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可思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慕晚风克制着暴走的力量,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问道“什么意思?”

    风吹雪,这不是古灵用过的招式吗?

    慕晚风不由得想起古灵施展风吹雪时,那种绚烂华丽到极致的剑招。

    自己现在动弹不得,明明一招就可以了解,他反而想用这招,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如果真是这样,那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仇复生摇了摇头,似乎谈兴很高,并不急于动手。

    他没有回答慕晚风的问题,反而是自言自语道“我说的是真正的风吹雪,灵儿施展的不全面。”

    说着,他忽然长叹一声,抬头看向天权峰的天空。

    “唉,你不明白,你不明白的……”

    若不是慕晚风从他漆黑的瞳孔中,看出了一丝哀伤,以及一丝淡淡的寞落,差点就以为他魔怔了。

    “我的确不明白!”

    慕晚风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同时还不忘见缝插针,努力压下血脉力量,争取控制住身体。

    这么多年以来,慕晚风已经习惯了,什么事情都靠自己。

    无数次的生死危机,他也是这么挺过来的。

    他也明白,小米不到关键时刻,就绝对不会出手帮忙。

    而且骨子里的执拗劲,也不容许他什么事情,都要求到小米身上。

    男人嘛,自己说的话,自己担;自己的衣服,自己穿;自己的媳妇,得自己盘!

    仇复生收回眺望的目光,重新挂上微笑,道“慕师弟,你身怀惊天之资,旷古烁今。”

    “倘若任由发展,或许连祖师天机子,都难以望其项背,只可惜……我可能看不到了……”

    慕晚风额头已见冷汗,强自镇定道“因为我要死了?”

    仇复生把剑横在身前,不顾细雪上逼人的寒气,左手在剑身上轻抚,一边抚一边啧啧赞叹。

    “当真是一柄好剑!”

    慕晚风心中暗骂,喵了个咪的,你才好剑,你全家都是好剑!

    随后,仇复生的鼻尖轻轻一嗅,脸上顿时呈现一副享受的神情。

    “慕师弟,你觉得这凝香花如何?”

    慕晚风怒了,显然他说什么,以仇复生现在的脑子,都不会跟着自己的思路走。

    反倒是他自己,被其牵着鼻子,给遛了一路。

    果然虚与委蛇,不是他的尿性,假意周旋,不是他的尿姿。

    “哼!给灵剑擦脂抹粉,也亏你想得出来。这灵剑逮女人手里骚气,逮男人手里骚包!”

    “屁股上绑扫把,装大尾巴狼,稗子花摘掉毛,依旧是狗尾巴草!”

    仇复生非但不生气,反而是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

    擂台下古太清见仇复生不动手,反倒与慕晚风谈笑风生,不由得拽紧了拳头。

    他也闹不明白,这个弟子到底意欲何为了。

    虽然香雪兰和重霄站在一堆,与雪无痕处于对峙中,但眼睛的余光,随时都在观察擂台上的情势。

    尽管疑惑仇复生怎么没动手,不过却不敢笃定,他一直都不会出手。

    所以香雪兰取出一柄灵剑,指向了雪无痕,冷喝道“让开!”

    灵剑一出,方圆十丈内温度骤减,如置身于寒冬腊月一般。

    剑身晶莹剔透,光可鉴人,将香雪兰宛如幽兰的气质完全展现,欺霜赛雪。

    雪无痕见此一幕,眼中流露一抹诧异,随即便了然于心。

    “极品灵器?两个女人,一人一柄,慕晚风还真舍得,不过你还是当作临别赠物的好~”

    香雪兰闻听此言,立即怒目含煞,喝道“是你!我师妹怎么样了?”

    慕晚风炼制的两柄极品灵器,她和韩柔从未示人。

    现在被雪无痕一语道破,那韩柔的行踪,也就不言而喻了。

    雪无痕既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笑而不语。

    香雪兰气急,作势便欲动手,就在这时,她发现百花谷的人,纷纷都围了过来,站在了雪无痕身边。

    起先百花谷注意这边的人并不多,就在香雪兰拿出极品灵器时,他们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尽皆涌了过来。

    沈天心靠在了雪无痕身边,与香雪兰对峙,目光淡然地看着重霄,面无表情。

    重霄心系慕晚风,根本就没注意到人群当中,有个人紧紧盯着自己。

    古太清全神贯注,整个身心都放在了擂台上,对于这边闹出的动静,毫不在意。

    他的眼眸中有着偏执,以及丝丝缕缕的暴戾。

    仿佛认定了慕晚风就是邪教妖孽,至死方休。

    比斗摆脱了掌控,古太清不放话,其余几位峰主也无可奈何。

    不过正当他们焦头烂额时,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擂台上的火还没有扑灭,香雪兰这边又烧了起来。

    好好的一次正道大比,本以为会以慕晚风夺得头筹而结束,蕴天宫皆大欢喜。

    哪知经由仇复生这么一搅和,搞得是乌烟瘴气,乱象横生。

    几位峰主无奈之下,只得又朝香雪兰这方聚来。

    慕晚风和仇复生之间,有古太清拦着,他们不方便出手,但这边的矛盾,相信还是能够解决的。

    岳相辰抱着花斑猫,呵斥道“怎么回事?还嫌不够乱吗?”

    与此同时,仇复生笑了好一阵,才渐渐停息。

    他看着慕晚风,缓缓道“你能一口气说这么多,看来应该是恢复过来了。”

    慕晚风脸色一变,他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正准备阴仇复生一次,没想到竟然被看穿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慕晚风两种心法口诀,只是运转了一瞬,便立即将之切断。

    那暴走的力量,竟比上次还难压制,短短一会儿,便让慕晚风伤上加伤。

    好在慕晚风掐算着时间,果不其然,而且还在意料之外。

    他爹娘留下的封印,比之前还来得快一点,转瞬间便将暴动的血脉力量给抚平了。

    既然被仇复生看透,索性慕晚风也不藏着了,扭动了两下脖子,咔咔脆响。

    “你早不动手,就不担心被我反杀了?”

    仇复生并没有惊慌,盯着慕晚风的左手,仔细打量了起来。

    片刻后,他忽然又莫名其妙地感叹道“慕师弟,你这戴的戒指,可和前些日子不一样了啊~”

    慕晚风目光一凝,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仇复生笑道“还记得雁荡山中,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见慕晚风不作答,他自顾自地说道“那时,你手上戴有两枚戒指,一个高阶,一个低阶。”

    “当时我就很纳闷儿,你一个练气期弟子,是从何处得来的高阶储物戒。”

    慕晚风越听越是心惊,猛然发现他如同寸缕不沾,完全暴露在仇复生的眼中。

    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仇复生竟然洞察秋毫,全都知晓。

    慕晚风遍体生寒,没有的感觉,可不是那么好受。

    仇复生接着问道“句芒银枪用着,慕师弟可还觉得顺手?展青的遗言,可是让你心潮震荡?怀揣着那块石头,是否让你难以入眠?”

    慕晚风听着他的一个个问题,犹如芒刺在背,眸光中杀机蹦现。

    “你跟踪我?”

    仇复生笑道“别怕,我还没说完呢。”

    慕晚风看着那令人厌恶的笑容,怒从心中起,语气冰寒地道“你没机会再说下去了。”

    话音一落,他将千钧高举,运转着千山诀,朝着仇复生就劈斩了过去。

    仇复生笑容更胜,手中细雪嗡鸣,再次迎面而上。

    擂台下的香雪兰见状,再也顾不了许多,手中极品灵剑寒气大盛,朝着雪无痕猛然斩下。

    雪无痕凛然不惧,同样是取出一柄灵剑,与香雪兰战作一团。

    重霄见香雪兰出手,也不去想那后果了,周身三柄灵剑旋转起来,加入了战斗。

    然而他却被一抹倩影给阻了下来,正是面无表情的沈天心。

    百花谷不明所以,不过看到蕴天宫率先出手,于是也不由分说,纷纷投入了战团。

    几位峰主喝止几句未果,便出手阻止。

    谁知百花谷的长老担心雪无痕安危,拦截了上来,堵在了岳相辰等人面前。

    最先出手的楚碧痕,失手打伤了一名百花谷弟子,被长老看见,致使双方更加焦灼。

    楚碧痕本就话不多,也懒得解释,一言不合,就与百花谷长老动起手来。

    岳相辰等人不好坐视不理,同样动手了。

    刹那间,整个天权峰乱成了一锅粥。

    香雪兰这边的战局,立即盖过了擂台上,被吸引过来的弟子越来越多。

    唯一一个还关注擂台的,也只有古太清一人了。

    仇复生眼见千钧携风雷之势,力劈过来,却并不抵挡。

    临到身前的瞬间,他身体竟然弯曲扭动,拉扯成诡异的弧度。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如此下来,他本可以躲开慕晚风的斩击。

    然而,他却任凭千钧巨剑,从面庞滑过,划破了自己的胸膛,切开一道豁大的口子。

    鲜血喷洒,浸染长空!

    慕晚风呆愣在原地,一时间都忘记了动作,忘记了愤怒,忘记了补刀。

    他的眼中,只剩下了仇复生淡漠的笑容,还有那意味深长的笑意。

    “慕师弟,你且看好了,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风吹血!”

    仇复生借着慕晚风愣神的空隙,脚下未动,身体再次诡异地弯曲,朝着慕晚风拉伸过去。

    细雪带着彻骨的寒意,斩向了慕晚风的左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