑。

    还没走近,坐在马车里的云若夕和影七,便听到了鞭炮的声音。

    溪口街上的店铺不少,但放得起鞭炮的,却没几家。

    云若夕循声望去,果然看到晨曦小筑门口,围了一大堆看热闹的人。

    大多数是喜欢玩鞭炮的小孩子。

    云若夕见正门口人多,便让十三偏移了马车头,去到了晨曦小筑的后院侧门处。

    影七上前敲了敲门,喊了声:“陈大哥。”

    听见影七声音的陈大壮便立刻跑来看门,“云娘子,七姑娘,你们来了。”

    “没来晚吧?”云若夕见后院跑来跑去的小刘,笑着道,“有生意了?”

    “对,一开门就有了。”许是过年的缘故,陈大壮的神色比起平时,没那么沉寂和落寞了,“都是来吃火锅的。”

    “这样,店里只有小刘他们,会不会不够。”云若夕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去大堂帮忙,只能让影十三和影七去凑个数。

    好在影十三和影七都是武艺高强的人,身手反应和体力都非常好,倒也能一个顶五个用。

    云若夕去厨房帮赵太贤的忙,却发现孙婆婆和三娘一家都在。

    不过想想也是,这么多青菜鲜肉的食材需要清洗和准备,只有赵太贤一个人,怎么可能忙得过来。

    “婆婆,你们怎么都来了?”

    云若夕最初本想着今日忙过之后,可以去请两个长工,但现在看孙婆婆和三娘他们有说有笑的干活,她突然觉得,或许可以让孙婆婆他们来店里帮忙。

    人有时候是不能太闲着的,得有点事做,才会活得上进和精彩。

    “小赵说店里没长工,大壮和向实又要砍柴,人手不够,希望我们来帮忙。”孙婆婆气色红润,看上去倒是比之前要好多了。

    云若夕看向她旁边三娘的婆婆,琢磨着,应该是交到了年纪相仿,又谈得来的好朋友,所以才比以前更开心了。

    老人家开心,做晚辈的也就满足了。

    她去帮赵太贤制作火锅,然后才知道崔成居然没有来。

    “他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的?”云若夕奇怪的问道。

    赵太贤一边忙碌,一边回答:“开始是在一起的,他说他在京城也没什么可以回的地方,就跟我一起住在店里。

    不过自从上次衙门之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我当时本以为,他是被看热闹的人群解散了,等到回店里,就应该可以和他汇合,可是没想到,他一直没有出现。“

    说到这里,赵太贤不仅有些担心。“夫人,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云若夕问。

    “就是,就是那个……”赵太贤一脸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连摇汤勺的动作,都透着犹豫。

    “别吞吞吐吐的!”云若夕大姐大般的训了他一句。

    赵太贤才坦白从宽道:“是这样的,夫人,你也知道,我当初来京城时,惹了些麻烦。”

    当初赵太贤来京城,是来继承他师父赵一勺的遗产和遗志的,结果遗产没继承到,还差点连遗志也没机会去继承。

    “之前,咋们不是推出了火锅吗?”赵太贤道,“因为味道好,生意好,不少人都跑来暗中打探我们是怎么做的。

    我的师父的侄子赵思义,也是在京城开酒楼的,他见我们火锅味道很好,便也派了人来,想得到火锅的制作方法。

    不过厨房这样的地方,向来是不许任何人进来的,况且有夫人你吩咐,让陈大哥守着,像赵思义这样的想偷方子的人,自然没能得逞。

    结果没想到,他偷不到,就用了歪心思,派人找到我说,这火锅的制作方法是我师父发明的,如同我师父的财产。理应由他继承一般,这火锅的制作方法也应该属于他。

    如果我们不把方子交给他,他就会去衙门告我们。“

    赵太贤现在想起来,都有些愤愤不已,“他也太不要脸了,这火锅的制作方法,明明是夫人你弄出来的。”

    “不,我也不过是搬了前人的方法,火锅的制作,算不得是我发明,不过晨曦小筑的火锅底料是我们一起研制出来的,理应属于你我。”

    云若夕说完后,才忍不住道:“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是开始卖火锅后的那几天发生的。”赵太贤像做错事的孩子,低了低头,“我本来也是打算要跟夫人你说的。

    但崔成不让,他说夫人平时要做的事,已经很多了,像赵思义这样的小杂碎,需不着夫人你去应付。”

    “所以赵思义的威胁,是崔成去摆平的?“云若夕凝了凝眸色。

    “嗯。”赵太贤点了点头,“崔成跟我说,他虽然只是个做卧底帮人传话的小兵,但好歹是漕帮的人,赵思义应该会给他面子。”

    云若夕微微挑眉:“那你现在告诉我这些……”

    赵太贤继续低头,“自然是担心那赵思义,表面听了崔成的话,不再打火锅制作方法的注意,可实际上一直暗记于心,想要找我们报复。“

    然后趁着云若夕落难,把崔成给掳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