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551章 一脸的迷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张清扬笑了,说:“当然不能给他这个面子,我已经同马书记说好了,如果李四维真有收购第一农机公司的想法,就让他主动与国企改革小组联系。”

    “嗯,这还差不多!”秦朝勇满意地点点头,“他如果不找我,那我继续同久石重工谈判,先不理他!”

    “对,我也是这个意思。”张清扬说完之后,眯着眼睛问道:“老秦,你了解李四维和他的四维集团吗?”

    秦朝勇一脸的迷惑,回答道:“据说这个四维集团生产一些高分子的东西,具体的我还真不清楚。对于李四维本人,我也是一点也不了解。我只是听说,这个李四维好像是一位比较低调的商人。”

    “他同马书记能有什么联系呢?”这才是张清扬的真实问题。

    秦朝勇微微一笑,说:“这个我可一点也不清楚,李四维是平城的商人,会不会……通过其它干部呢?”

    张清扬闭上眼睛沉思着,仍然想不大明白。他说:“老秦,其实我一直都在怀疑马书记的本意,他当初反对久石重工收购第一农机,并不是因为久石重工是辽东的企业,而是……”

    秦朝勇点点头,说:“现在来想,你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如果说他有意准备让四维集团接手,那自然就不希望我们同其它公司联系了。”

    “可原因是什么呢?我可不相信因为钱,马书记可不是用钱可以买通的,呵呵……”

    “这个当然,所以你就怀疑他们有特别的关系?”

    “嗯,可是马书记并不是双林省人,李四维可是地道的双林省人,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我可真是想不通啊!”

    “省长,等我会会这个李四维再说吧,我想探探他的底,看他到底有没有想法发展农机这个项目。如果他的脑中一片空白,根本就不懂农机这个行业,我是决对不会把第一农机卖给他的!”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张清扬沉重地点点头,第一农机收购时突然生起的变故,总让他心里忐忑。张清扬不明白马中华怎么会如此热衷参与此事,他相信这件事不像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对了,我又想起来一事。”秦朝勇拍了下大腿,脸上闪过一丝兴奋。

    “什么事情?”

    “四维集团在几年前曾经收购过平城市第一化工集团的股份。”

    “哦,也就是说四维集团有收购国企的先例?”

    “嗯,可以这么说。”

    “结果怎么样?”

    “我虽然没有具体参与过那件事,但听说反响不是很好。”

    “哦,为什么?”

    “我听说四维集团收购第一化工集团,是一个商业游戏,或者说阴谋,具体情况还真不太了解。”秦朝勇皱眉道,有些自责地说:“我只是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我会调查一下的。”张清扬沉思道。

    “我回去后就查查当年的资料,到时候我们两个再研究一下。”秦朝勇说道,说完他就急匆匆离开了。

    秦朝勇离开后,张清扬又想到了贺楚涵。他甚至想到,李四维接触贺楚涵,会不会也与第一农机收购有关呢?如果说真的有关系,他不禁捏了一把汗……那是否证明,李四维清楚自己与贺楚涵的关系呢?张清扬很清楚,无论是在双林省,还是在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地方,都有不少人在偷偷议论自己的私生活,虽然没有人知道他的情人到底是谁,可是都在传说他是一个多情的浪子。就拿双林省来说,就有不少人觉得张清扬同郝楠楠有不正当的关系。不过话说回来了,关于郝楠楠的风流韵事,在省内传得太多了,有不少人还说郝楠楠和马中华上过床呢。

    也许有人议论张清扬和这个女人,和那个女人有关系,但是清楚他和贺楚涵有关系的,还真没有几个。别看他和贺楚涵关系很近,但很少有人怀疑贺楚涵。原因很简单,很多人都说贺楚涵是石女,性冷淡,还有人说她是同性恋的,这些都源于贺楚涵平时对男人的冷漠,以及对男下属的严厉。虽然这让她的名声很不好,却也从侧面保护了她同张清扬的关系。

    张清扬越想越害怕,他担心李四维利用贺楚涵,便拿出手机硬着头皮给她打电话。不知道是不是贺楚涵今天心情好的原因,她还真的接了电话。

    “张省长,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贺楚涵很严肃地问道。

    “贺……那个,”张清扬一时间不知道再称呼她什么,便直接免掉了称呼,很尴尬地说道:“我有件事想问你。”

    “张省长请说。”

    “那个……李四维和你在一起时,提没提起过他准备收购第一农机?”

    “什么?”贺楚涵愣了一下,不明白张清扬怎么问起这个问题。

    “我是说……”张清扬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贺楚涵回答道:“没有。”

    “从来没有提起过?”

    “没有,我没问过他工作上的事情,他也没主动提起过。”

    “哦,还有……他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吗?”

    贺楚涵沉默了很久,低声回答道:“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嗯。”贺楚涵点点头,声音显得有些无力。

    “哦,那……我知道了。”张清扬嗓子有些沙哑,满嘴的苦涩,他原本还有很多话要对贺楚涵说,可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张省长,没其它的事,我挂电话了。”贺楚涵其实也有话说,但她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好……好吧。哦……对了,”张清扬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楚涵,我要向你道歉。”

    “道什么歉?”贺楚涵明知故问道。

    “那天晚上……”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张省长,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该结束的已经……结束了。”

    “我……我还能再见你吗?我还有话要说,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不能,不能。”贺楚涵连接说了两个不能。

    “我……”

    “我还有事,如果没要紧事,我挂电话了。”贺楚涵的声音听起来比张清扬稍微自然一些。

    “哦……”张清扬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

    “等下……”贺楚涵突然又叫住了张清扬。

    “嗯,楚涵……你还有事吗?”张清扬非常激动地问道,他还以为贺楚涵回心转意了。

    贺楚涵清了清嗓子,说:“我也没别的事,就是想问问,你……怎么问起了李四维的事情?”

    “哦,事情是这样的,最近第一农机重组,本来省政府已经选择了久石重工,可是马书记却推荐了四维集团,我就想……”

    “你觉得李四维接近我……是为了探听你的消息?”贺楚涵问完之后有些后悔,她醒悟到不能这样问,但已经晚了。

    张清扬并没有多想,点头道:“我是有这种怀疑。”

    “你放心吧,他不会因为这件事接近我的。因为他接近我的时候,省里还没有提起第一农机重组的事情。据我所知,第一农机的重组是刚刚定案吧?更何况,他不会知道我和你……以前的事情。”

    张清扬点点头,说:“嗯,你的分析有点道理。”

    “好了,我没什么事了,省长再见。”

    “再……见。”张清扬心中一酸,难道曾经情深意切的两个人,注定要变成陌生人了吗?

    张清扬等到贺楚涵挂上电话,他才放下手机。张清扬扫视着自己的办公室,耳边还在回味着她的声音,仿佛贺楚涵刚刚在这间办公室中出现过。

    呆想了一会儿,张清扬拿起办公电话,打给了孙勉。

    “小孙,你过来一下。”

    “好的,我马上过来。”

    孙勉就在旁边的秘书室,放下电话就赶了过来,问道:“省长,您有什么事情吗?”

    “你帮我找一找有关平城第一化工集团这几年股份重组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好的,我会找一找的。”

    “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明白吧?”张清扬又补充了一句。

    “我明白。”孙勉点点头,又替张清扬的杯里续上茶水,这才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张清扬端起茶杯又放下了,心里空空的总是放不下来。他在想不通马中华为什么要插手此事前,内心永远也不可能安稳。张清扬自认为了解马中华的性格,以他对马中华的了解,如果没有其它目的,他肯定不会参与这种专业性特别强的项目。这就令张清扬百思不得其解了,马中华这么干到底为了什么,难道就为了排挤辽东的企业?或者说……他脑中一亮,会不会同自己与吴德荣的关系有关吗?如果真是这样,马中华又为何选择四维集团,而不是别的企业?

    张清扬捏了捏头,令他头疼的事情太多了,这件事有着太多的疑点。

    马中华正在办公室里打电话,他一手像弹钢琴一样敲击着桌面,一只手握着电话。就听他笑道:“不麻烦,一点也不麻烦,我本来也不同意久石重工收购第一农机公司,同样是省企,被辽东的企业收购了我们的企业,我可不甘心!别人不要面子,我马中华还要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