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1491】用尽所有手段留下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安琪狠心的将自己的衣服扯碎,打开行李,全部弄乱,摊在了地上,将整齐的头发全部弄散,就好像落荒而逃的难民一样,又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小刀,紧紧的咬着牙齿,用小刀在自己身上划了两道。

    两道伤口展现在她的眼前,虽然很疼,但是她为了得到目的,所以不惜任何一切代价。

    若失去季非离,到时候,何止肉疼!

    她这两刀下去,皮肤破开,撕痛传来,疼入骨髓,她眼底立马晕满了眼泪,有大颗大颗的泪珠夺眶而出。

    忍着身上的疼,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打了110……

    因为刺痛,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有些颤抖的:“警察同志,我要报警……”

    “小姑娘,你别哭,你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警察叔叔他的声音传在了安琪的的耳朵里。

    “我在平阳路的富人郊区附近的路上遇到了抢劫犯。”安琪的眼底划过一丝阴险,声音里透着委屈和伤心。

    警察叔叔关心的问道: “今天是除夕夜,大晚上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路上,不回家和家人一起过除夕呢?”

    “我想回家,可是我在这里一辆车也没有碰见,结果却碰见了抢劫犯……”安琪边说边哭,眼角有泪水滚下的时候,浮起一丝冷意,“我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他们抢了,而且……他们还用武器伤了我……呜呜,我好疼……”

    “小姑娘,你别害怕,我这就派人过去。”

    “好。”

    安琪应了一声,哽咽的说道:“你们多久过来,我好害怕,呜呜,怎么办,怎么办……”

    “拿这样,你先给你附近的亲人或者朋友打个电话,让他们尽快先过去陪你。”

    安琪哭道:“有是有……是我男朋友,但是,我和他吵架了……他不接我电话……”

    “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小家子气?这样,你把他电话给我。我给他打电话然他过去接你。”

    “好,他叫季非离,电话号码是……”

    警察叔叔挂断电话以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骂道:“真不是个男人,大除夕夜的居然还和女朋友闹别扭,害的女孩子破财受伤……”他边哼哼着,边拨季非离的电话……

    ……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传遍了火车站门口,季非离大步的跑进去四处寻找着安琪,可是,火车站已经寥寥无人。

    他跑在保安面前,语气着急,“您好,请问一下,从s市开往a市的火车走了没有?”

    “对不起,前五分钟已经开走了。”保安问着,“请问你是误车了吗?”

    “……”

    季非离没有说话,身体颤了颤,目光凝视着远方,最终转身离开:“好吧,安全回去也好……”他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火车站,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可是却始终没有赶上见安琪的最后一面,或许,他们真的有缘无份吧,以后,他大约不该再对她心存其他年头了。

    可是……

    想想前几日的时光,他和安琪在一起真的很开心,也很浪漫,是和顾恩恩在一起从来都没有的浪漫,明明告诉自己和她断了联系吧,内心却又有一个小人儿在不断多提醒他,提醒他内心在后悔。

    他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找点去找安琪,这样,安琪就不会这样离他而去了,就在他伤心绝望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垂眸看了一眼,竟然是警察局打来的电话。

    他淡然的接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在了他的耳朵里,“您好,请问你是季非离吗?”

    季非离一脸疑惑问着,“是的,我是,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刚刚接到一个报案,受害者给我留下了你的电话,所以我便联系了你。”警察叔叔坐在椅子上,认真的说着。

    “受害者竟然留下我的电话,难道,她认识我?”

    季非离感觉到很惊讶。

    “是的。”警察叔叔讪讪的应了一声:“是你女朋友!”

    “我女朋友?”

    季非离疑惑的眨眨眼,而后,眉宇便紧紧的锁在了一起。

    他女朋友顾恩恩在法国,不可能回来s市,难道是……安琪?

    她难道没回家?

    他连忙问道:“她是不是叫安琪?她出了什么事?”

    “没错,受害者的确叫做安琪,她报案说,她路上遇到了抢劫犯,把她所有的钱财都抢光了,还拿武器上了她,听她的声音很紧张,很害怕……”

    不等对方说完,季非离就着急的问道, “快告诉我,她在什么地方。”

    “平阳路的富人郊区附近。”

    “好的,我知道了。”季非离站起身子,“警察同志,我现在就过去找她,那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好。”

    季非离挂断电话,立马开车前往了安琪所在的地点,而那个地点就在离小别墅不远的地方。

    他一路上将油门踩到最低端,就和火箭飞射一样的射了出去。

    到达地点后,他在附近四处寻找着安琪,终于看见一个角落里隐隐约约的有个身影,他急忙凑在安琪的身边看了过去,没错,那个女人就是安琪。

    安琪将自己蜷缩在一起,衣服已经被撕的不成样子,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肩上,身上还有被刀割破的伤口还在一直留着鲜血。

    季非离大步的走了过去,他的心像针扎一样的疼,小心翼翼的将安琪紧紧的抱在他的怀里,声音里充满了内疚和心疼的说着,“对不起……”

    “……”

    安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熟悉的声音传在了她的耳朵里。

    她扭头微微看向了季非离,“你怎么在这里?”

    “110给我打电话说你遇到抢劫犯了,所以我就赶紧赶来了 。”季非离的声音里略带着些喘息的说着,可见,他来的很着急。

    “……”

    安琪顿了一下,回过神后就用力的使劲推着季非离,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着:“放开我,你不是不理我了我,那我的死活也和你没有关系,我不用你关心。”

    她使劲的挣扎。

    若是平时,任凭一个女人的力气再大也大不过一个男人,更何况,她打心眼儿里就没想着真的推开他……

    她好不容易演了一出戏被他骗了过来,怎么能真的再把他撵走?

    “怎么可能没有关系,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扔下你一个人不管不顾?”季非离任由安琪怎么推,却始终还是推不开他的怀抱,他宠溺而带着少许的疼爱的摸着安琪的发丝,“是我不好,原谅我?嗯?”

    “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女人,你的心里只有顾恩恩,根本就没有我。”

    安琪大声的哭喊着,她的声音明显有些伤心。

    感觉到她的伤心和无助,季非离的眼眶几乎已经猩红,声音有些沙哑:“你不要胡思乱想,在我的心里,我已经把你当做我的女人一样的去看待了。”

    “你骗我。”

    安琪的表情明显不相信他,声音里有些沙哑的说着,“你不用逗我开心了,我知道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

    “没有你,我会四处打听你的消息吗?”季非离见她还在抗拒自己,声音越发焦急了,接着说,“你知道我在火车站找你都快找疯了吗?”

    “你会火车站找我?我不相信!”

    安琪挣脱开季非离的怀抱,泪流满面的看着季非离。

    如果他说的是怎的,他真的已经向自己妥协了,那么,她演的这出戏岂不是白演了?

    靠!

    她可是亲手弄伤了自己呢。

    越想越气人。

    他早干嘛去了?麻蛋!

    “别害怕,有我在你的身边,看谁以后敢再欺负你。”季非离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安琪的身上,将她横抱在怀里,温柔的说,“我带你去医院。”

    安琪心里正记恨着,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季非离抱在怀里。

    她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继续演完这出戏,毕竟,这出戏已经开场,她不得不演下去。

    她故作疏离,哼哼一声:“谢谢……”

    一句谢谢,在季非离的心里显得是那么的陌生。

    看着她眉目间的难过和疏离,他开始深深的后悔了,为什么他没有早点去找安琪,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对不起,对不起。”

    他吻了吻她的眉心,一阵感慨。

    “……”

    至此,安琪知道,她已经赢了。

    季非离将安琪放在后座上,一路飙到了s市市中心医院,一进医院,就大声呼喊着:“医生……医生……”

    这时,两个护士一前一后赶来季非离的身边,身后跟着一个值班的医生。

    季非离看见医生的身影,焦急而又喘息的说着,“医生,快帮我看看她怎么样了?”

    医生看一眼季非离眼中的安琪,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利索的说着,“跟我走。”

    季非离抱着安琪跟在医生的身后,奔步的来到了医生的治疗室。

    医生看着季非离说,“将她先放在床上,你先出去,我帮她检查一下伤口,看看伤势如何。”

    季非离点头答应,“好。”

    他偏头看向了安琪,安慰道:“我就在门口等你,有什么事情的话记得叫我,我随叫随到。”

    “……“

    安琪没有说话,一动不动的躺在了病床上。

    她的沉默和冷漠,季非离看在眼中,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伤透她的心了,她处处为自己,而他,一次次伤他至此……

    心情难过的离开了治疗室,走到走廊里坐在了长椅上,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

    他根本没有想到安琪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他的心里痛苦万分。

    他的手心里已经是满满的汗水。

    还好安琪没出大事,否则的话……

    这时,医生打开门,季非离见状,连忙站起来走在医生的面前,“医生,她怎么样了?”

    “病人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皮外伤和过度惊吓,修养几日便好。”医生将手里的报告单递到季非离的面前,“你先去给病人办理住院手续吧。”

    “好的。”

    季非离接过医生手里的报告单,轻声的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他跑到一楼大厅办好了住院手续,大步的走到了病房。

    躺在他面前的安琪脸色苍白如纸,嘴上没有一点血色,他的心不由的颤动了下。

    走在安琪的面前,关心的问道,“你感觉怎么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