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577章 只取一色度一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嗯。”云若夕主动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身。

    她在现代,习惯了和男生友好又和谐的相处,作为同学,作为同事,甚至作为在地铁公交车,偶尔见到的陌生人。

    来到古代后,她尽量适应这边的风俗,和男人保持三步开外的距离,也从不在陌生人面前露脸。

    但她一些开放的思维模式,已经根深蒂固,她没办法像古代女子一样,只拘谨于后宅小院,做些缝缝补补,或者闲谈之事。

    她想出来做事,那么必不可免的,就是和男人接触见面,谁让这个时代,都是男人在做事呢。

    慕璟辰也知道,小女人是个闲不下来的,他也不限制她出去做事或者接触人,只是有些人,他得防着。

    比如崔成,比如贺风烨。

    “你手下缺人的话,我可以帮你找,那个周楠,也应该可以帮你找人。“慕世子虽然是醋坛子,但有些人的醋,他是没必要吃的。

    于是云若夕懂了,慕璟辰不喜欢她接触的,只是帅哥,像陈大壮和赵太贤这些人,他就没表露过敌意。

    唉,这警惕心,也是没谁了。

    “阿辰,有没有人告诉你,你是这世间最美的风景。”云若夕抬起头,抬手抚上慕璟辰的玉容,便吻了上去。

    浮世繁华三千色,只取一色度一生。

    “我爱你。”云若夕认真的对上那双繁星一般的眼睛,剪水般的盈盈瞳眸里,只落下他的样子。

    慕璟辰心中一动,抬手就扣住了她的后脑,吻了过去。

    不同于小女人的亲吻,从来都是带着羞赧,不敢越雷池一步,他对她的吻,从来像渴已久的沙漠,久逢甘露。

    只可惜,这一次慕世子还没来得及尝够,外面的影六就汇报道:“主子,到了。”

    “……”

    慕世子眸光深处,闪过一丝不耐,很想把这个多嘴的车夫,给踹下车,换个懂事的,会绕路的来。

    可听着小女人肚子里,轻微的响动,他还是松开了她。

    “饿了?”

    肚子大唱空城计的云若夕尴尬的低头,“忙了一上午,你说饿不饿。”

    慕璟辰轻笑,给她重新系好面巾,便牵着她走下了车。

    等下了车,云若夕才发现,不知何时,依旧从热闹的闹市区,来到了十分安静的巷子。

    巷子的道路很宽,且铺了石砖,一看就和普通的街道不一样,而且两边皆是高墙,明显是有钱人家的宅邸。

    等到跟着慕璟辰走到大门,抬头看见肃王府三个大字,云若夕便明白,慕璟辰今天带她来见的人是谁。

    “世子殿下,请——”来迎接他们的是肃王府的管家老刘。

    云若夕看了一眼,发现对方是个看上去五十来岁,但精神十分好的人,看向慕璟辰的眼里,也没有常见的惧怕,只有无上的尊敬。

    而慕璟辰对这个老刘,也还算客气,至少给了他一个正眼,然后便牵着云若夕走了进去。

    因是中午,肃王姜邺让人准备了酒菜,放在了饭厅里。

    慕璟辰带着云若夕到的时候,很自然的就入了席。

    云若夕微微抬眸,便看见了对面一张刀削般的英挺面容。

    肃王姜邺,五官端正,剑眉星目,是个一看就觉得身投正气的人,然而等对方将目光投来,云若夕却是心惊了一下。

    因为不同于慕璟辰在看向陌生人时所流露出来的清冷,肃王姜邺在看向第一次见面的人时,眸光里是满满的煞气。

    那种煞气,就像是一个浑身浴血的人,在离开战场后,面对突然靠近的人,会习惯性带着威慑和警惕一般。

    肃王在看向云若夕时,是从里到外的审视。

    不过等他将目光移开,云若夕心里那种被孤狼紧紧盯住的感觉,便缓缓消失,只剩下的一种莫名生出的臣服感。

    这是个冷血的杀伐者,却也是一个让人忍不住追随的领导者。

    “听说华阳要回来了。”肃王看见慕璟辰后,问的不是他身边的云若夕,而是慕璟辰的姐姐华阳郡主。

    “嗯。”慕璟辰不咸不淡的应着。

    从走进王府,到现在面对肃王,他始终没有放开云若夕的手。

    他能感觉到云若夕在肃王的审视下,有过紧张,而这种紧张,是云若夕当初在面对准公婆的慕王爷和凤仪长公主时,没有出现过的。

    “我今天是特地带阿夕来见你的。”慕璟辰说完后,转头看向了云若夕,那清冷的目光,顿时化为令人羡慕的柔情,“阿夕,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我的十四叔。”

    “您,您好……”云若夕还没正式过门,自然不能跟着慕璟辰叫叔叔,便下意识打了对长辈的招呼。

    可说完后她才想起自己现在在古代,说你好是不够的,于是她立刻颔首,想对肃王行礼:“民女给肃王爷请安。”

    只是她没来得及起身,慕璟辰就按住了她,与此同时,肃王也淡淡道:“不用多礼。”

    “谢王爷。”云若夕礼貌回应,但她能感觉到,肃王对她,似乎并不顺眼。

    等到肃王让管家门都下去后,云若夕才隐隐明白,为什么肃王会看她不顺眼——

    “这就是你那天抱着来见我的女人?”肃王不悦的瞥了云若夕一眼后,见目光落回了慕璟辰身上,神色很是失望。

    “对。”慕璟辰微微抬手,用宽大的暗紫色云纹袖,挡住了肃王对云若夕的不满视线。

    肃王对慕璟辰护住云若夕的行为,微微皱眉,“就因为一个女人,你抛弃了你的家族和事业?”

    “算不上抛弃。”慕璟辰回答道,“没有我,父王和母妃他们,可能会过的更好。”

    道歉,只有女儿的慕王府,是不会有什么威胁的。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阿夕劝阻,我也不会回来。”慕璟辰明摆着的告诉肃王,对家族不管的人是他,而不是云若夕。

    所以肃王对他失望也好,不满也好,都只用对着他一个人,不要连累到看云若夕也不顺眼。至于他当初的离开,其实也不完全是因为云若夕。

    因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