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1150章 杨卓雪的锋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午后的阳光晒的人微微的有些暖意,杨卓雪和果果一路跟着人进了宫中。

    曹太后召见命妇,这事儿不算小,沿途布置的很是雅致,而且还带着皇家威严。

    带沈家姑嫂的是个小内侍,嘴很甜。

    “……沈县公人好,见到咱们都是微笑着,不肯板着脸。”

    重臣们在宫中行走都是板着脸,见到内侍不爽就会呵斥。

    所以沈安这种很难得。

    杨卓雪微笑道:“外子的性情好。”

    内侍赞同的道:“是啊!都说沈县公是以德服人的表率,小人看正是如此。”

    “这不是杨郡君吗?”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杨卓雪止步,牵着果果避到边上,然后福身,“见过王郡君。”

    来人却是她见过一面的王氏,刘展的娘子。

    王氏脸上的皮肤看着有些不大好,有些小疙瘩。

    刘展自从掉了粪坑之后就得了洁癖,他自己每天洗澡吸收的次数很频繁,对于和自己同床共枕的女人要求也不低。

    想一起滚床单?先去洗澡三遍再说。

    就这么洗啊洗的,王氏的皮肤就越发的差了。

    她笑吟吟的看着杨卓雪,说道:“杨郡君带着小姑进宫,这是……”

    这是想给小姑寻摸个皇子嫁了吗?这是王氏的暗示。

    小内侍皱眉道:“这是宣城县君。”

    王氏打个哈哈,“我是郡君。”

    “是娘娘的吩咐,王郡君想质疑吗?”

    杨卓雪微微昂首,她的身高比王氏高半个头,一下就成了俯瞰之势。随后她对小内侍说道:“还请这位中贵人去禀告娘娘,就说我家小姑面皮薄,本想和公主叙叙旧,没想到有人质疑,为了名声着想,我便先带着小姑回去了。”

    王氏的脸一下就红了,然后笑道:“我只是玩笑罢了。”

    她看了那个小内侍一眼,发现他看着自己的目光不大友好。

    这是事后要打小报告的意思啊!

    啧!这杨卓雪哪里认识的人?

    她目光转动,看到了站在果果身后的赵五五。

    赵五五久别宫中,再度来时,不自觉的就用了在宫中时的姿态。

    她双手袖在袖子里,腰杆笔直,微微昂首,神色淡然。

    是了,这个女人原先是曹太后身边的女官,有她在,这等话说不得了。

    王氏退后一步,福身道:“却是我冒昧了。”

    这个女人很果断,发现事情不对马上就致歉,这样杨卓雪再让人去打小报告就显得气度狭窄了些。

    赵五五看着王氏,心中许多念头闪动,只是看着杨卓雪。

    只要杨卓雪表示愤怒,她马上就有办法让王氏难堪。

    杨卓雪微笑道:“刘学士德高望重,名声很重要,您……要慎重啊!”

    瞬间王氏的脸就通红,鼻息咻咻。

    刘展有啥好名声?掉粪坑的名声?外加莫名其妙的洁癖。

    你家刘展的名声本就不大好,你再不稳重些,小心名声更臭。

    赵五五诧异的看着杨卓雪,想不到这位在家中无忧无虑,看似没啥主意的娘子竟然会这般凌厉,一番话把王氏气得想吐血。

    “走吧。”

    杨卓雪牵着果果,对小内侍颔首。

    这个姿态无敌了啊!

    王氏挑衅在前,杨卓雪的反击隐晦而凌厉,本可乘胜追击,但却有些尖刻了,不大好。

    赵五五还在担心这个,杨卓雪却放弃了乘胜追击。

    漂亮!

    赵五五嘴角含笑,对小内侍点点头,示意别管此事。

    一行人一前一后的进去,稍后到了大殿前。

    王氏抢先进去,杨卓雪止步,说道:“这里看着简朴,却雅致,娘娘的心胸果然非我等所能及。”

    那些宫女和内侍为了布置这些累了几天了,却无人称赞,此刻见杨卓雪由衷的赞美,都心中熨烫。

    这便是会做人。

    赵五五有些麻木了,不知道这位娘子还有什么特长没显露出来。

    郎君可知道娘子的手腕吗?

    她很好奇这个,却不知道夫妻之间的事儿。

    丈夫有本事,做妻子的没啥志向,自然就这么优哉游哉的生活着。而丈夫也愿意去努力,为妻子提供这种生活。

    一句话,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有个能干的夫君,女人当然愿意活的单纯些。

    但这个单纯只是相对的,你若是以为她变成了傻子……

    呵呵!

    杨卓雪带着果果进殿,就见到了曹太后和三位公主。

    老大德宁公主站在最里面,低头听曹太后说话,很是娴静。

    老二宝安公主,也就是赵浅予,她正在和双胞胎妹妹寿康公主说话。

    “娘娘,归信县县公沈安之妻,乐平郡君杨氏来了。同行的还有归信县县公沈安之妹,宣城县君沈氏。”

    曹太后和三位公主同时看过来,杨卓雪和果果行礼,曹太后含笑道:“你们姑嫂为何迟来?”

    杨卓雪看了果果一眼,笑道:“小姑养了些爱宠,这不出门都是争先恐后的,只是这里是皇宫,哪里能带了来,这不就迟了些。”

    曹太后有些艳羡的道:“听闻有狗,有鹦鹉,还有一只羊?倒是不错。老身在宫中也想养些,只是宫中规矩多,老身却不能带头给坏了去。”

    宫中寂寞,实际上养宠物是最适合的。可宫中有规矩在,要是放开了,估摸着遍地猫狗,不得安宁。

    赵浅予在那边盯着果果,两人眉眼官司打了一会儿,曹太后见了就笑道:“我等老了,却不要拘束了你们,去吧,宝安你们带着果果去转转,好歹也是进宫一趟,不转转回家怎么和他人夸耀?”

    众人听她说的有趣,都笑了起来。

    王氏看着果果和三位公主一起出去,心中就有些艳羡。

    大宋的公主没用,而且只要嫁给谁,谁这辈子大抵就别想在仕途上一展身手,但凡有抱负的,都不会娶公主。

    所以说大宋公主的存在很尴尬,除去亲人之外,再无人挂念。

    大伙儿都见过了公主,愿意的自然会琢磨,可介绍却是少不得的。

    曹太后看着这些命妇,突然觉得很是滑稽。

    这些人大抵都知道公主娶不得,但皇家却有挑选的权利,皇家看中了你家的少年,难道你还敢反对?

    大宋皇室绝对的权利不多,但这个算是一项。

    不过这是结亲,而不是结仇。

    曹太后想到这里,就说道:“三个小娘子都极为乖巧,针线这些老身就不说了,皇家的女儿,不会针线,如何能嫁人?”

    这年头皇家要带头做表率,比如说国家困难了,皇室要带头削减开支,连曹太后都得把织机架起来,只是她织出来的布没几人敢用罢了。

    所以这话大家是信的,有人笑道:“公主们都是金尊玉贵的,可每日还得做针线,可见这家教极好。”

    曹太后点头,“这些只是小节,想来以后也无需她们做什么针线。”

    王氏笑道:“可不是吗,若是轮到公主做针线,想来那位驸马也该死了。”

    公主嫁人……不,是尚公主,宫中会给不少嫁妆,一句话,富贵唾手可得,别说是做针线,就算是想上个茅房,都有人给你拎着灯笼。

    众人都笑了起来,却不知道在以后就有这么一例。

    宝安公主赵浅予,她的驸马王诜就是这么一例,只是赵顼最后还是没杀他,也没法杀。

    若是杀了王诜,以后公主再想嫁人就难了。

    尚个公主有生命危险,谁愿意?

    众人奉承了一阵,有个妇人突然说道:“娘娘,臣近日见到一个年轻人,身形挺拔,气质非凡……关键是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其人所交往的皆是大儒,堪称是少有的俊彦……”

    这是想当媒人,事情成了之后,皇家要感谢她,至于男方……估摸着恨她的可能性更大些。

    “哦,却是谁?”曹太后对此很有兴趣。

    妇人笑道:“王全斌的子孙。”

    “王全斌?”曹太后是将门之后,对王全斌这个名字熟悉得很,“那是国初的名将,太祖皇帝的爱将。”

    “是啊!他有个子孙叫做王诜的,很是出众,只是……”妇人看看杨卓雪,笑的很是平静,“只是那孩子的性情却是高洁,不肯去科举,整日琴棋书画为伴……”

    对于驸马,皇室担心什么?最担心的就是有进取心。

    有进取心的驸马会不满这门亲事,自然对公主没什么好脸。

    而这等‘品性高洁’的年轻人,正是驸马的不二人选。

    而且王全斌是国初大将,家里传承至今依旧是权贵中的一员,家资丰厚。

    曹太后想了想,笑道:“王全斌乃武将,子孙也是,没想到却出了个能读书的异数,有趣。”

    有趣就是:老身知道了,这人会重点考察。

    妇人笑了笑,再看了杨卓雪一眼,却是带着些挑衅。

    杨卓雪不解,曹太后起身道:“今日天气不错,都出去走走。”

    众人跟着出去,赵五五在外面,先前她听到了里面的话,等杨卓雪出来时,就走过去低声道:“娘子,那王诜原先被郎君和大王打过,郎君还说王诜轻浮浪荡……”

    太学曾经的话事人,邙山书院的山长,宗室书院的山长说你轻浮浪荡,那你基本上名声就臭了。

    杨卓雪这才知道那个妇人看自己的目光中带着挑衅之色的意思,合着自家夫君把王诜的名声给毁了呀。

    那妇人突然止步,等杨卓雪上前后就靠了过来,“沈县公做事太过……在外树敌不少,你可怕了?”

    沈安在外面干的事儿不少,对头不少,但朋友也不少。

    这里的女人都是权贵之妻,沈安站在了权贵的对面,给他们使绊子,下黑手,捅刀子什么的,所以杨卓雪此刻面对的都是对头。

    那些女人都在看着这边,嘴角含笑。

    咱们的男人弄不过沈安,不过咱们总能弄得过你杨卓雪吧?

    今日你别想脱身!

    杨卓雪笑了笑,“当初我听闻大王和外子在皇城外动手打人,还想着太冲动了些……”

    这事儿的底细她不清楚,就起了个头。

    赵五五顺势说道:“娘子却错怪了郎君,当年苏郎君制科赴试,在皇城外被那王诜和族兄拦截,想误了他们的时辰。大王和郎君嫉恶如仇,就出手相助……若是无大王和郎君,苏郎君的制科三等怕是就成了泡影。”

    苏轼的制科三等乃是大宋的一段佳话,可众人都没想到其中还有这等事。

    呃!

    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

    ……

    第四更送上,晚安。顺带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