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2429】绯闻,我不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们来到了附近一家农家菜馆。

    赵焱举起酒杯,起身说道,“让我们为了心意诊所的开业来共同干一杯。”

    “干杯……”

    “cheers……”

    “……”

    他们起身,纷纷举起酒杯碰了下。

    “碰——”

    顿时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他们一饮而尽。

    童雪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他们,再次举起酒杯,“这杯酒我敬你们。”她面带微笑,“谢谢你们今天能够抽空来参加心意心理诊所的开业典礼,让我不再觉得孤单,更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友情和爱情才可以值得信任,只要你们以后一句话,我一定会万死不辞!”

    说完,就直接将杯中的酒灌在了肚子里。

    沈安安看着顾恩恩这一路都心不在焉的样子,再道,“你肯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是看的起我们,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在第一时间赶到。”

    童雪的眼角泛起了泪花,“谢谢你们拿真心来到对待我。”

    沈安安轻柔的说着,“我们可是有福同享的姐妹,难不成还要拿那些虚情假意来对待你?”

    童雪的心里瞬间暖暖的,“我今天向你们保证,日后遇到什么麻烦,只要是我童雪能办到的,我一定会义不容辞。”

    沉默在一旁的顾恩恩终于开口,“雪姐姐,你把房子退掉搬到我家住吧?”

    “那怎么行。”

    童雪知道顾恩恩的一片好心,摇头解释道,“恩恩,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真的不想给他们添麻烦。”

    “我今天早晨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顾恩恩笑着说道。

    “我真的不能给他们添麻烦。”

    童雪态度坚决。

    顾恩恩唤了声,试图想要让她改变心意,“雪姐姐……”

    赵焱出于好心的说着,“她有我们照顾,你就别在担心了。”

    顾恩恩一听,警惕性瞬间提高了很多,“你该不是想脚踏两条船吧?”

    “就算他有这个心害的有这个胆。”赵敏手里拿着一个鸡腿,边吃边说。

    “你们在一起了?”童雪虽然已经想到这个结果,但还是忍不住惊讶道。

    “我们能在一起还多亏了你的帮忙,如果不是你为我诊治,我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跟以前的生活告别,所以我真正感谢的那个人是你。”赵敏抬眸,缓缓的对上童雪的视线,感激的语调溢出唇齿之间。

    “我其实也没做什么,重要的是你们心里彼此有对方。”童雪谦虚的说着。

    赵敏变得一本正经,冲着顾恩恩保证道,“你们放心,我和焱哥哥会照顾好她的。”

    顾恩恩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担忧,“可是我的这心里总有些不太放心。”

    赵敏的脸当即耷拉下来,“你是不放心我们吗?还是说怕我们另有所图?”

    “我都已经成年了,真的不用你们为我担心。”

    童雪的心里非常清楚,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思。

    可是她只想简简单单的过好每一天。

    沈安安的心里也始终有些不放心,“你这样子,我真的不放心。”

    “……”

    童雪没有说话,只是拿起酒杯独自一人喝着闷酒。

    渐渐的,头变得沉重起来。

    这是她这段时间以来最放松的一次。

    因为,从明天开始,她将会在这里展开自己的一切,也将是新的一天。

    所以,她想让自己大醉一场,彻彻底底的将他从心里抹掉。

    顾恩恩看着童雪的举动,实在心疼,“雪姐姐,你别这样,我不为难你就是。”

    “恩恩,你知道吗?其实在我的心里一直从未忘记他。”童雪含着笑说道,“虽然我曾发誓要忘记他,可是不管我用尽多大的努力,他都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甚至还夜夜出现在我的梦中。”

    她说到最后的时候眼泪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既然爱,那你为什么还要违背自己的心意?”顾恩恩的眸子不由自主的抖了下,心软了下来。

    “其实在他自杀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后悔了,可是叶爷爷的出现,让我们之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所以那时候开始我就好恨,恨他误会我们,甚至还亲手打死了他的孙儿,可是在我生命垂危的时候他却至我于不顾。”

    童雪虽然喝了点酒,但是借着酒劲,她才敢肆无忌惮的说着自己内心的想法。

    她想跟言希在一起,可是又担心以后发生争执。

    所以,她才什么都不敢说,也只有把委屈往肚子里咽。

    而这一刻,她将所有的委屈全部倾诉出来。

    “你醉了……”沈安安一把夺去童雪手中的酒杯。

    “就让我自生自灭吧。”童雪说着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一眼沈安安。

    “我只想让你尽快忘记过去那些不堪的回忆。”沈安安将手中的酒全部挥在了童雪的脸上,低吼道,“童雪,我告诉你,你给我振作起来,如果你连这不堪的回忆都迈不过去,你还有什么资格为父老乡亲们诊治?”

    在一旁的顾恩恩却看傻了眼,她万万没想到沈安安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想要阻止的时候却已经为时已晚。

    拿出一张纸巾亲自为她擦干,随后解释都,“雪姐姐,表姐她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童雪被沈安安这么一闹,大脑明显清醒了很多。“你们慢慢吃,我先回房了。”

    赵敏冲着赵焱命令道。“将她安稳的送回家。”

    “……”

    赵敏笑了笑,“放心,我是不会和她吃醋的。”

    赵焱得到赵敏的保证以后,将童雪横抱在怀里,起身看着他们再道,“不如我们一起走吧?”

    顾恩恩回答的干脆利索,“好。”

    他们对视一眼后才带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这一夜,终归是一个难以忘怀的夜晚。

    一晚上,童雪来来回回的不知道吐了多少次。

    直到后半夜,顾恩恩和沈安安躺在床上倒头就睡。

    ——

    第二天一早。

    童雪早早的醒来,刚要起身的时候,头却有些胀痛,手下意识的揉了下太阳穴。

    缓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睁开双眼,看着横七竖八躺在一旁的顾恩恩和沈安安,唤道,“恩恩……安安……”

    许是太累,他们压根就没有听见。

    下一秒准备张嘴说话的时候,扑鼻而来的就是一股浓浓的酒味。

    瞬间把所有的话全部咽在肚子里,大脑陷入沉思的状态中,她努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绞尽脑汁依旧空白。

    原来,她醉酒了!

    垂眸看这他们疲惫的样子,用脚后跟想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童雪轻轻的晃了下脑袋,靠在床头,随后拿起手机翻阅着。

    一圈下来,并没有发现什么稀奇的事情。

    突然想到什么,立马将浏览器调到s市。

    手指轻轻的滑动了下,可是依旧没有她要找的消息

    而就在八点整的时候,一条新闻传遍了各大网站:言希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而选择殉情,甚至还和别的男人私定终身。

    下面评论着五花八门的议论。

    “一开始我就没有看好他们,现在好了,我的男神终究归要回到我的身边 。”

    “拉倒吧,像她这长相一般的女人竟然还想把她围的谈谈转。”

    “这是我的男人,你们都给我让开。”

    “你们口口声声说这是你们的男人,那能让他为了你们而自杀吗?”

    “……”

    一句话,顿时让他们哑口无言。

    顾恩恩率先第一个醒过来,看着那已经醒来的童雪,关心的问道,“雪姐姐,你醒了?”

    “对不起,昨晚给你们添麻烦了。”童雪有些歉意。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的脸色这么难看?”童雪眼尖似的发现。

    “没……没什么……”童雪有意隐瞒。

    “嗯……”

    霎时,传来沈安安的闷哼声。

    “安安,你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童雪平静的问道。

    “……”沈安安有些哭笑不得,“你觉得你们之间的感情还能回到过去吗?”

    童雪口是心非的说着,“好端端的提他做什么?”

    沈安安嘴角勾起了似笑非笑的笑,调笑道,“昨晚是谁哭着喊着耍酒疯?”

    童雪将自己撇的一干二净,此时的她就像个小孩一样嘟着红混,工艺娇憨的说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晚我没有喝酒。”不等他们说话,急忙说道,“我看是你们喝多了吧?”

    “我们喝多?”

    沈安安轻咦了一声,扇动了下眼帘继续追问道,“雪儿 ,你当真忘记昨天发生的事情?”

    “表姐,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顾恩恩将手机递在童雪面前,再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他们对雪姐姐的议论,这样下去,我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还会做出什么事情。”

    沈安安瞟了眼放在面前的手机,清晰的将几个大字印在眼帘,“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难道忘记白沫走之前说的一句话了吗?”顾恩恩的脸色显然比刚刚更加难看。

    “你是说这件事情是她做的?”

    “这只是我的猜疑。”

    “这么说那可要是假的?”

    童雪胡乱猜疑着,“不好说,我记得叶爷爷好像给言希找了个有名的药剂师,估计他身体内的药已经被分解了吧?”

    没有看到言希离开的消息,她的心里已经是万分感谢。

    眼下,她又怎么可能在乎那些流言蜚语?

    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强。

    哪怕恨,她也不会恨一个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